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天心之谜下(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广闻道“清岩师侄第一次出手就有这么大的手笔,恐怕师兄也想不到吧!”

    广闲似乎对于清岩的这次出手很难说是好是坏,又是一叹,道“一连杀了两个人,这也非我所愿啊!”

    广闻却对清岩的表现大加赞赏,道“天心教这帮人都是些十恶不赦的恶徒,清岩师侄杀了两个我都觉得少了,换了我,哼!”听他说的恶狠狠,哪像个出家的道士,倒像个杀人不眨眼的强盗。

    广闲对广闻这么杀气腾腾的话语显然是无可奈何,摇头苦笑道“师弟,你恐怕不知道,清岩虽然杀了两个人,可是天心教能活下来的那些人也不好受,只要和清岩交过手的人,个个都被清岩用真气震的经脉错乱,内腑受伤,轻点的以后能像普通人生活都算是幸运的,重的也就再活个两三年就很不错了!唉!我看差不多还有一千多人是死在清岩手上了,这杀孽真是不小啊!”

    广闻听广闲这么说,不禁惊叹道“听师兄这么一说,清岩师侄可算得上是心狠手辣了,啧啧,小小年纪就学会杀人不见血了,这要是长大了,可了不得了!师兄,你可得管管了!”

    广闲听广闻又如此说,真是哭笑不得,就道“师弟你怎么不往好处想,什么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这都是些什么!”

    广闻一愣,奇道“这不是师兄你说的吗!说清岩把人个个都震成了重伤,轻者废,重者死,这都不算是心狠手辣吗?”

    广闲叹道“师弟有所不知,清岩那时候刚把太清道力修炼的太初境五层,一身真气充沛异常,加上他初次与人交手,根本把握不住分寸,第一个和他交手的人,也就是最倒霉的,直接就被他震成了一堆碎肉,以后清岩虽然尽量控制出手的力道,但毕竟经验不足,出手还是太重,是后面再没有打死人,可他没想到他打倒的那些人虽是没死却和死没什么两样!”

    广闻明白了,也叹道“原来如此,这也不能怪清岩,要怪就怪天心教的人倒霉,说实话,这些人以前都是些无恶不做,满手血腥之徒,清岩也算是行了一件功德,为民除了大害,师兄,也别这件事太放在心上。”

    广闲道“我岂能不知这帮人的来历,所以我也没向清岩说别的,这孩子心地善良,杀了两人内心已是不安,要是知道他一下子杀了一千多人这心灵的负担就太大了!”

    广闻点头称是,又道“对了师兄,鬼风被你吓跑后就直接向东去了,我跟了一段路也没发现别的情况,就回来了!”

    原来广闲还派广闻去跟踪鬼风,显然都于鬼风还是不放心,不过除了不放心之外应该还有别的意图吧!

    果然广闲听后,微微一皱眉,道“鬼风行踪诡秘,来历神秘,他这次为了移山诀找上门来,先把清岩打伤又敢跑到明月峰,真是胆子不小。我原以为他是天心教的人,可是以他这种不顾后果的行事方法实在不像,所以我让你跟踪他,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既然鬼风没别的异常之处,这就说明他只是为了移山诀来的,和天心教应该没什么关系。”

    广闻道“这鬼风一直都是独来独往,而且行事古怪,不分正邪黑白,似乎只凭一己好恶,看顺眼的,哪怕这个人是在杀人放火也不管,看不顺眼的,可就惨了,不管你是什么人他都敢出手教训,绝对是个蛮不讲理的主。好在清岩这次只是受了点伤,据说能在鬼风手下活命的真是没几个!”

    广闲听广闻说鬼风蛮不讲理。不知想到什么,不由得微微一笑,广闻见他笑的奇怪,就问道“师兄,你笑的很古怪啊!这鬼风有什么值得你笑的!”

    广闲被广闻一问,不禁哈哈笑出声来,他这一笑,把广闻笑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再问“师兄,你笑的我莫名其妙的,究竟什么事让你如此好笑?”

