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闲事上(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丁老头对着门看了好久,似乎隔着个门帘也能看见早已走远的清岩,只是脸上神情已经平静下来,此时就见里屋门帘一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老婆婆走了出来,缓步走到丁老头身旁,轻声道“大哥,这个小道士说的是真的吗?”

    丁老头道“刚才要不是你出声,我就会把这个小道士留下来,他的话半真半假让我捉摸不透,婷妹,我的心很乱!”

    老婆婆眼中显出浓浓的忧色,叹道“大哥,就是留下那个小道士又能怎样,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如果这个小道士说的是真的话,咱们怎么办?”

    丁老头把老婆婆轻轻的拥在怀里,道“如果真的是三哥和五弟来了,我还有办法,毕竟我与他们亲同手足,他们还不至于太过无情,怕只怕…”说到这里丁老头眼里也是充满了担忧,嘴里虽然没说,可是拥老婆婆的双臂却是不由自主的紧了许多。

    老婆婆的头靠在丁老头胸膛上,闭着眼睛,似乎丁老头的胸怀是世上最安全的地方,满是皱纹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福之感,虽然她从那紧抱住自己的双臂感觉到了丁老头的紧张和担忧,却是露出淡淡的微笑,并且说道“怕什么,大哥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看着怀里的人和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丁老头脸上也是露出了微笑,说道“这几年让你受苦了,跟着我东躲,没过什么好日子,谁能想到昔日风华绝代的胡婷婷会变成了一个鹤发鸡皮老婆婆,还跟着一个糟老头子在这里卖面!”

    老婆婆已然闭着眼睛,似乎在享受这美好的一刻,笑道“大哥才不是糟老头子,谁家的老头会是你这个样子,我和你在一起是心甘情愿的,我觉得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年才是我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大哥,记得我们曾经说过的那句话吗?”

    丁老头道“记得,我怎能忘了!海枯石烂,此情不渝!婷妹,你说的对谁也不能分开我们,谁也不能!”最后一句话丁老头说的斩金截铁,十分有力,让人不能不相信他可以做到这些,坚定的语气说明他有能力保护爱他的人和他所爱的人。

    老婆婆点点头,再不说话,两人情深意重,彼此知心,实在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了。

    丁老头和老婆婆紧紧的抱在一起,虽然外人看这一对老夫老妻说话举止完全不符合他们的形象,可是他们彼此流露出来的真挚情感却是十分感人的,可他们究竟担忧什么,谁会拆散他们,他们究竟是谁?

    过了良久,二人才松开了彼此,老婆婆睁开眼睛,那里面晶莹闪亮,竟是那么动人,那是幸福的光彩,她在看着心爱的人。,看到那深情的眼神,丁老头越发觉得自己该好好保护好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她,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柔声道“不管那个小道士说的是真是假,为了以防万一,咱们要马上离开这里,婷妹,快去收拾一下吧!”

    老婆婆看了饭馆一下,叹息道“待久了真有点舍不得,唉!”

    丁老头也是一声叹息,道“我也是,不过没有办法。”

    老婆婆转身回到里屋,很快就又走了出来,只是手里多了一个不大的包袱,她无限留恋的又看了这个住了好几年的地方,可这个家显然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家了。

    丁老头的心情何尝不是这样,如果不是清岩的出现,他们还不会想到离开这里,拉着老婆婆的手,说道“好了,别再看了,以后还会有的。”

