正文 第四十九章移山诀

作品:《仙途正道

    相传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造人,这天地间便有了阴阳二气,天地人三界,金木水火土五行,世间万物不离阴阳,周天之内人物不脱五行。而世间有人便欲跳出这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挣脱轮回不死不灭。据古老相传这周天之内有天地人神鬼五仙,他们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共存,长生不死是为神。

    人欲成神,便要修炼。这世间就有了修真一说,他们纳天地日月精华为己用,培内丹修元神,历经诸多劫难,避开外物心魔侵扰,体悟天机终成正果,这就是修真的最终目的。可是仙道缥缈,神界虚无,千百年来修真之人数以万计,飞升成道之人却是闻所未闻,这世间真有神仙吗?

    据说曾经有为修道多年,历经诸多天劫的前辈高人,在临死之时给自己心爱弟子留下了四个字“仙道无凭!”

    仙道无凭!世人不信,修真之人更是不信,依然孜孜不倦,全心全意继续那修真之路。

    仙道无凭!对于这四个字茹亮堂向来嗤之以鼻,没有神仙,那修个什么真,练个什么道,他相信这世间是有神仙的,因为他有证据,而他的证据就是他所在的门派,他是天心教弟子可是也是有门派的,他的门派就是―山河门!

    山河门来头很大,据说修炼的是上古大神伏羲所创功法,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了。当年伏羲创立先天八卦,乾为天,坤为地,震为雷,巽为风,艮为山,兑为泽,坎为水,离为火,然后又以八卦为名留下了八种修道心法,分别以天,地,雷,风,山,泽,水,火,八诀。每一诀功法便是一个门派,每一诀都有极大威力,更有传说八种心诀同时修炼便得到伏羲所遗留在人间的修神大道,立刻便会成为不死之身,进入无上神界。

    就是为此传说,几千年前这伏羲八门相互争斗,引发了一场旷世大战,那一战让修真之人死伤无数偏偏无人夺得全部心诀!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从此以后,伏羲八门烟消云散,除名于修真门派之中。而那八种心诀也因为那场大战,失的失,散的散,缺的缺,没有一门心诀能够完整的流传下来。而这山河门就是有人得到了其中两种心诀:山诀,水诀的残本,依此为基本创出了山河门的独门心法移山,天河二诀。

    移山,天河名头虽响,可是比起原先山,水二诀来威力实在差了很多很多。但是就凭着这移山,天河两诀,山河门也在修真门派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代翘楚,威风了好一阵子。可是山河门传了数代之后,弟子不肖居然把天河诀本遗失了,后来又连仅存的移山诀也残缺了好几页,从此山河门没落了,最后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茹亮堂就是山河门现在的掌门,其实山河门现如今就只有他一个人,他本是走方朗中,游走四方混口饭吃。一日他在一个旧书铺中发现了一本古籍,上面都是古文篆字,好在他对于古文稍有涉猎,经过一番核对他发现这本古籍竟是一个叫山河门修真门派遗留下来的修真心诀―移山诀。这让茹亮堂惊喜不已,他游走四方知道什么是修真,那可是神仙之术啊!如获至宝的他立刻找了僻静之处,开始修炼移山诀。也是他通于医道,知道气血运行之法,有了这点基础让他对于修炼移山诀方便了很多,经过十多年的修炼居然有了小成,真是无师自通。

    茹亮堂修炼移山诀有成就自封为山河门掌门,四处寻找山河门失落的法宝―凝石尺。根据那本古籍的记载山河门的最后一代掌门不小心把凝石尺掉进了黄山里的一处深潭之中,当时这位掌门也没把这凝石尺当什么宝贝,掉就掉了吧,丝毫不在乎。茹亮堂对移山诀的参悟要比这个掌门深刻的多,知道凝石尺的妙用。就在黄山之中苦苦寻找,皇天不负有心人,整整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让他找到凝石尺,茹亮堂用凝石尺运用移山诀果然威力惊人,当下就在黄山觅地潜修。又经过数十年的时间,茹亮堂觉得已将移山诀练成便想重振山河门,然后寻找失传更久的天河诀,还有书中所说的伏羲八诀,成为一代真神。

    茹亮堂野心不小,可是时运不济,一出山就遇到了天心教的高手,言语不和大打出手,茹亮堂毕竟没了任何实战经验,加上一直以来都是自行修炼,对一些功法上的细微之处认识不足,天心教的高手不论在修为,经验上都高他太多,结果自然是茹亮堂惨败。让茹亮堂知道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场打击让他心灰意冷,一腔豪气跑了个精光。天心教的高手反而对茹亮堂很有兴趣,就对他说,天心教正在招募天下英雄,要有一番大作为,说茹亮堂有没有意思加入天心教共建不世之功。

    茹亮堂略一考虑,觉得自己也是无处可去,而他修炼数十年家人早已死了干净,既有容身之处也就答应加入天心教。

    天心教教主一向神秘无比,茹亮堂只见过一面,然后就被安排到平凉城主持这里的一切事务,经过他的苦心经营,天心教在平凉发展的极为顺利,他勾结官府统一大小帮会,俨然也是一方霸主。在天心教有所作为后,茹亮堂深藏于心底的野心又开始蠢蠢欲动,打算借天心教的势力再振山河门。

