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九天炼剑下(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木心叹道“当然是少了!多的话剑早就炼成了!”

    清岩双眼圆睁,惊叫道“那可是七百二十次雷劫呀!这还不够!那要多少次才行?”

    木心见清岩神情激动,大呼小叫,就道“你也不用这么吃惊!要修炼出一柄好的仙剑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不错!燕前辈遭受了七百二十次雷劫,可是菩提木性质特异,虽说可以收藏雷电于木身之内,但每受一次雷击所收藏的雷电之力却是少之又少,那七百二十次雷劫数量是不少,燕前辈的罪也受了不少,可最后菩提木收藏在木身之内的雷电之力还差的太远!也就是说紫心剑没有炼成。”

    清岩无力的说道“没有炼成!那还需要挨多少次雷劫才能成功?不会还要挨七百二十次吧!”

    木心看清岩还是不明白,想的还是那么简单,就道“清岩,给你说过了修炼仙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赵无忌为了炼成赤焰剑在火山底下守了七年,你说燕前辈能那么快把紫心剑炼成吗?”

    清岩自然又是大吃一惊,那嘴巴张的老大,好半晌才道“道长,不会燕太师叔在上面也待了七年吧?!”上面指的就是天雷所在之地。

    木心摇头道“不是七年!”

    清岩忙道“不是七年就好…”他的话还没说完,木心已经说道“燕前辈为了炼成紫心剑一共花了十年的时间。”

    清岩彻底没话说了,十年!十年炼剑,这时间就这么过了!

    清岩无语,木心却道“你是忘了,刚开始说紫心剑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燕前辈当时修炼紫心剑花了十年的时间,只是你没记起来罢了!”

    被木心一提醒,清岩记起了木心曾经说过燕太师叔十年炼剑的话,只是他没往心里记,现在一想自己的惊讶也是有点过头了,都知道仙剑难求了,区区十年也是很正常的。

    想到这里,清岩问道“十年,那燕太师叔挨了多少次雷劫呀?”

    木心看他愁眉苦脸,为他燕太师叔担心,就笑道“那你就替燕前辈算算吧!十年一共是一百二十个月,燕前辈不多不少在天雷阵里待了一百个月,一个月就要挨七百二十次雷劫,你说一共是多少次!”

    清岩微一寻思,就算了出来,还不无得意的道“这还不简单,一个月七百二十次,十个月就是七千二百次,一百个月就是七万贰千…”说到这里清岩被这数字吓了一跳,这不算不知道,一算就骇一跳。原来是七万贰千次,燕太师叔足足挨了七万贰千次的雷劈,我的天!燕太师叔被雷劈成什么样了!清岩想都不敢想!

    此时木心道“好,算得不错!十年,七万贰千次雷劫,这就是燕前辈为了炼成紫心剑付出的代价,这代价不可谓不大,不过十年剑成,燕前辈的苦心总算没有白费。据说紫心剑剑成之日,剑气直贯红日,紫心剑所放光芒映的整个珠穆朗玛峰顶茫茫一片紫色,那浓浓剑气弥漫于半空之中久久不散,足足过了七天才渐渐收回剑中,那藏边百姓见得紫气冲天,红日变为紫日,都以为是天神降临,突显异相。大家都顶礼膜拜,虔心祈祷,期盼天神赐福。”

    清岩听得心生向往,仰慕之情自然而然的显于脸上,说道“那景象肯定是非常动人心魄的,换了我也认为是神仙降临。”说时,他看了一眼放在木心身边的紫心剑,他以前却是没觉得紫心剑有何神奇之处,只是那次在铁家庄紫心剑突现锋芒才让他对这柄木剑有了一定的认识,可大家都口口称它为仙剑,可这仙在何处他却不知!现在听木心说了这么多燕行云与紫心剑的故事,清岩深深感觉到了当年燕太师叔的精神气魄,并且也感染到了他的思想。他心想“那是强者的气质,燕太师叔与赵大哥都是强者,就如赵大哥的赤焰剑一样,燕太师叔的紫心剑也与他密不可分,紧密相连,紫心剑其实就是燕太师叔一个精神传承,我就是继承这个精神的人。燕太师叔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辱没紫心剑的,我发誓一定会让紫心剑在我手里再放光芒!”清岩暗暗下定了决心,向从未见过一面的太师叔发了誓。

    木心不知清岩心里已经暗暗发誓,不过他何等眼力自然能看得出清岩心中有了点变化,觉得应该是件好事,也不说话免得扰乱了清岩的思绪,等了良久才开口说道“紫心剑炼成后,燕前辈大喜过往,看紫心剑剑气如此之盛,尤其在真气摧动下剑身内电流蠢蠢欲动真有破体而出之势,燕前辈便想试剑!”