    广闲边笑边道“不可说,不可说!”说完又忍不住大笑起来,真不知他究竟想到了什么,使他笑的如此畅快。

    广闻知道这个掌门师兄的性情,一直是喜欢装装神弄弄鬼,把事情搞得很神秘难测,让人难以理解。知道自己再问也问不出答案,也只能暗暗摇头,心道“师兄,又开始了!”

    等广闲笑够了,广闻才说道“师兄,现在天心教都已撤出平凉了,下面我们该怎么办?”

    说到正事,广闲立刻神情一正,他的笑容来的快去的更快,现在要想在他脸上找出一丝笑意来,那是难如登天,广闻暗自佩服“不说别的,单就掌门师兄这门本事自己就学不会,佩服佩服。”

    就听广闲道“天心教撤出平凉城在我意料之中,不过,他们肯定会留下暗桩在这里,这其实是最不好办的,师弟你说该怎么做!”

    广闻微一沉吟,道“留下暗桩确实是个麻烦,我们人手不够也不能去仔细去查,我想天心教的暗桩无非是想监视本派的一举一动,那咱们就静观其变,等着行了!”

    广闲道“我也是如此想的,天心教野心极大,而且真实实力我们也难以知道,只能等着他们自已露出马脚了!天心,圣心,圣心,天心!这其中会有什么关系!?”他最后这句话像是在问广闻,也像是再问他自己。

    广闻听了却是神情大变,道“师兄,你觉得这个天心教会和八百年前的圣心教有联系,这不太可能吧?”

    广闲沉声道“我只是猜想!我也希望不是,可半年前黑炎,天魔眼居然重现天下,这可是清虚亲眼目睹的,加上化血也被峻极禅院的圆通习会,这魔门七大心诀已出其三,天下大乱之象已显,这承平已久的世道怕是再也平静不了了!而有了这神秘难测的天心教不能不让人起疑呀!”

    广闻道“这天心教虽是神秘,可一直与修真门派拉远关系,就算天心教实力惊人,可毕竟还只是个江湖教会而已,恐怕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广闲对广闻所言却不赞同,他道“师弟你说的虽然有些道理,可是忘了一样。就是这天心教崛起江湖已经有数十年了,可是教主是谁,总坛在什么地方,我们一无所知,只知道教中有七大星君主事,可这七位星君除了名号外,其余的我们也是一概不知,师弟就凭这几点我就敢断定这天心教图谋的绝不是一个小小的江湖,他的野心难以揣测,即便没和圣心教有关系,也是一个大大的祸害。”

    广闻听广闲说完,也觉得极有道理,就道“还是师兄想的周到,经你一说我也感觉这天心教真是深藏不露,他们隐匿于江湖之上,不动声色的发展势力,而且几乎无人注意他们,这就是他们最可怕的地方。偏偏近百年来各大门派表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却是争斗不休,都在积蓄力量想当什么第一老大的,这就给心怀叵测的人有了机会,哪天真的出现个圣心教第二,那可真要重蹈八百年前的复辙了!”

    广闲脸上闪过少见的忧虑之色,广闻说的不错,当今天下的局面和八百年前几乎没什么区别,正道力量是空前的强大,而各大门派之间的矛盾也是空前的多,正如论语中孔子的那几句话“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这就是乱由内生,祸起萧墙,难道真是要重蹈覆辙吗!广闲深知其中厉害,知道这一乱便一发而不可收拾,有些人或者势力就会乘势而起,那时候干什么都晚了。可各大门派现在都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德行,要让他们做点准备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广闲想到这里都有点头疼,思索片刻后,他道“师弟,想事情就要往最坏的结果考虑,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把会黑炎的那个人找出来,不然一旦让此人做大,那可真是不好办了。”

    广闻道“这大半年来本派弟子花费了不少力气,可就是不见此人再次出现,那次他被逍遥剑王赵无忌一剑惊跑后,就和赵无忌一样再就没了动静。师兄,要是此人不露头,我们从何处去找。”

    广闲肯定的道“他肯定还会露面的,让他们耐心一点,还有留意一下各大门派中有没有高手突然之间消失,或者很长时间没有消息的,只要有点蛛丝马迹,就能有所发现。”

    广闻闻言,稍一思索后,道“师兄,你觉得他会向各派高手下手?”

