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天劫上(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木心倒是没注意清岩语气的变化,他也是想乘着这个机会给清岩讲讲一些在修真炼道中能遇到的事情,而天劫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这个清岩必须知道,因为木心觉得以清岩修炼道法的速度,很快就会遇到阻碍,这就是修真者经常说到的也是修真者最不愿遇到可是又是无法躲避的天劫。

    他看了清岩一眼,才正色的道“清岩,天劫是修真之人在修炼过程中最大的劫难,可又是无法避免的,天劫分为两种,咱们先说比较常见的吧!”

    清岩不明白木心的苦心,不过听木心说的如此郑重,就道“道长,这天劫还有常见和不常见之分吗?”

    木心点头道“不错,常见的意思就是修真之人在修炼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一些劫难,而这种劫难一般也分为两种,一为风二为火!”

    清岩闻言,心想“怎么又是风风火火的!”

    木心自然看出了他的疑惑,就道“这风和火可不是普通的风,平常的火!这风不是东南西北风,不是和熏金朔风,亦不是花柳松竹风,叫做鸹风。它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知自解。轻的功力尽毁重的立时毙命,你说这风厉害不厉害?”

    清岩双眼睁的老大,不自主的咽了口吐沫,颤声道“怎么大师兄没给我讲过,修炼道法还会遇到这种事情,这鸹风一吹我不是就完蛋了!”

    木心见他有点吓得面无人色,害怕又对修炼存了畏惧之心,就道“你大师兄没告诉你,是因为你所修炼的太清道力是集道儒两家之长的绝世法诀,对于修炼中所遇到的各种心魔劫难都是有抵御之法的,这鸹风虽厉却是无法伤害到你,这点你可放心。我说鸹风只是让你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免得以后有人问起,你却什么也不知道,岂不是折了崆峒派的面子!”

    清岩一听太清道力能抵御这鸹风,面色立刻恢复原样,心又放在了原位,还埋怨木心道“道长,你话说的明白点好不好,害得我提心吊胆的!风说过了,那火呢?不会是鬼火吧?”说完不禁一笑。

    木心看他完全每当回事,不禁有点后悔,心想“早知道这小子如此,就应该把这鸹风说的严重一点,好让他心存顾忌,修炼时也能用心一点!”听他问起火,主意就已拿定,用很严肃的语气道“清岩,这火可就比这鸹风要厉害多了。这火不是天火,亦不是凡火,叫做阴火。它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会让五脏成灰,四肢皆朽,修真者一个处置不当就会被这阴火烧为灰烬,那时别说是肉身不保,就是辛苦练成的元神也会被这阴火烧的一干二净,那真是惨到不能再惨了!”

    清岩的脸色跟着木心的话语又变得十分难看,等木心说完,就满怀希望的问道“道长,这阴火是不是和鸹风一样,只好修炼了太清道力就可以抵御了!”说完眼巴巴的看着木心,就等着木心嘴里说个“是”字了!

    木心对于清岩的表情视若无睹,毫不犹豫的道“不是!这阴火岂是轻易抵御的,就算是太清道力是绝世法诀,可是修炼者遇到阴火也是万分危险的,清岩如果你在修炼时遇到阴火,可要小心万分谨慎万分,一个不好可就要出大麻烦!那时就算是你师父在身边为你护法,也很难护的你周全,一切只能靠你自己了!”他的神色异常严峻,语气更是郑重肃然,就像清岩眼看就要遇到这阴火一样。

    清岩脸色变得白的不能再白了,嘴里念了好几遍“阴火,阴火”心想“早知道修真这么麻烦,飞天遁地这么费劲,我可不上这条船!赵大哥,也没和我说过这鸹风,阴火,他该不是故意瞒着我吧!”想到这里,清岩又记起一事,差点大叫一声,心道“我怎么这么没脑子,赵大哥不就是遭了九天雷劫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还有那个阴狐郭云杰不正是被阴火烧成灰烬了吗!以前光想着怎么飞天遁地了,就没想想赵大哥的情形,都肉身尽毁了,只剩下元神藏在自己身体之内。赵大哥修为是何等深厚,都经不起天劫。我有几斤几两,这修真真是恐怖!真是太恐怖了!”清岩心思急转,脸色更是变化不定,当然没什么好脸色,嘴里一直不停的嘀咕,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看着清岩惊慌失措,木心心里却是一阵得意,阴火虽是厉害可也没他说的那么严重,最主要是太清道力是有平鸹风降阴火的诸般法诀的,这令平常修真者甚为惊恐的鸹风阴火,在崆峒派看来也只是平常罢了!木心之所以如此,是为了让清岩在修炼道法多多注意,别太过大意,他可不知道清岩现在想的可是赵无忌遭遇到的九天雷劫,想的可是肉身尽毁,变成孤魂野鬼的凄惨下场,还有一个郭云杰被阴火焚身的惨烈景象,木心那会知道自己这一吓唬,直接打击了清岩那颗脆弱的心灵,让他对修真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清岩心里胡思乱想,还不时埋怨赵无忌,恨他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修真会有这么多得麻烦事。就会给自己说些好听得,让自己傻呼呼的修真炼道,又暗骂自己是个笨蛋,要是稍一动脑子,那会这么容易被骗!想到自己将会遇到的鸹风,阴火,搞不好再和赵无忌一样遇到九天雷劫,那可是连哭都没地方哭了!

