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修真何为(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原来清岩想起从茹亮堂身上得到的那本破书和那把黑尺,心道“不会是这两样东西惹得祸吧?”他现在是极度信任木心,原因有二:第一是大师兄曾经交待过有什么事可以向木心道长请教,第二就是就凭这几次与木心的接触,清岩觉得木心是个好人,好人的意思就是木心既是个有见识修为高的前辈更是个说话风趣没有架子的好朋友。

    清岩从蒲团上站起,伸手向怀里摸去,东西都在太极囊里,这袋子可不能拿出来,就在怀里面一阵掏摸。

    木心看清岩的这番动作,心里有点奇怪,心道“找什么东西,还要摸这么长时间。”

    木心正想着的时候,清岩终于把手从怀里拿了出来,一共是两样东西。

    “道长,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是我从茹亮堂身上找到的!”说到这里清岩脸上一红,毕竟拿死人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木心也随着清岩拿出东西的同时站起了身,双眼光彩闪烁。这两样东西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只是为何刚才自己没有察觉到,真是奇怪。一边心里奇怪一边从清岩手里接过东西,先是端详了一下那把黑尺,然后翻看了一遍那本破书。最后重新坐在蒲团之上,只是神色稍微有点异样。

    清岩见木心的表情复杂也不知是喜是忧,忙问道“道长,你知道这两样东西是什么吗?”

    木心沉吟一阵,神色也已恢复原来的样子,只是双眼光彩依然,只听他道“清岩这本书就是山河门的移山诀秘诀,而这把黑尺是山河门的著名法宝凝石尺,没想到这两样东西到了你的手中,真是恭喜啊!”可是他语气平淡,哪有半点喜气。

    清岩虽然知道这两样东西不是凡品,却也没想到居然会是刚才才说过的伏羲八诀之一山诀残篇移山诀。一听木心说道,心里也是十分高兴,暗赞自己的眼光不错认得宝贝。可是听木心的语气不是很高兴,似乎还有点担忧之意,就问道“道长,这移山诀不对吗?”

    木心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没什么不对,是真本。看这书册所用材料和上面的文字确实是山河门的移山诀。还有这把凝石尺也是货真价实的法宝,如果经过移山诀真气的运用,修为够的话真有移山填海之势,茹亮堂的飞来峰就是用它凭空变出来的!幸好他的修为不够,否则清岩你和他的胜负还很难说!”木心说的心平气和,完全不把这两样宝物放在心上,好像他手中的移山诀和凝石尺都是假的一样。

    清岩本来很激动的心情被木心的平淡语气弄得少了一半,说话时也没了兴奋之情,“道长既然都是真的,你为什么不是很高兴!”

    木心叹息一声,才道“这有什么可高兴的!清岩移山诀既已到了你的手中,你就要好好保管好他,还有这把凝石尺以后最好也别让人看见,如果你愿意修炼移山诀的话也可以试试,都已如此就算是天意吧!”

    清岩被木心莫名其妙的话说的摸不着头脑,茫然问道“道长你说的话我怎么不明白,我拿这两样东西拿错了吗?”

    木心看着这个小徒弟一脸迷茫,那表情委是可怜,就道“清岩你没有错,我原以为移山诀已经随着茹亮堂的死失传了,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是少了桩心事。现在我也知道鬼风为什么找上你的原因了,就是为了这本移山诀!”

    清岩其实也想到了这点,只是还不敢肯定,听木心这么说就问“道长,这本移山诀真的那么重要吗?鬼风要它有什么用,他不是已经很厉害了吗!”

    木心并没有马上回答清岩的这个问题,略一思索后才道“你恐怕不知道,茹亮堂在没死之前有个愿望就是要重建山河门,除了这个愿望他还有个更大的想法你知道是什么吗?”

    清岩摇摇头,道“不知道,是什么?”

    木心说起茹亮堂的时候,不由的脸泛苦笑,心道“这个人啊!唉!”缓缓的道“就是要把失散已久的伏羲八诀找回,得到伏羲留在世间的修神大道,成为一代真神!”

    这句话一出直把清岩骇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被他打死的茹亮堂居然能有如此想法,这样的宏图大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愣住了!

    木心料到清岩会有这种情形,接着道“你是不是觉得茹亮堂真是自不量力,狂妄自大”清岩点点头,木心又道“茹亮堂其实很可怜,他以山河门掌门自居,一直想要重振山河门雄风,只是他野心虽大本事却小,偏偏为人刚愎自用,更是不识好歹,最后就死在了你的手中。他临死前肯定是死不瞑目吧!”

    清岩想到茹亮堂那没有合上的眼睛,里面真是有深深的遗憾,本以为是他觉得自己死的太冤不愿闭眼,现在再想那竟是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无奈。

    清岩是无话可说了,只能听木心继续说道“清岩,古老相传如果有人能够同时修炼伏羲八诀便可获得无上神通,进入神界成为真神,不死不灭永脱轮回!”

    清岩好容易回过神来,就问道“道长,这是传说吧!再说了这世间真有神仙吗?”