    广闲点头道“很有可能,修炼黑炎的条件你也知道,我根据清虚所讲,推测此人的黑炎已经到了炼魂的境界,接下来他的修炼没有高手的元神是不行的,他上次夺取三眼蟾蜍内丹不成,反而露了行踪,小心谨慎一段时间也是正常的,可他没有纯阴内丹的滋养宁神,就必须拿别的高手的元神习炼黑炎,否则阴火就会反噬,所以他肯定会出现的!”

    广闻道“好!我马上让他们仔细留意一下各派高手的动静,只是师兄就算我们知道他拿元神修炼黑炎,可找不到他的人有又什么用。”

    广闲叹道“我们也总不能什么也不干吧!我一直在等大光明寺那边的消息,以大光明寺和各大门派的关系应该会提醒一下,让他们知道黑炎又回来了,希望各大门派能防患于未然,这样咱们也没算是白辛苦一场。”

    广闻却是对于各大门派没报什么希望也没什么好感,他道“我看他们也未必会信,是有大光明寺在,可毕竟不是他们亲眼所见,况且这帮人高高在上惯了,就真是见了黑炎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得,各大门派!哼!”

    广闲也知道各大门派现在的情况,广闻说的也不过分,就道“他们怎么样我们确实管不了,但是咱们该做的一定要做!这事就交给你了,广闻师弟!”

    这是广闲以掌门身份吩咐的事,广闻立刻恭声应道“请掌门放心,我定尽全力做好!”

    广闲道“师弟做事,我一向放心。这段时间我要教清岩习炼功法,门中诸事就只能让你操操心了,等清虚出关之后就去助你,你可别说师兄我偷懒啊!哈哈哈!”说到最后,他又是大笑。

    广闻也笑道“小弟怎敢,不过,如果三师弟在就好了!”

    三师弟,就是广见,是啊他跑哪去了?

    听广闻提到广见,广闲心里一动,就道“广见师弟修炼正值最紧要关头,他此番闭关如果有成,便可进入无极境,可这出关的时间就很难说了,他是帮不了你了!”

    广闻道“三师弟可比我这个师兄强多了,不声不响就要到无极境了,而我就不如他了!”语气也多少有点自愧不如之意。

    广闲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二师弟这性子”嘴里却安慰道“师弟也不必惭愧,其实是我这个掌门没当好,让你不能好好修炼,只顾着帮我了。好在清虚也快要接任掌门了,等我们都闲下来的时候,我在助你修炼,可不能老让广见走在你的前面。”

    广闻听了,忙道“那就一言为定,师兄可要记着呀!”

    广闲笑道“这你放心,我忘不了!”

    广闻知道师兄虽然做事不论常理,可说话向来算话,既然答应了就不会食言,当下喜孜孜道“那好,我就等着师兄了。如果没事,那我就先回赤霞峰了”

    广闲道“你去吧!有事我再找你。”

    广闻就告辞一声,御气飞回赤霞峰了。

    广闲看着广闻快速飞去的身影,自语道“二师弟这么大的岁数了,脾气还是没变,还是喜欢和老三争个高下,总想让我帮忙,这小子以为我会看不出来,唉!头发都白了,这心思和以前却是一样。”说时摇摇头,可虽是摇头,从语气可以看出他对于师弟的疼爱之情,是从小到大一直未曾变过,不管师弟是当年的小小道童还是现在的白发道士,这感情还是一样一样的。

    [bookid=1540725,bookna=《天风烈》]作者四自山人东方玄幻很不错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