    “试剑!?”清岩一愣,他不明白木心话的意思,又问道“不是炼成仙剑了,还要试剑!怎么个试法?”

    木心解释道“试剑就是试试紫心剑的威力究竟有多大。凡是修炼仙剑法宝有成的,都会试剑试法宝的,要不然怎么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炼成的宝贝威力如何!”

    “那不是燕太师叔又要和人比试了?”清岩道。

    木心摇头道“不一定是非要和人比试才能试剑,再说那珠穆朗玛峰顶人迹罕至,燕前辈找谁去比试,还有以燕前辈那时的修为能和他交手的高手恐怕没几个,燕前辈试剑不是找人。”

    清岩奇道“不找人!那和谁试剑?”

    木心淡淡的,缓缓地说道“燕前辈试剑的对象,就是修真之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九天雷劫!”

    木心语气平淡,和平时说话没什么两样,可是字字都如惊雷一般炸在清岩耳边,震的清岩半天没有了一点动静,稍一缓过神后,清岩也只是喃喃的道“九天雷劫!九天雷劫!燕太师叔居然要找九天雷劫试剑!”说到这里,他似乎才明白木心的意思,大叫道“道长,我没听错吧!你说燕太师叔要找九天雷劫试剑,你不是说笑吧!”清岩满脸的不信,双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木心,看他究竟是不是在讲笑话。

    木心丝毫不被清岩的语气和眼神所影响,双眼与清岩对视了一下,那眼里精光闪闪,清岩看得出那里面没有一点说笑的成分,而木心说的更是斩钉截铁,“你没听错,我也是不是在说笑!燕前辈试剑的对象确实是九天雷劫!这是千真万确的,我可以十分肯定!”

    木心如此一说,清岩当然不再怀疑,他其实也知道木心不会拿这种事情说笑,只是他根本没有这种心理准备,向九天雷劫试剑,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事情。九天雷劫是什么?那是修真之人既恨又怕,可偏偏又是很向往很期待的东西。恨是因为上天为何会有这样一个劫难,阻止修真之人成道,怕是因为修真之人一旦遇到九天雷劫那可真是灭顶之灾,但是只要过了九天雷劫关就能成仙成神,这不是既恨又怕,可又是很向往期待的事情吗!这是修真之人修炼到最高境界后心里最大的矛盾,它让多少修炼有成的绝顶高手隐匿荒山深谷,不敢出头露面,又让多少人为了渡过它勤修苦练终其一生不敢懈怠。这就是九天雷劫,是上天给修真之人最终极的考验!

    可这最终极的考验却成了燕太师叔试剑的对象,燕太师叔你的胆量真是太大了,胆大包天指的就是您这种人吧!清岩默默喊道,当然还带有不胜的敬仰钦佩之情。

    清岩心怀对于燕行云的敬仰,可是对于燕行云的做法却是很难理解,毕竟他试剑的对象是九天雷劫,虽说他的修为到了无极境六层,可这还是有极大的风险,一想到风险,清岩就道“道长,燕太师叔虽然把太清道力修炼到了无极境六层,可比起大方祖师来还是差了很多,你说他怎么会有这个念头,去找九天雷劫试剑。”

    木心听清岩问到,似乎想到了一事,就很不经意的说道“呀!把这件事忘了给你说了,经过十年的炼剑,燕前辈太清道力的造诣已经到了无极境八层了!”在他看来这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说与不说无关紧要。

    木心说的轻松,清岩可是不愿意了,叫道“道长,你说话怎么一点也不负责任!这么重要的事你都忘了,真是的!你怎么能…”清岩把木心好一阵的埋怨,弄得木心也是难堪异常,毕竟被徒弟数落也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情,不过事情是他弄得,清岩说的也在理,他也就只能忍气吞声,一句句挨着了!

    好不容易等清岩说完,木心才有机会说话,也是比较大声的说道“行了,这次是我错了,不就是忘了吗!有这么严重吗!”

    清岩本来打算再说几句,不过发现木心脸色难看,心想,别逼人太甚,木心道长看样子就要生气了。清岩也是适可而止,就很大度的道“知道就好,道长,下次注意点,这么关键的事当然要说明白了,害得我担心!现在,你继续讲吧!”

    木心觉得真是如获大赦,心想“这小子一抓住机会就出手,真是深得燕师叔剑道心诀,只是给我这个师父用上了,唉!岂有此理!”他害怕清岩再说别的,就忙开始讲燕行云是如何试剑的经过。就听他道“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