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初遭败绩

作品:《仙途正道

    “石头,今天怎么起的怎么早?”老爹笑嘻嘻问道。

    “老爹你糊涂了,我不是要上学吗!”小石头喊道。

    老爹哈哈的笑声还是那么爽朗,“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小石头道“刚过了八月十五,今天是十八了,对了今天是我生日!”小石头想起来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每年的八月十八自己都不用上学堂,因为老爹会请大家来吃饭,先生也会来,当然就不用去学堂了。

    老爹摸摸小石头的头,他的手大而温暖,十分厚实,无不感慨道“我们石头今年十二岁了,一晃眼都长这么大了!”

    十二岁了!小石头已经十二岁了,齐晓石被郑老爹收养也已经十二年了!

    时间过得真快,又是一个生日了。

    小石头还想再问老爹,就听见有人道“石头!快走吧!去晒太阳!”这声音从自己身体里传来,好熟悉!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小石头惊叫道。

    “我是你赵大哥呀!你不记得了!”

    赵大哥!赵大哥!小石头不住的想,啊!想起来了,自己十二岁生日那天,在观音庙遇到过一个红衣小姑娘,当时自己的黑手镯还被她拿走了,还有那惊天动地的雷声,还有…,赵大哥就是被惊雷打得肉身尽毁,逼不得已赵大哥的元神就跑进了自己的身体,赵大哥可是了不起的人物,有个很气势的名号叫做逍遥剑王,赵大哥还答应我教我怎么才能飞天遁地呢!赵大哥也让我知道了这世间还有修真之人!也让我知道了有些人是如何与天地抗争的!

    赵大哥又要叫我去晒太阳了!说是炼什么阴阳和合,吸什么太阳真火,巩固元神,还有…

    “石头,你不讲义气!”这是刘胖子在讲话。

    “石头!我看你头角峥嵘,来日成就不可限量啊!”先生老是这么说。

    “石头!别忘了,带我出去看看外面!”还有小兰!

    “读书人,这个知道吗?”这是谁的声音,既熟悉又陌生,还有那清澈似水的眼睛,红红的衣衫,呀!她是厉轻恬!

    这么多人,这么多的声音,怎么都到这里了,对了这是什么地方?

    “小师弟!师父让我来接你回山的!”这又是谁?道士打扮,一脸的笑容。

    “我是你师兄清虚啊!来吧!咱们去崆峒山,师父还在等着呢?”

    “崆峒山!崆峒山?这地方怎么这么熟悉!”小石头苦想着。

    “今日入册,赐名清岩,你以后就叫清岩了,知道吗?”又是一个道士,白发红颜,对着小石头说道。

    “我是齐晓石,也是小石头,怎么又叫清岩了!老爹呢?先生呢?大家怎么都不在了!”小石头不住的叫道。

    “清岩师弟,这是崆峒山,师父让我传你道法,这是太清道力的入门心法,你可要记好了”清虚师兄说道。

    好累!我是怎么了!什么是太清道力!脑子乱哄哄的,什么都弄不明白,什么都搞不清楚。

    “小师叔!你来了,你快救救我吧!”好大的嗓门,这是谁?谁是小师叔?是我吗?

    小石头还在想,就听的一声尖叫“小师叔!小心!”

    小心!?小心什么?

    眼前突然寒光一闪,小石头不由得拿东西一挡,“啊!”的一声凄厉的惨叫,就见一个黑衣人竟然像堆烂泥一样瘫在了地上没了生气,他居然死了!

    小石头发现手中拿着一柄紫芒闪闪的长剑,自己刚才杀人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小石头打了个冷战,脑子清醒了,一切都想明白了!

    是!我是清岩,是崆峒派掌门广闲的关门弟子,我现在就在崆峒山附近的铁家庄,为了保护铁家庄村民的安全,自己曾经和天心教的人打了一仗,那一战下来自己已经杀了两个人,一个还是天心教的坛主,这战是我胜了,可是我在哪里?为什么浑身无力,四肢冰凉还看不到东西!

    清岩心思电光石火般转动,事情很快想清楚了,那一战自己是胜了,可是在回山的路上,自己又见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天上有道河流在不停的流动,就在自己迷醉失神之际,有人暗中出手把自己困在了水中,自己被水中蕴含的真气压的已经精疲力竭,自己要死了!

    我要死了!不!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我不能死!清岩奋力的大喊道!

    恢复神智的清岩睁开了眼睛,眼前早已是水流四溢,那水墙只差数寸就要淹没自己了。紫心剑紧紧的握在手中,光芒早已黯淡,勉强的散发着淡淡的紫气,生死存亡之际,体内的太清道力却是怎么提也提不起来,本来浑厚的真气竟然荡然无存,丹田之内空空如也,自己四肢冰冷,只有右手心还有一丝温暖,那是镶在紫心剑柄的那块铜母所散发的温度。

    醒来后的清岩当然不愿坐以待毙,我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太清道力既然无功,我还有赤阳真气!这是清岩最后的机会,也是清岩的杀手锏!

