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不白之冤上(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明月子就是阴山老祖!木心的回答把清岩惊的够呛,他现在的表情,就像被人硬生生往嘴里塞进了一个大大的鸭蛋,吐有吐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双目圆睁,张嘴结舌,说不出话来,这真是太让清岩吃惊了!

    阴山老祖阴山派!清岩第一次听到这些名号的时候,那还是在赤金镇。记得是赵无忌遇到了那个早已化为灰烬的阴狐郭云杰,说起了阴山老祖,也就是那天晚上,清岩经历了一生第一次死里逃生,也让牢牢他记住了阴山老祖和阴山派。他听赵无忌讲过,这个阴山老祖修炼数百载,独门心诀先天元阴剑气天下少有对手。凭赵无忌的绝世修为也不过和他打了个平手,而赵无忌在清岩心里的地位几乎是无人可及的,赵无忌居然都赢不了阴山老祖,这阴山老祖的修为高到什么程度就可想而知了。当然在清岩心目中已经把阴山老祖视为大大的坏蛋,他的徒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师父就更不是玩意了!只是清岩没想到明月子就是这个阴山老祖,心想“难怪燕太师叔上了他的当,这人年轻的时候就这么坏,真不知道他怎么还能活到现在!”

    清岩心里想着,而木心看他一副惊呆的表情,就道“阴山老祖是他以后的称号,那时候他还没有在阴山立派,他说自己是个修真散人倒也不是说谎,他本就姓明,这个明月子确实也是他的真名,而且当时的他既无恶名也无恶行,加上他那超脱凡俗的外表,实在很难看出他其实是个心思邪恶之徒,燕前辈与他相交也是情有可原的。”

    这时清岩的嘴已经可以合上了,那颗大鸭蛋总算咽下去了,听木心说到这里,清岩就问道“那明月子给燕太师叔出了个什么主意?燕太师叔听了吗?”

    木心略微一想,似乎考虑了一下该如何说,然后才道“燕前辈知道在点苍山与张步云对质是不智之举,实在是左右为难。当时明月子就说道,他有个两全之法,即可让张步云认罪,又可以不损害天师道的颜面。燕前辈一听当然高兴,就问明月子如何做。明月子就道,现在崆峒派掌门也在点苍山上,燕前辈就可借此机会上点苍山,然后暗中约出张步云到一个僻静之处,这时再由明月子出来与张步云对质,看他究竟认不认账!燕前辈听后,就道,我上山倒是容易,可是我与张步云素不相识,崆峒派与天师道也素无深交,张步云怎么随便被我约到。再说,即便是张步云真的能来,他要是死不认账怎么办?就凭你我二人也无法让他认罪,毕竟还是有他的师门尊长在场好。燕前辈说的不错,可明月子却是极有把握,他说,他有样东西可让张步云不能不来。就见他把那块龙虎玉佩的花纹形状拓在了一张白纸上,然后又在上面写了几行字,封在信封内交给了燕前辈。就道,就凭这个张步云必定能来!”

    清岩听到这里,觉得这封信很有蹊跷,就问道“道长,那上面写得什么,燕太师叔不知道吗?”

    木心叹道,“明月子做这些的时候,燕前辈就在旁边,上面写得什么他自然看得清楚,也只有,“如想玉佩归来,今夜就到清霞涧一叙”这十五个字,再就是玉佩的拓影,没有别的。明月子把信封交给燕前辈后,就道,张步云做贼心虚,见到这封信后,肯定不敢声张,而他为了玉佩也会赴约。燕前辈觉得有理,随后明月子又对燕前辈说道,你只管把张步云约出来,我就负责请出天师道掌教天师在暗中观看,只要等张步云露出半点痕迹一切就可真相大白,那样任凭张步云再如何狡辩也无济于事了。燕前辈对于明月子能请出张天师大感惊讶,张天师不比常人,可说是位高辈尊,平常见个面都很难,更别说让他出来了,就问他如何做到!”

    清岩也觉得好奇,就道“是啊!这怎么可能!”

    木心看着对满面奇色的清岩,心想“毕竟还是个孩子啊!这事情怎么可能出现!如果有那才真是怪了!”也没说破,只道“明月子神秘兮兮的说,山人自有妙计,就让燕前辈只管把信送到张步云手上就行了,他保证到时张天师必定会到!燕前辈见明月子说的极有把握,信心十足,也没多想,觉得明月子定是有办法的。就这样,燕前辈收拾一下,带着那封信就上了点苍山。”木心讲到这里,平静的语气微微有了一丝变化,似乎在为燕行云上点苍山有点担心,从这点可以看出,虽然这故事已经过去了五百年,木心对于燕行云的此举还是存有深深的惋惜,或许他心里还想如果燕行云那次不上点苍山就好了,以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清岩觉察出了木心的变化,他也觉得燕太师叔这次上点苍山前景不妙,肯定是出事了!也没说话,只等着木心接着讲。

    木心沉默了片刻,才继续讲道“燕前辈上了点苍山,先是找到了自己的师父也是当时崆峒派掌门不歧真人,与不歧真人一起前来观礼的还有燕前辈的大师兄行秀,也就是你的师祖,广闲道长的师父。”

    清岩第一次听人说起,自已师祖,太师祖的名号,也觉得十分亲切,心想“太师祖,师祖的道号真是好听,比我这个清岩是强多了!”