    茹亮堂也真是运气不济,他看中铁家庄是块风水宝地,就想在这里开门立户再创山河门,哪知道被铁虎的一双铁拳打破了计划,还惹出了清岩这个命中克星。

    茹亮堂被广闲制住后,觉得受到了平生最大的羞辱,一股怨恨气无处发泄,而清岩一剑纵横,打得自己手下溃不成军,让自己十年心血尽付东流。

    茹亮堂的滔天恨意就找上了清岩,就让这个贼道士先祭祭他的凝石尺。他虽然狂妄自大,但也不是鲁莽之徒,审时度势就发现了清岩的弱点,那就是这二百多个村民。

    “我看你怎么护得了他们!”茹亮堂暗暗冷笑。他不和清岩正面交锋,御气而上在半空中施展功法,给于致命一击。

    移山诀,顾名思义就是修炼者具有移山之力,但那只是当年创此功法之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即便是茹亮堂修炼的是全本的移山诀也不可能有移山之力,何况茹亮堂只得到也不过是部残篇。

    没有移山之力却有御石之功。山不可以移,但是石可以御。茹亮堂习炼移山诀后,体内真气一经发出便可凝结成石,这真气所化之石,大小由心,坚硬程度和真的石头没什么两样,更有凝石尺这种法宝,用移山诀运用此法宝,所化之石真有铺天盖地之势。

    天降大石袭向村民,就是茹亮堂在半空的杰作,本以为清岩顾己就难以顾人,山石如雨,打算耗尽清岩真气,那时候再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谁知道清岩剑术之精,道法之强远超茹亮堂的想象。茹亮堂的山石下的得猛烈,清岩的剑气更是洞澈九重天,就见紫芒闪动,山石被击了个粉碎不说,还把自己的手下又伤了一遍。要是茹亮堂寻思寻思或许还能知难而退,可他被怨恨之气冲昏了头,一怒之下便使出了自己还没有施展过的移山盖顶之术。

    这移山盖顶之术,并非是真的移山之术,而是移山诀修炼到至高境界之后,真气与凝石尺相互配合就可以形成一种类似于真实山峰压顶的情况,这就是移山诀的由来,那威力也是极大的。只是茹亮堂修炼移山诀远没有达到至高境界,虽然借着凝石尺之力弄出个大大的石山来,可是这石山只是虚有其表,吓唬吓唬人可以,威力还没有他的那阵石头雨来的大。

    茹亮堂不顾一切使出移山盖顶之术,本以为清岩定会吓得遁走,哪知道清岩看出其中玄妙,知道这石山只是个空壳子,反而让他找到了制敌之法。倒是茹亮堂的手下一看这种情况,惊骇愤怒之下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体无完肤。茹亮堂气了个半死,没想到平时视自己如神明的弟子,在紧要关头露出来的面目竟是如此模样。

    盛怒,气愤已经让茹亮堂失去了理性,石山压顶之时,清岩挥剑一顶,他使尽全力打算将清岩和村民,还有那些不肖弟子活活压死,可是这已经让他更加接近到死神。

    移山诀真气所化的石山,毕竟不是真正的石头山,而且茹亮堂修为不够威力实在是有限,清岩的紫心剑插入石山后,浑厚的太清道力便与茹亮堂的移山诀真气短兵相接,这便是清岩制敌的唯一机会。

    本来茹亮堂居高临下攻击清岩,让清岩十分头痛,清岩不会御气飞行,无法飞上去和茹亮堂正面交锋,这就很被动,一直处于挨打的局面。现在茹亮堂自己送上门来,真气对阵可是实打实的较量,拼的就是谁的底子厚。

    茹亮堂觉得自己修炼多年,修为深厚,清岩一个小道士,只不过仗着会几手厉害的剑术就这么嚣张跋扈,既然到了这地步,真气相拼也和他意。

    清岩的太清道力已达到了太初五层,浑厚程度绝对不在茹亮堂修炼数十年的移山诀真气之下,两人真气一经接触,便战得难分难解,不分伯仲。

    两人真气一交锋,茹亮堂就后悔了,那想得到这个小道士的真气竟是如此深厚,自己连连发力都被他接了下来,同时还乘势反击,自己险些失手!这是什么道法?真气清纯浑厚,刚猛柔和兼而有之,攻而猛守而稳,自己根本就无取胜的机会,现在他真是骑虎难下,欲罢不能,走都走不掉了。

    就在茹亮堂全力运功之时,只听的一声细语,直入耳中“兔崽子!后悔了吧!这就是崆峒派的太清道力!”是刚才在背后制住他的那个人,这人阴魂不散又出现了!

    茹亮堂没被太清道力吓住,却是让这人骇得魂飞魄散,心神一乱,真气一散,而他的失神让清岩感觉的清清楚楚,太清道力陡然而收,蓄力已久的赤阳真气全力而出,赤阳真气霸道刚猛,至阳至刚,威力之强犹在太清道力之上,强攻硬击,火红色的真气势如破竹,冲破移山诀真气所设的重重防线,直逼茹亮堂!

    茹亮堂怎么也没料到清岩身具如此霸道的功法,心乱意驰措不及防,觉得那赤红如火,凌厉如刀,势如岩浆的真气,急袭过来,护身真气立刻分崩离析,自己根本无力抵抗,只觉得五脏六腑,全身经脉,片刻就被火一般的真气烧为了灰烬。

    “一切都完了!”身受重伤,知道自己就要死的茹亮堂惨叫一声,身形再也无法立在虚空之中,一头栽倒下去。

    茹亮堂栽了下去,广闲不知何时又立在半空之中,脸色没有一点喜色,毕竟是自己的徒弟在一天之内连杀两人,虽然是迫不得已之举,可实在也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清岩也只有十三岁啊!

    他叹口气,道袍微微一振,蓝光闪动又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