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闲事中(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其实没看见赵无忌出现,再说他也从来没见过赵无忌的真实模样,也就只见过一次赵无忌的画像,何况赵无忌肉身已毁他是见不到的。他之所以叫出赵大哥是因为他见到了赵无忌名动天下的仙剑―赤焰!

    清岩知道这赤焰剑可是与赵无忌元神相和的,没有赵无忌元神和赤阳真气的运用是不可能显出本体的,可现在赤焰剑出来了,就在清岩头顶六尺之处,通体红光闪动,还散发着炽热的气息,本来二尺八寸长的剑身竟似有丈许来长,清岩就像头顶一轮红日,整个人都沐浴在炎炎阳光之下,真是红光满面,一身正气!

    如果不是赵无忌御剑,赤焰剑怎会有如此情形,难怪清岩会喊出“赵大哥你出关了”这么一句话来,可是对于清岩的叫喊赵无忌没任何动静,清岩又喊了一声,还是老样子。清岩看着赤焰剑,一脸的疑惑不解,心道“赵大哥要是开玩笑也早该出声了,既然赵大哥没出关,这赤焰剑自己怎么就出来了,奇怪呀!”

    清岩可被这赤焰剑弄得糊涂了,不过糊涂就糊涂吧!赤焰剑能出来也是件好事,但自己也不能头上老顶着一个太阳吧!清岩心里刚这么想,就见头顶光芒一暗,跟着手里就多了一物,清岩先是一愣然后再看,这东西二尺八寸长短,色呈朱红,光华闪动,犹如一块红色水晶,清岩再仔细一看这东西竟然就是刚刚还在半空的赤焰剑!

    清岩骇了一跳,差点没蹦起来,手中的赤焰剑也差点被他脱手扔出,怎么会这样?赤焰剑怎么会听自己的指挥,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惊骇之余清岩想了又想,觉得只有一种可能,心道“原来赤焰剑不是赵大哥弄出来的,而是被我体内的赤阳真气摧动出来的,可这也不对啊,就是我会赤阳真气但没有赵大哥的元神,这赤焰剑也不该这么听话呀!”

    清岩看看赤焰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想不明白,可赤焰剑确实是实实在在已经在他手里了,掌心感受着赤焰剑温暖的温度,体内的赤阳真气更是汹涌蓬勃,清岩觉得自己和赤焰剑之间的关系居然和紫心剑一般无二,随手挥动,剑气便可透体而出,心意一动,赤焰剑上下飞舞无不如意,御气驱剑得心应手,就像当日赵大哥借用自己身体来御剑那么自然无比,看着随着自己心意正在上下翻腾的赤焰剑,清岩恍然有所悟,心道“恐怕是自己和赵大哥心意相同偏偏我又会赤阳真气,加上赵大哥好几次借用我的身体御剑对敌,赤焰剑早已分不出那个是赵大哥那个是我了,这几天我的修为到了可以御气驱物的地步,赤焰剑和赤阳真气互相激发,彼此引动,就这样它就不请自来了!”清岩觉得这个解释比较合理,而他想的也对,赤焰剑与赵无忌元神合二为一,而赵无忌的元神早与清岩心意相通,清岩早在不知不觉中和赤焰剑连在了一起,只是他以前没想过自己能御动赤焰剑罢了,清岩没这心意赤焰剑也就懒得动弹。而这两天清岩修为再进一步,已经可以御气驱物了,清岩可不知道在他睡觉的时候,他体内的两股真气就会彼此争斗一番,你来我往的运用紫心剑,那晚广闲就见到了那番景象,可广闲却不知道清岩体内还有一柄赤焰剑在那蠢蠢欲动,而清岩的赤阳真气早和赤焰剑打成了一片,两者禀性相和,遇到一起那真是如鱼得水,相得益彰。

    今天清岩想御剑飞行,没等太清道力有反应,早已等不及的赤阳真气就抢先一步而出,随着赤阳真气的运行,赤焰剑自然而然也就出来了,给了清岩一个惊喜。

    清岩当然惊喜,赤焰剑的威力他是见识过得,那是相当的厉害,既然赵大哥闭关用不着它那我就先借用几天,清岩觉得赤焰剑肯定是寂寞坏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急不可待的跑了出来呢!

