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云行天下二(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一家人,你认为是一家人可人家并不这么想!清岩,佛教传入中土后就分为八大宗派系指大乘的天台宗、三论宗、唯识宗、华严宗、律宗、密宗、禅宗、及净土宗,若加上小乘的俱舍,成实二宗就是最有名的佛教十宗,你看佛教在中土发扬光大,极为辉煌。而再看天竺,虽说天竺是佛教发源之地,可是历经数次劫难,那种盛极一时的兴旺气势早已不在,当然佛教在天竺依然还是主流教派。就因为释迦牟尼创立佛教就在天竺,所以天竺佛教一直以佛门正宗自居,觉得自己就是天下佛教的领袖,除去天竺之外的任何佛教宗支都该前来朝拜,天竺佛教地位也是至高无上的。”

    木心说到这里,清岩是明白了,原来天龙寺的和尚还是这么在乎名利,觉得自己就是佛教领袖,等人去朝拜。可是天竺和中土相隔很远,即便你真的是佛教领袖,人家也不能成天去拜见你吧!想到这里,清岩就道“道长,燕太师叔提了大光明寺和峻极禅院后,那两个和尚怎么说!”

    木心叹道“还有什么好说的。燕前辈一提中土佛门,虚意立刻一脸的不屑,只说了句,旁门左道,岂是佛教正宗!虚意这么一说,燕前辈自然要反驳,他深受智心圣僧的指点,何况佛门心诀般若神光他也学了。虽然他还不知道智心圣僧的身份,可他觉得圣僧定是这两大圣地中的一位前辈高僧。一听虚意如此轻慢中土佛门,燕前辈神色立时一变,直言道,中土佛门与天竺佛教一脉相承,都以弘扬佛法,济世渡人为己任,怎么能说是旁门左道!”虚意听燕前辈竟然会为中土佛门说话,也是面色一沉,冷冷道,你既是道教弟子,为何要替中土佛门说话,难道中土佛道已经是一家了?燕前辈就道,红花白藕绿叶,三教本就是一家,大师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燕前辈不等虚意再讲,又道,我曾受过中土佛门一位高僧的指点,论起来也算是半个佛门弟子,大师既然这样轻视我中土佛门,我自然要仗义直言了!虚意身为密心上人大弟子,隐隐已是天龙寺下任掌门,威望地位在天竺佛教当称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几时受过如此顶撞,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就道“原来道兄还通佛法,那就请道兄指教一下吧!”旁边的虚如深知自己师兄的脾气,正想说几句缓解一下当时气氛。却被燕前辈抢先一步说道,指点不敢当,彼此切磋一下倒还可以。燕前辈也是有意如此,想看看这密心上人的得意弟子究竟有何过人之处。而虚意动了真火,虚如也是无法可施,只能看着燕前辈和自己师兄切磋一下了!”

    清岩听到这里,心想“和尚不是说四大皆空,怎么还这么大脾气说动手就动手了”就道“这就要动手了,这和尚性子也太暴了吧!”

    木心却道“动什么手?”

    清岩一愣,道“不是说要切磋一下吗!切磋,难道不是动手吗”

    木心苦笑一声,道“清岩,虚意在当时天竺也是有道高僧,虽说脾气暴躁了点,可是也不会为了几句话就和燕前辈动手比斗,他们所说的切磋,就是谈经论道,看谁能说过谁!”

    清岩恍然大悟,点头道“原来是斗嘴皮子呀!这有什么意思!”

    见清岩这么解释,木心很无奈的摇摇头,才道“佛门弟子谈经说法,那是要有深厚的学识见解,必须要精通佛门典籍,领会佛经含意,才能出口有理有据,让人心服口服。岂是嘴皮子上的功夫,你说的那叫吵架!清岩不懂就问,别胡说八道!”

    清岩被木心一说,脸上立时一红,低声道“是这样啊!道长,我知道了!不过,燕太师叔他懂佛经吗?”

    木心道“燕前辈对于佛经其实了解不多,虽说他曾和智心圣僧相处七日,两人也谈论过佛经,可是毕竟时间太短,燕前辈知道的也就是一点点。如果要凭这点东西和虚意谈经说法,那真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孔夫子面前卖文章了!”

    清岩一怔,就道“那燕太师叔还敢和他切磋,明摆的就是输吗!”

    木心微微一笑,道“这就是燕前辈的厉害之处了,不错比谈佛经燕前辈是没法和虚意比,可是燕前辈避开虚意的强处,用自己的长处来和虚意的短处比,这才会有胜算!”