    清岩在那里咬牙切齿,恨恨不已,木心等了好一会,心想“适可而止,别在适得其反,吓出毛病来!”就道“清岩!清岩!”他连叫两声,清岩也没答话,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发狠,也不知在和谁较劲。完全没听到木心在叫他。

    木心看清岩这幅模样,微一皱眉,喝道“清岩!”这次真气凝聚,把声音直灌入清岩耳中。

    木心一喝,真如暮鼓晨钟,惊醒了清岩,让他心神一震,回到了现实,摇摇头,才道“道长,怎么了?”

    木心沉声道“清岩,我给你说了多少遍了,心神不属可是修真大忌,可你自己数数就今天你已经犯了几次大忌了!不过就是个阴火而已,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那你还谈什么修炼到混元境,不如现在就回赤金镇算了,哼!真让我失望!”

    语气虽不是严厉,但其中对他的失望,无奈之情让清岩感到羞愧难当,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好半晌才低声道“道长,是我不好。我知道错了!”

    木心叹息一声,看着清岩低头认错的样子,心中也是不好受,就和声道“清岩,光知道错是没有用的!你记住知错能改,才是成功之道!修真说简单是很简单,说复杂也很复杂!但绝非是一帆风顺,一路坦途,你也知道修真是逆天之举,生老病死这本是人活在世上的必经之路,而修真却是要改变这条必经之路,只有生却不想死,可事事哪能如此如人意。而各种劫难就是要阻拦人的这种逆天的行为,虽说仙道无凭,长生不老也只是个传说,可修真者寿享数百年甚至千年,身具各种神通法力也是违背了自然之道,而想拥有这些就要付出代价。辛苦修炼那是必须的,抵御各种劫难也是必须的!清岩,你想修真就要面对这些!现在我再问你,你准备好了吗?”

    清岩听得木心的一席话,心中震动不已,心想“道长教训的不错,我早该知道这些,只是我还没有真正的想过。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怎能老去埋怨别人,是啊!我究竟准备好了没有?”清岩问自己,而答案也只有他自己来答!

    清岩思索良久,脸色渐渐恢复平静,双眼光彩重现,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然后用自信,坚定的口气对木心道“道长,我想明白了!以前我一直也没有好好想过,今天听了您的教诲我才懂得了这些道理!道长,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说到这里,清岩眼中神光闪动,一字一句的道“我准备好了!”五个字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真有种坚定不移的决心和一往无前的勇气在里面,而此时的清岩似乎突然之间长大了许多,并且成熟了不少。

    木心见到了清岩这不小的变化,对于清岩的近于发誓的话语也是暗暗点头,心道“自己这番苦心也没算白费,这孩子真的不错!我也没有做错!”脸上也是充满了欣慰之色,道“好!明白就好!清岩我可就要看你以后的表现了!”

    清岩重重的点点头,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也不会让师父和大师兄失望的!道长,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清岩提起师父,木心就觉得有点对不住徒弟了,而对清岩的感激之情,他都觉得受之有愧,只能道“应该的!应该的!”是啊!本来就是广闲应该做的事情,而现在却是木心在做,这事情真是不应该!

    清岩对木心的感觉那是真心真意,听木心说出应该,就道“道长,你对我教导就是我师父也不过这样吧!我真的没办法报答你!”说到这里,竟“扑腾”跪到在地,向木心连磕了好几个响头,用这种方法来感谢木心的教导之情。

    木心没想到清岩会来这手,就算他修为深厚,也是措不及防加上清岩的动作也快等他把清岩强行拉起来时,清岩早已磕了好几个头了,木心不禁摇头道“你,你磕什么头嘛!看看,都把额头弄红了!”说完又叹口气!

    清岩摸摸额头,还好他身体结实异常,用劲虽大额头也只是一红,很快就恢复了!还对木心道“没什么!道长,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就只能磕几个头了!”

    木心受了清岩的响头,心里真是苦笑连连,这算怎么回事,广闲还没受过这种大礼,木心反而率先受了,真是让他无话可说!这就是自作自受吧!拍拍清岩,道“你的心意我知道,不过只此一回,不能有下次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头可不能乱磕!”

    清岩答应道“我知道!道长,我以后就对师父和你磕头,别人想也想别想!”

    木心闻言不禁苦笑,心想“等你知道我就是你师父的时候,真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他想到这里,也有点头痛,还是说点别的吧!就道“你师父也不喜欢磕头虫!算了,不说这些了!再说天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