    木心不知道清岩心里想的竟是这些,他神情逐渐凝重,显是后面发生的事对于燕行云是很不利的,语气也比刚才慢了一些,“不歧真人和行秀真人可没想到会在点苍山见到燕前辈,当下都很高兴,尤其是行秀真人,他与燕前辈从小长大,二人感情深厚真是比亲兄弟还亲,就问燕前辈怎么会在点苍山,燕前辈只说道他是游玩至此,听闻点苍剑派邀请了各派掌门前来观礼,心想与师父,师兄许久没有见面,就上山来了。行秀真人与燕前辈也是好几年没见面了,一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可燕前辈毕竟有心事,言谈之间便有点心不在焉,行秀真人与燕前辈彼此了解,见他如此就问他是否有事。”木心说到这里,轻叹一声,“唉!如果当时燕前辈能对行秀真人说出他的来意,或许事情就不是那样了。可是燕前辈怕师父,师兄知道后事情再起波折,就没有告诉行秀真人。而行秀真人也没多想,就这样错了过去。燕前辈边与行秀真人说话,边想如何才能把那封信交给张步云,也是事有凑巧,天意弄人,正当燕前辈着急之时,张步云自己来了!”

    “张步云怎么来了?难道他知道燕太师叔的来意了?”清岩听木心讲到张步云来了的时候,忍不住的插嘴问道。

    清岩也是听得异常紧张,木心讲的虽是平淡,可是每说一句话,就仿佛燕行云向陷阱走近了一步,而燕行云每错过一次躲开陷阱的机会,就让清岩大感可惜,恨不得自己上去把他拦住,告诉他明月子是个坏蛋,你千万便别上他的当。可是,这只是木心在讲故事,而且故事早在五百年前就已经有了结局,任谁也改变不了,清岩现在只是个在听故事的人,就像他以前在赤金镇听评书一样,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听,听完后就有了那些或喜或忧,或悲或怒的心情。

    木心摇头道“张步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燕前辈的来意。他是奉了天师道张天师之命,来请不歧真人过去叙旧论道的。燕前辈觉得机会来了,他却没发现张步云见到他时神情的变化,当行秀真人把燕前辈介绍给张步云,说这是自己师弟行云的时候,张步云的神色更是古怪,只是燕前辈与行秀真人都没有注意,也是张步云掩饰的好,神情也只是瞬间一变,还说天师也希望行秀真人一同前去,也好好见见这个崆峒派的未来掌门。因为他只说张天师邀请不歧真人和行秀真人二人,不歧真人也不好把燕前辈带去,只让他在这里等候。而燕前辈也找机会把那封信交给张步云了,这封信一给张步云,一切都已成了定局。”

    清岩听木心把那封信说的这么严重,心想“这封信的内容不是看过了吗?也没什么呀!”他也知道事情已经到了快水落石出的时候了,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虽是有点为古人担忧,可是感情还是很真诚的。看清岩神情这么紧张,木心微微点点头,接着道

    “那封信既已交给了张步云,就等着晚上与他见面了。燕前辈觉得自己这面事情进展的很顺利,就不知明月子把事办得怎么样了。虽说张天师绝非那么好请的人物,但燕前辈却是很相信明月子的能力,所以也不是很担心,却不知自己已经掉进了陷阱,而这个陷阱就是这个知己好友给他挖的。燕前辈在点苍山从中午一直等到了傍晚时分,而不歧真人和行秀真人却都没有回来,眼看着天色已黑,燕前辈实在等不及了就急急赶回清霞涧,也就是他这半年来在点苍山的住处,也是他们与张步云约定的地方。本来那是一处风景秀丽,清静自在的世外桃源,可等燕前辈回到那里时,等待他的,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情形。”

    讲到这里木心停了下来,这次清岩觉得他不是在卖关子,可以感觉到木心道长心情很不好,也许是讲故事讲的太投入了吧,木心每次一说燕前辈的时候,所流露出来的感情是很深的,也许他也为燕太师叔即将遇到的事情感到担忧,可是这份情感让清岩很不好理解,他觉得木心道长和燕太师叔之间的关系绝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简单,他们不可能没见过面,只有相互认识才能有这样的情感,而且燕太师叔的故事,木心道长知道的也太详细了,如果不是十分熟悉燕太师叔的人,这些细节是不可能知道的!

    第一次,清岩对木心的身份产生了怀疑,木心道长身上有秘密,而且绝对是个大秘密,清岩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