    清岩还是有点糊涂,以强攻弱这个道理他懂,可是燕太师叔的强处在哪里,他实在没想到。

    木心看清岩茫然不解,就道“清岩,你说燕前辈的强处在哪里?”

    清岩心里一动想起一个,但还是很疑惑,道“燕太师叔的强处应该是修为比他门高吧!可是这又不是道法修为的较量,修为高有什么用?”

    木心点头,道“清岩,你不记得我刚才说的了,什么叫一法通百法通。不错,燕前辈的佛经典籍是没有虚意懂得多,可是你别忘了,燕前辈修炼了般若神光,那是佛门无上心诀,与佛教典籍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有道是窥一斑可见全豹,燕前辈的经文是没有虚意记得多,可是比起懂得道理来也可差不了多少,就这样燕前辈与虚意一番谈论下来,居然谁也没说过谁。最生气的当然是虚意,明明觉得燕前辈比他差得很远,可就是赢不了,他心里那个窝火是可想而知。”

    清岩也觉得有意思,想起虚意那副有力无处使,有火没地泄的样子就好玩,就笑道“这下这和尚可服气了吧!”

    木心却叹道“怎么能服气。虚意要是这么就认输了,燕前辈就见不到密心上人了!”

    清岩一想也是,就道“这次他要动手了吧?”一提动手清岩就精神十足。

    清岩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似乎在他看来不动手就解决不了问题,木心无奈的道“清岩别老想着动手!虚意也不是平常之辈,明知道燕前辈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他还要动手较量岂不是自取其辱。这世上除了动手比拼,还有别的解决事情的方法,而且比起双方比拼还要凶险的多!”

    清岩接连被木心说了几次,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好在他已经被木心数落惯了,也只是有点不好意思而已。脸上略微一红,随即就恢复了原样,还是兴致很高的,笑嘻嘻问木心“既然不是动手,那这和尚想干什么?”

    对着清岩的嬉皮笑脸,木心不由摇摇头,徒弟都这样了师父还能说什么!只能接着讲道“燕前辈见与虚意话不投机,就想告辞离开天龙寺。虚意觉得自己与燕前辈一阵言辞交锋没沾半点便宜,实在心有不甘,可要是和燕前辈较量道法玄功恐怕更无胜算,心思一转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打算压一压燕前辈的凌人气势。就在燕前辈提出要走的时候,虚意就对燕前辈道,贫僧看道友一身修为高不可测,除了家师外真是生平仅见。刚才突然想起我天龙寺有一处阵法,名曰阿修罗,是当年鄙寺几位前辈所创,千百年来能在此阵中进退自如的人寥寥无几,家师百年前也曾进阵一试,而他老人家也是在百日后才出的阵来。可是家师在出此阵的时候,不慎把一根菩提木留在了阵里,当时家师闭关在即,不愿再费心神进阵寻找,家师临闭关时就道,如果有人进的此阵找回菩提木,就把这根菩提木送给他。这菩提木已有万年气候,据说已通灵性,是鄙寺镇寺之宝,一直是由鄙寺掌门随身携带,也算得上是鄙寺掌门信物之一。我和虚如师弟自然不愿外人进入此阵找到菩提木,可是我二人修为不够,一进入此阵便深陷其中,眼不能动身不能行,幸好当初家师留给我二人一样护身法器,借此法器我二人才侥幸出的阵来,不然后果实在难料。就这样菩提木在此阵中一待就是百年,一直无人把他取出,我师兄弟也早已死心,只想等家师开关之后再说。可今天一见道友,就觉得道友修为之高不在家师之下,或许能进的此阵拿回菩提木。就是不知道友有没有这个兴趣!虚意说了这么一些,燕前辈对这阿修罗阵十分好奇,心想既然是天龙寺前辈所创的阵法定有神奇之处,就想见识一下,而菩提木他倒是没放在心上。燕前辈就对虚意道,密心上人修为超人贫道自知不如,可这阿修罗阵的威力贫道倒真想试上一试。而就在虚意提起阿修罗阵时,虚如神色大变,可没等他说话,燕前辈就已答应进阵了。见事已至此虚如就在旁边长叹一声,虚意却是不动声色,就领着燕前辈往天龙寺的后面走去。”

    清岩一听虚意说起阿修罗阵就知道这个和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什么好心。又埋怨燕太师叔怎么不长记性,都吃过一次苦头了,怎么人家随便挖个坑他老人家想也不想就往里跳,这阿修罗阵是那么好进的吗!清岩在心里好一阵的说,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燕太师叔都已经是无极境的修为了,进出这个阿修罗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清岩想了又想,就道“道长,那个阿修罗阵,真有这个和尚说的这么厉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