    老婆婆又看了一眼,这才恋恋不舍的和丁老头向外走去,丁老头说的虽好,可他们心里明白,以后既是再有一个同样的饭馆,这感觉却也不一样了。

    可就在二人刚刚走到门前还没有掀开门帘的时候,首先是丁老头的神色一变,随即老婆婆也是神情大变,丁老头伸出去掀门帘的手停在了半空,那一刻二人便如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身形一动不动,只是二人神情眼神突然现露出了惊恐慌乱之色,而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沉稳而又有力的声音“四师弟,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清岩出了饭馆后,他的心情不错。他可不知道刚才自己的生死就在丁老头的一念之间,能够知道泰山七子的名号已经让他很高兴了,当然他可没想去多管什么闲事,泰山剑派和丹凤轩可都不是好惹的,现在清岩就想到处玩玩,上回来兰州城只是在五泉山转了转,还有很多地方没去呢,记得大师兄说过,和五泉山南北对峙的是白塔山,清岩早想去了,现在时间有的是,清岩决定去白塔山玩玩。

    从五泉山看白塔山,两山的距离似乎不远,可有道是望山跑死马,想走着到白塔山恐怕也得大半天的时间,不过清岩已经不是上回来兰州城的小石头了,怎么也是身怀道法剑术的修真高手,更何况昨晚都可以御剑飞行了,这点距离已经难不到清岩了,他找了一处地势较高的位置,望着那笼罩在薄薄云雾里,隐约可见的白塔山,清岩就想运气御剑再度飞行,就在清岩凝神运气的时候,他体内的真气却有了变化。

    清岩一向是运用太清道力来御剑的,那股至清至纯的青色真气向来听话,称得上是随心所欲,可今天似乎有点不对,清岩运用真气御剑,太清道力没见动静,反而是沉寂已久的赤阳真气活跃起来,那赤红如火的真气便如一团火焰在清岩体内瞬间燃烧起来,赤阳真气突然活跃让清岩大感奇怪,可更奇怪的事还在后面,随着赤阳真气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在他体内狂烈燃烧,清岩只觉得自己的眉心越来越热,似乎所有的赤阳真气突然聚集到了那里,是那么那么热,就像是自己第一次帮赵大哥习炼阴阳和合的那种感觉,炽热无比的温度足以融化他的头颅,真的好热!

    这是怎么回事!自从习炼道法以来清岩还没遇到这种情况,赤阳真气虽然刚猛霸道无坚不摧,可也是很听话的,但今天确实有点不对劲,清岩浑身犹如火烧,眉心更是厉害,他尽量想把赤阳真气平复下来,可他清楚的感觉到那股如火焰般的真气依然受他控制,可这眉心就要被融化的感觉却怎么也退不下去,这是为什么?

    眉心!眉心!对了是眉心!虽然很热可清岩的脑子还是好使的,清岩忽然记起一事,赵无忌曾经对他说过的,自己的眉心可是聚灵珠待的地方,也就是赵大哥元神所在之地。清岩想到这里,不由的大喜,差点叫出声来,“难道是赵大哥已经出关了,这么快呀!当时不是说要三年时间吗!”“赵大哥!赵大哥!”清岩心里连叫了数声,可是赵无忌却没有反应,而清岩的眉心越发热了,清岩一愣,心道“赵大哥!你开什么玩笑,我可快被烧死了!”

    清岩叫的凄惨,可赵无忌依然没有动静,眉心继续加热,清岩现在知道这不是赵无忌在开玩笑,赵大哥应该还在闭关,可这眉心是怎么回事?就在清岩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眉心忽然一凉居然不热了,热烈的感觉瞬间消失了!清岩真是傻了,使劲摇摇脑袋还好没烧坏,可这算什么!

    清岩的眉心虽然不热了,可这赤阳真气还在不断的运行,虽然清岩对于赤阳真气的习炼没有对太清道力那么用功,可这赤阳真气似乎与生俱来就在清岩体内,与清岩的血脉呼吸早已融为一体了,它的进展速度绝不在太清道力之下,而且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永远要比太清道力强上一分,如火的真气在体内鼓荡,清岩正想用它来御剑,可没等他把紫心剑御起,就听一声清越的龙吟在清岩头顶响起,一道红光伴随着炎热的气息从上面散了下来,就像太阳突然落在了头顶一样,清岩大骇,忙抬头看去,看见头顶的情景,他脱口叫道“赵大哥你真的出关了!?”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