    说到神仙,木心神色变得异常复杂,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良久才道“清岩,修真炼道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长生不死吗!可是看看这几千年的修真人物,有谁真正成仙成神的,就拿大方祖师来说吧,一身修为何等之高太清道力修炼已到极致,可是自从创立崆峒派之后就飘然不知所终了,恐怕也没有成仙吧!还有那些修炼了几百年甚至千年的一些老家伙们,整天提心吊胆担心天劫雷劫,既害怕被天劫打得魂飞魄散又想着怎么才能渡劫成仙,就藏在深山谷底潜修什么渡劫之道,猫在那里还能有什么作为,白白的浪费了那身通天彻地的修为!他们这叫修真吗!我看是越修越回去了,一个个不问世事,说好听叫做不出世其实就是怕死,怕被雷劈死!就是他们真能成了仙我也瞧不起!”他越说火气越大,尤其是对那些修真老前辈极为不屑。

    清岩曾经听过赵无忌说过有人修炼了近千年,当时还想那不是神仙是什么,可是赵无忌和木心道长对这些人的态度几乎是一样的,看木心说的上火,就道“道长,他们也没什么不对吧!修真不就是为了成仙吗?”

    木心一听就问他道“清岩我问你,你修真是为了什么?”

    这可问住清岩了,是啊!我修真是为了什么!清岩一直认为自己修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飞翔在九天之上,除此再无他想。可是今天被木心一问,这到了嘴边的话却说不出来,这是为什么?

    木心见他没有说话,就道“不知道怎么说了吧!那我告诉你,我修真为的是什么!就是凭自己这一身修为做些应该做的事,成仙成神我不稀罕也不奢求,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不值得我去做。清岩,这世间有种东西叫做公理有条路叫做正道。我做的事情就是要秉这个公理护住这条正道,清岩你知道当今修真人物我最欣赏的是谁!就是逍遥剑王赵无忌,赵无忌虽以逍遥为名,可是他做事堂堂正正,这三百年来他大小百战,每一战都是为了张扬这天下公理,都是维护这人间正道,在我看来他就是当今天下第一人,有他在就标志这公理还在,正道犹存。”木心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义正词严,一身正气凌然而出,此时看他哪有半分嬉笑不羁之气,绝绝对对是个正义的化身,正道的楷模。

    清岩看着变化如此之大的木心道长,实在不相信这就是刚才那个笑嘻嘻,看起来整天无所事事,有时候还显得比较阴险的瘦小道士,好在木心神色变化之快绝对让人惊叹,没等清岩适应过来他的新形象,木心的浩然正气又荡然无存了,跑得无影无踪,打回原形的木心竟又是笑嘻嘻的道“清岩,我修真就是要干这些事情,你觉得怎样?”

    清岩揉揉自己的眼睛,这变化太快了,让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神情恍惚似乎是做了场梦。听木心问起,神智一清才道“我觉得很好,做人就要问心无愧,这就是正道!”这是赵无忌曾经对他说过的。

    木心哈哈一笑,道“不错,问心无愧就是正道!清岩你说的太对了!”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清岩也跟着干笑了几声,心里却道“木心道长真叫人摸不透,搞不明白!正经的时候是挺正经的,不正经的时候真是老不正经!一前一后完全是两个人!”

    木心大笑完毕,看了手中的移山诀一眼,道“我们修真是为了正道,可是有人就是为了成神。很多人都相信只要把伏羲八诀全部找到,就可以进入神界。茹亮堂相信,这个鬼风恐怕也相信,移山诀既已到了你的手中,这麻烦就免不了了。”

    清岩终于知道了,原来伏羲八诀既是诸法之源也是祸乱之源,鬼风已得风水二诀,就想再夺得山诀,这样八诀得其三,离成神就近了一步。只是昨晚他没找到移山诀,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以后我不是要时时提防鬼风吗,难怪木心道长没觉得这是件好事,现在清岩也觉得这移山诀已经是个烫手的山芋了。

    还好山芋在木心道长手上,他会想办法的。清岩暗暗宽慰自己。正想的时候,就见眼前有物飞来忙伸手接过,正是移山诀与凝石尺。清岩立刻傻了眼,又听木心道“清岩把东西收好,麻烦是躲不掉的!”

    清岩只能答应一声,无奈的看了木心一眼,心道“居然见死不救,算是什么朋友!”

    木心哪能不知道他的想法,装作不知,心道“傻小子,要是在让鬼风把你打晕一次,师父真该是闭关思过了!”嘴里却是说道“清岩,好好修炼吧!要想不被鬼风再打晕,这可要下番苦工了!”

    清岩闻言,没好气的道“我可不怕他!你放心好了!”

    木心笑笑再没有说话,清岩嘴上硬可是心里虚,不怕那是假的,想想鬼风那手道法清岩不由得一冷。

    害怕也没什么用,清岩看了正在幸灾乐祸的木心一眼,心中恨恨不已,就想故意为难木心一下,就道“道长,这移山诀上面的字你认识吗?我可不懂!”

    木心微微一笑,心想“好小子,来考我了!”就道“当然了,改天我拿本古文通解让你看看,不是很难!”

    清岩“奥”了声,心念一转又问道“道,‘你说这黑尺叫凝石尺,还是个法宝!我怎么看不出来!”

    木心慢条斯理的道“这凝石尺据说是用黑星石母所炼,传说这石母可以石化万物,当然是有点夸张,但是这黑星石母与移山诀相互配合后,真的可以将空气凝结成石块,小为石块大为山峰,威力也是大大的厉害!”

    清岩见难不住木心,心里一急正想再出个问题,而这时木心神色一正,沉声道“清岩,咱们有客到了!”

    清岩一愣,有客到了!转头向三清殿外看去,哪有个人,心里还道“客在哪里!”再回头时,面前的木心居然不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