    就在清岩和赤焰剑正玩的高兴的时候,赤焰剑突然光芒一盛,眨眼间就回到了清岩手中,似乎它收到了惊吓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清岩一惊,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赤焰剑,凝神四下查看了一遍,他知道赤焰剑跟随赵无忌多年早已通灵,不是普通仙剑法宝可以相比的,赤焰剑有此异动,肯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果然过了片刻功夫,清岩也感觉到了空中气息不匀有了波动,显然是有人御气飞来,心中赞叹“真不愧是赵大哥修炼的仙剑,竟老早就能察觉到有人来了!”

    虽然自己没什么敌人,但清岩觉得还是小心点好,先把本身气息身形隐藏起来,再抬头向上看去,就见在高约二百丈的空中正有两青两白四道光影急速飞过,那两道青光清岩很是熟悉,竟然就是今天遇到的两个泰山剑派弟子,而看那两道白光的速度应该修为不在他二人之下,恐怕就是丹凤轩的弟子了,只是看他们就要飞落在这五泉山,难道那个泰山剑派弟子,观日神剑玉华真人的四徒弟灵秀子竟然就在这里!清岩暗暗吃惊,心道“不会灵秀子就在五泉山上吧!”

    想到这里,清岩双眼一亮,把又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终于让他想了个明白,心道“不会这么巧吧,那个开面馆的丁大爷就是泰山七子中的灵秀子,难怪他对泰山剑派这么熟悉,还有对于玉华真人的那种崇敬仰慕之情,岂是普通人能有的,我真是个笨蛋,这么容易看出来的破绽我都没发现!”清岩暗骂自己一声,又想到了第一次来到饭馆时大师兄和丁大爷的对话,现在一想又是一个大悟“原来大师兄开始就知道这个丁大爷的底细了,大师兄真是厉害,一下就看出来了!看起来大师兄是知道这个灵秀子惹了什么祸,大师兄既然没点破也没有别的举动,最主要是居然也没和我说,这说明灵秀子不是个坏人,惹的祸应该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可既然不是坏事那灵秀子为什么隐姓埋名躲在这里不回泰山,他究竟惹了什么祸?还有那个老婆婆就更奇怪了,灵秀子是个道士,和一个老婆婆住在一起,难道这就是他惹的祸?!”清岩胡思乱想着,而那四道光影也正如他想的那样落在了小饭馆附近,看起来清岩真是猜对了!

    清岩看在眼里不禁为丁老头担心起来,虽然两人没什么交情,也就是吃了两次面,聊过一次天,可对丁老头的印象不错,说话豪迈爽快很对清岩的胃口。这一为丁老头担心清岩就忍不住有点想法,一有了想法就想有点行动!

    清岩要是知道自己无意的言语差点引得丁老头把他杀了,真不知道他还做不做得出以后的事。但清岩不知道丁老头曾经对他起过杀心,少年好事之心和好奇之心使他想知道这个丁大爷究竟是不是那个灵秀子,如果是,那他究竟做了什么错事?泰山剑派和丹凤轩会把他怎么样?怀着这么多的好奇心,年少好事的清岩不由得潜行隐踪,轻手轻脚的向饭馆所在的方向走去,手中的赤焰剑也跟着光彩黯淡把自己隐匿起来,静静地随着清岩去解开心中所有的疑惑。

    清岩深知前面的这几个人,包括丁老头和那个老婆婆都不是易于之辈,修为恐怕,不是恐怕,肯定都在他之上,自己要想不被发现可要小心又小心。就见清岩轻轻地穿行于树林中,小心翼翼的接近那个小饭馆,这片树林正好与小饭馆相对,林子里面本来的动静就不小,不容易引起注意,清岩就这样渐渐的接近了小饭馆,直到离小饭馆只有百丈的距离这才停了下来,清岩知道这是比较安全的距离,再往前自己很容易会被发现。清岩有自信百丈外能隐藏住自己的气息,现在就要找个好的观察位置了,左右一看正好附近有一个,清岩心道“这地方不错,就这了!”

    [bookid=1540725,bookna=《天风烈》]作者四自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