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鬼风!鬼凤?上(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不是笨蛋,他的脑子一向也是比较好使的。只是最近几天遇到的事和人都是他以前做梦都没有梦见到的,所以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他思索了一会,总算是有点清楚明白了。

    清岩就对木心道“道长,那个天心教坛主茹亮堂的石头雨是不是就是伏羲八诀中的山诀?”

    木心听他说的好笑,不过石头雨也是比较形象,不禁一笑,不过提起茹亮堂木心还是有点遗憾,倒不是对于茹亮堂的死而是因为茹亮堂所代表的那个门派―山河门。

    山河门绝对是老资格的修真门派,如果山河门能够存在到现在最起码就有近三千年的历史了,而崆峒立派不过只是一千多年,论时间实在是相差很远。想想当年风光无限,盛极一时的修真大派末代传人是死在清岩手中,木心心里一阵唏嘘。他是给过茹亮堂生的机会的!其实自天心教来到平凉城的时候,木心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茹坛主,他潜入天心教分坛数次,当时第一次见到茹亮堂的时候,木心都有点惊讶,他没想到失传几达千年的移山诀会在这个人身上出现,虽然茹亮堂的修为在他看来不值一提,但是茹亮堂身上的移山诀却是大大的震惊了这位崆峒派掌门。他可清楚移山诀的来历,茹亮堂修为不够死不足惜,但他的死并不能说明是移山诀不行,而是茹亮堂炼的不好无法施展出移山诀的全部威力。

    天心教在平凉城发展壮大,木心不是不知,只是天心教神秘难测,一向与各大门派保持很远的距离。既然人不犯我,那我也不犯人,木心一直静观其变,就这样由着茹亮堂折腾了十来年。

    谁知茹亮堂为了要重建山河门,居然找到了铁家庄这可是触犯了木心的逆麟。你天心教勾结官府可以,吞并帮派我也不问,可是你欺压百姓祸害乡里那就是大罪了!木心本来打算自己暗中教训一下茹亮堂,让他知难而退。可是偏偏清岩刚巧下山,遇到宝贝铁虎师侄,然后热血少年清岩仙长就拔剑相助了。

    那天清岩在铁家庄打的天心教弟子伤残一片,茹亮堂却被木心制住,受了一阵折辱。木心想吓唬吓唬茹亮堂就算了,否则茹亮堂早不知死了几回。可是茹亮堂不知好歹,非要与清岩动手,结果就是这位自封的山河门掌门就把命交待给了清岩。

    木心一直守在铁家庄,毕竟清岩年纪太小经验更差,就在暗中看着清岩的一举一动。直到茹亮堂身死,木心这才离开。

    茹亮堂的死不可惜,可惜的是移山诀恐怕又要失传了!木心一直觉得很遗憾。

    现在清岩提起茹亮堂,木心又是一阵感慨。对清岩说道“茹亮堂施展的道法名叫移山诀,其实就是山诀残篇延化而来的。移山诀是当年山河门的立派道法,只是已经成了残篇的残篇,传到茹亮堂的手中后恐怕连当年三成的威力也没有。”

    清岩现在也知道这伏羲八诀的厉害,只是个火诀就成就了逍遥剑王赵无忌的威名和天火宫的地位。依此类推这山诀也是不同凡响,就道“这也不得了,那石头像雨点一样下来,也是很厉害的!还有那个大山压顶,我要是没发现它是假的,真的就要吓跑了!对了道长,你刚说过山河门得到了山,水二诀,那还有个水诀呢?”

    木心答道“水诀残篇也被改了个名字,叫做天河诀!当年的山河门就凭着移山,天河二诀,一度成为了当时势力最大的修真门派。只是天河诀早就被山河门的弟子给丢失了!”

    清岩听了天河诀这个名字,心中若有所思,没听见木心最后一句话,嘴里念道“天河诀,天河…”,他思索了一阵,突然想起那道倒挂在杨树林上空的河流,不由大声叫道“对了!那就是天河诀!”说着又兴奋的对着木心道“道长,我在杨树林遇到的那个人施展就是天河诀,是不是?”

    木心看着激动的清岩,神色真是有点无奈,多明白的事情需要这么亢奋吗?淡淡的,语气平静的道“是天河诀!”

    清岩看木心如此平静,不由一愣,问道“道长,天河诀出现了你不觉得惊讶吗?”

    木心一脸淡定,道“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天河诀的出现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说你遇到的那个人还会另一种八诀残篇,你在仔细想想!”

    清岩闻言又是一惊,道“原来天河诀早已出现了!那人还会一种!是什么?”心里一想,觉得想到了就道“呀!对了!道长,他和茹亮堂都是山河门的人吧!是不是他也会移山诀!”