    本来清岩在把茹亮堂用赤阳真气烧死后,心里就暗暗决定,以后不能轻易地施展赤阳真气,因为此功法实在过于霸道刚猛,动辄就会害人性命。清岩修为尚浅,对于赤阳真气的运用不能从心所欲,轻重力道把握不住,易发难收,偏偏赤阳真气一旦出手便是你死我活的局面,对手不伤不死它就誓不罢休。

    可是现在清岩已到绝境,对手的修为之高远在清岩之上,使用赤阳真气就是脱困的唯一机会,这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主意一定,赤阳真气自丹田而起,数息之间那火红色真气便已走遍周身经脉,清岩浑身气血为之沸腾,滚滚热流使得清岩精神大振,气力充沛。

    这赤阳真气自清岩筑基成功后,便随着太清道力出现在清岩体内,太清道力精进已是非常迅速,短短时间便到了太初境五层,而这赤阳真气的进展更是匪夷所思,远超常理。任凭太清道力如何进展神速,他都水涨船高般的稳胜一筹,绝对的强势,绝对的霸道。清岩也是搞不明白,只好认为是赵无忌做的手脚,至于如何做的就不得而知了。

    赤阳真气既出,清岩的困境也是有所改善,紫心剑受到赤阳真气的灌入,剑芒重新亮起,变成了极为夺目的紫红色,那炽热无比的气息让咄咄逼人的水墙硬生生的退后了一尺,同时部分水流经受不住这股热浪化成了阵阵水汽。

    清岩身上一松,压力大减,不敢再犹豫,全力施展赤阳真气打算一举突破水墙,走出困境。这算盘打得虽好,可是有人不答应。清岩隔着厚厚水墙无法看见外面的情况,甚至连超人的感知能力也是无法运用,对手究竟在干什么,在什么地方他都一无所知。

    而就在清岩使出压箱底的功夫时,在外面的那个缥缈虚无的人影也有了察觉,人影本以为清岩已无反抗之力,都已经昏死过去了。就在人影有进一步举动时,清岩居然发动了强烈的反击,这让人影吃了一惊不过他早有准备,毕竟人影修为实在高出清岩太多,迅速的做出反应,本已缓慢下来的身形又开始急速旋转起来,那围绕在人影周围的强大的风力在他的引导下渐渐凝聚在水球的上方,风中人影发出一声低低的轻喝,随着人影的轻喝之声,那股强劲之极的风力直接进入水球,原本立在那里的巨大水球被这股强风带的也开始急速旋转起来。

    清岩正准备一鼓作气冲破水墙的束缚,紫心剑光华闪动,剑气弥漫,隐隐就要透过水墙倾泻而出,就在此时一股极强的旋力把蓄势待发的剑气卷了个稀巴烂,清岩也被这股旋力一震,气血翻腾不止,一口鲜血再也忍不住吐了出来。

    清岩就觉得四周水墙竟然疯狂的转动起来,受伤的他真气无法凝聚,身体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勉强站起身来清岩只觉得头晕目眩,手足无力紫心剑都有点拿不稳了。那水墙又逼近了许多,伴随着极强的旋力,水中的真气更是无处不在,把清岩紧紧的裹在了其中,紫心剑的剑芒再度黯淡,赤阳真气也步着太清道力的后尘,一败涂地,老老实实的回到了丹田之内,任凭清岩怎么召唤再没了丝毫动静,清岩彻底死了心,知道自己这次是完蛋了!

    清岩被旋力水力越缠越紧,眼见的那水墙淹没了全身,冰冷的水流灌进了身体,那股如水般的真气也进入到自己的体内,慢慢的就没了知觉,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水球的外面,风中人影在制住清岩之后,也停下了身形,随着人影的停下水球也止住了旋转。人影轻轻的飞在水球的上方,似乎透过水墙看了一下里面的清岩,过了良久,就听人影发出一声低沉的叫声,随即流水之声响起,那个大大的水球化为一道粗粗的水线,极快的速度被人影吸入到体内,片刻功夫那大大的水球就被吸得干干净净,最后就只有一个不知死活的清岩躺在地上,身边陪着他的就是那柄木棍似的紫心剑。

    人影也不知道使得何种道法,一直隐在风中雾里,飘浮在虚空之中,见到清岩后,身形缓缓飞来,没有一点声响,静静的看了清岩很长时间。或许是人影一招手因为实在是看不透他的动作,紫心剑离地飞起投入风雾之中,一声轻吟,“咦”似乎很惊讶,又是一阵低低的细语,紫心剑被他舞动了几下,只是紫芒不在,光华不生!

    “啪”的一下,人影生气般的把紫心剑扔到了地上,又不知自语了什么,然后身形降在清岩身边,也不知道在清岩身上寻找什么东西,翻找了一阵后,又是轻轻的“咦”了一声,看样子也没找到什么,最后人影飞起在半空盘旋一圈,如风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