    木心被清岩自作聪明的回答弄得一愣,苦笑的道“清岩,你动动脑子想想,你和那人动手见过山石横飞,大山压顶的情形吗?还有山河门早已没落和消失,被你打死的茹亮堂勉强算是个山河门弟子,除他之外根本没有别的传人。我不是说过了,就是山河门还在,那天河诀也早就离开了山河门很久了!你别钻这个牛角尖!”说完,摇头叹气,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清岩被他说的满面通红,呐呐的说不出话来,好半晌才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道长你也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天河诀早都不在山河门了!你让我再想想!”

    木心对他的心神不属也很无奈,不过看他窘迫的样子心里也是好笑,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就道“你就再想想吧!提醒你一下,你是怎么被震的吐血的!”

    清岩闻言,微一寻思恍然大悟,大叫道“我知道了!道长,我是被那股强大的旋力震伤的,还有那些杨树也是被那股旋力震的粉碎,其实那是风力!是强大到可以粉碎一切的风力。道长!那是风诀残篇的道法吧!是不是?”

    木心见他开了窍,脸上笑容一显,嘴里却道“你可算是明白了!清岩你能在天河诀与大风诀下活的性命,真是你的运气!”木心这话倒不是调侃,他可非常清楚那个人影的本事,清岩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个奇迹。

    清岩听木心说完,又想起一事,问道“道长,大风诀就是风诀残篇,但你也说过风诀可是黑炎的基本心诀,这又是怎么回事?”

    木心听到黑炎的名字,眉头一皱,这魔门第一心诀又出现了,这可是个不好的兆头。自从他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后,就立刻传信于崆峒派散在各处的弟子,试图找出这个人来,可是自从这人在五泉山被赵无忌一剑惊走后,再也没了任何消息。可是黑炎这块黑云就一直笼罩在木心也就是广闲的心头,深深沉沉挥之不去驱之不散。

    现在清岩问起大风诀与黑炎的关系,木心脸上多了份他少有的严肃,道“这事很怪,这大风诀早在八百年前就随着圣心教主傅潜身死就下落不明了,当时也有人找过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再说记载黑炎的魔门密典黑暗天书都已经销毁,即使大风诀还在也掀不出多大的浪来。但是数年前大风诀再现天下,而且居然还是一人同习天河,大风两诀,这就更使人震惊了。当时我还抱有侥幸,觉得即便是大风诀再现,黑炎也绝不可能出现。谁知,这黑炎竟然也露面了!这魔功一旦被人练成,后果不敢想像!”

    清岩不知黑炎的厉害,看木心脸色变化,简直是闻黑炎之名而色变,就道“道长不就是块黑色云彩吗!当时还不是让赵剑王给打跑了!下次我要是遇到他,也叫他知道我的厉害!”说话时真有点豪气干云的气势。

    木心见他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就喝道“清岩你忘了被大风诀震的吐血的时候了!大风诀只是黑炎中的一部分,这魔功诡异无常,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千万记住,如果下次遇到黑炎,除非你已经修炼太清道力到了混元境否则能跑就跑,不然决无生路!”这句话说的声色俱厉,早没了刚才笑嘻嘻的模样。

    清岩经他一喝头脑一清,知道自己有点狂妄,想起当时大师兄清虚差点毁在黑炎手里,清虚的太清道力已经是修炼到两仪境九层了,自己现在不过是太初境五层,这么一比自己不是自不量力吗!脸上一红,忙对木心道“道长我知道了!是我太不懂事,你放心我会记得的。”

    木心见他说的可怜兮兮,心里气也为之一消,和声道“我只希望你别遇上黑炎!清岩,师…”声音一顿,他差点说出师父来,忙改口接着道“我可不想你出事!”

    清岩倒是没注意他话里的漏洞,只是觉得木心对他的关怀爱护之情非常之深,心里也十分感动,心道“木心道长对我真好,师父和师兄恐怕也不过如此吧!”就道“道长,谢谢你!”

    木心闻言一怔,道“谢我什么?”

    清岩用充满感激的语气道“我师父和师兄都闭关了,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这里,如果不是你来这里陪我说话指点我修炼,我真的是很寂寞!”最后这句话却带着一股淡淡的孤寂之意。

    此话一出,饶是木心修为深厚,太清道力精纯无比,也是老脸一阵红一阵白,清岩的处境还不是他造成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现在清岩对他的感激之情其实和骂他没什么两样,自己这师父当的真是不称职。嘴里只能道“清岩!这都是应该的!我受你师父,师兄之托当然要好好照顾你!”

    清岩再不说话,感谢之言不必多说,以后自己好好报答就是了!

    木心受不了清岩感激的眼神和清岩苦兮兮的神情,就转开了话题,道“清岩,你不想知道那个用天河诀困住你,用大风诀震伤你的人是谁吗?”

    清岩一听,两眼顿时亮起,这可是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昨晚是他生平第一次的败仗,败的很惨但是输的不冤,那人无声无息的将自己打了个大败亏输,自己连人家的影子也没见到,实在是高深莫测,神秘之极。何况他还身怀天河,大风两诀!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清岩等着木心告诉他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