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闲事下(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那是一棵高高的槐树,足有二人和抱那么粗,树叶茂盛,枝节横生,整个树冠大小有三四丈方圆,在这里面别说躲一个人就是七八个也没问题。

    清岩决定上树藏着,主意一定便想飞身而上,可看看自己现在右手紫心剑左手赤焰剑,虽然是威风凛凛,气势不凡,但在上树时就不大方便了,紫心剑那是本来就有的,赤焰剑是突然来的,清岩一皱眉,心道“要是能把赤焰剑收起来就好了!”他心思一动,就觉左手一空,赤焰剑居然真的没了,同时清岩只觉眉心一热,显然是赤焰剑是回去了。清岩又惊又喜,心道“真是通灵之物啊!要是紫心剑有这么伶俐就好了!”他这心思一起,紫心剑似乎不愿意了,剑身微微一颤,紫芒一闪,看样子是表示抗议了!

    清岩差点没笑出来,低声对着紫心剑道“好啊!不服气了!没想到你还是个小心眼!嘿嘿嘿!”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笑了几声。

    赤焰剑既然回去了,空出一支手,这下方便多了。清岩不在耽误,飞身上了树,这树冠里空间很大,清岩找了个树叉一坐既舒服又稳当,这高度位置把小饭馆看得异常清楚,清岩心道“这地方真是不错,相必他们也发现不了我!”不过清岩也不敢大意,太清道力随心运起,真气流动在体外形成一个无形气罩,这不是用来护体的而是用来隔绝自己与外界联系的,可以不让别人轻易地发现自己,可以很好的隐藏起来自己的气息,这就是崆峒派的藏气之术。上次清虚就是凭借此术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峻极禅院圆通的神视。清岩现在修为不深,这藏气之术也只是初窥门径,比起清虚还是远远不如,但既是这样也是非同小可,清岩的气息现在是一丝也露不出去了。

    现在清岩觉得万无一失了,稳稳的坐在树上,透过树叶向小饭馆望去,虽然隔着百丈,可凭清岩现在的眼力耳力一切都能看得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四道光影早已落在地上,果然是两个道士和两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而丁老头和一个老婆婆也已经站在小饭馆门口,双方正在交谈。

    清岩也顾不上听他们说什么,先是看看这几个人长的什么样,首先就是泰山剑派的那两个道士,这二人看样子不过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一个身材高大,方面大耳,气势很是沉稳,另一个身形稍瘦一些,面容清秀,二人都是一身青色道袍,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做非绸非缎,青光闪闪,穿在身上更显出二人不凡的气质。清岩心中叹道“光看这身行头就知道泰山剑派要比我崆峒派有钱多了!名门大派啊!就不知道这谁是老三谁是老五!”清岩见这二人都是空着双手,身上也没见什么仙剑之类的东西,就知道人家修为已经到了炼器纳于神的地步,仙剑法宝已经和元神合为一体,动静由心,可比自己整天拿着紫心剑转来转去强的多得多。清岩心里一凛,眼神不敢在二人身上多停留,知道这种高手对于外人目光极为敏感,自己盯的时间长了说不定就会被人发现。清岩再看那两个白衣女子,这一看清岩不禁一皱眉,心道“怎么都是一个模样!”原来这二个白衣女子虽然都长的面容秀丽,身形纤瘦,婀娜多姿,不过二十左右的年纪,可都是一脸寒霜,面无表情,真是艳如桃李,冷若冰霜。虽是和泰山剑派两个道士同来的,可彼此间的距离却是拉的很远,真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清岩暗道“难道丹凤轩的人都是这么冷冰冷的?这副样子怎么嫁人!”

    清岩不知道他这么想想可以,可要是当着丹凤轩的弟子说这样的话,那真是引火上身,说厉害点就是活的不耐烦了。原来丹凤轩自创派以来,从来没有收过一个男弟子,门中上下都是女子,而且都必须是纯阴之质的处女,因为丹凤轩的修真心诀名为广寒阴功,这种功诀是至阴之功,非纯阴女子不能修炼,也只有纯阴之质才能把广寒阴功修炼到极致,而丹凤轩弟子在入门之时更是向祖师发过血誓从此以后不动情念。丹凤轩挑选弟子十分严格挑剔,对于弟子的资质要求极高,丹凤轩虽然弟子人数也就数百之众,可一直都是天下修真大派的翘楚,千百年来丹凤轩的女弟子都是美丽而又异常冰冷的,如果门下弟子一旦违反门规动了之念于人,那将会受到的惩罚是不敢想象的,一身修为被废不说,还要终身困于南海的一座孤岛之上悔罪思过而和丹凤轩有瓜葛的男子更是悲惨,死是肯定的,可死之前受的罪是极度残酷的,真是生不如死。据说丹凤轩立派初时还有几个耐不住寂寞的弟子与人私奔或者有了私情,最后触犯门规的这些弟子或死或被关了起来,那些男子自然都难逃一死,世人见到丹凤轩的厉害后,还有哪个男人敢去招惹丹凤轩的弟子。近几百年了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丹凤轩弟子有触犯门规的,也没有男人受到丹凤轩的追杀了。

    清岩不知道丹凤轩的厉害,只是奇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何都是这个模样。再看这两个丹凤轩的弟子也是身无寸铁,这修为也是可想而知的。

    看完来的四个人,清岩的眼睛自然转到了丁老头和那个老婆婆身上,丁老头神情严肃,人虽没变可隐隐透露出的气势竟是极为强悍,他正在对那个身材高大的道士说话,清岩也没细听就又向那个老婆婆看去,老婆婆头发花白,一脸皱纹,看起来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婆婆,可清岩发现这老婆婆眼里也是精光闪动,真是神清气足,哪像个六十几岁的老人,清岩心道“丁老头和这个老婆婆掩饰的真好,想必是被人发现了这才气势外放,不再收敛。这等修为可是高明的很啊!”

    现在的情形就是丁老头正在和那个身材高大道士说话,清岩也开始凝神细听,就听丁老头正讲到“三师兄,既然你来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和婷妹是不可能分开的,你和五师弟打算怎么办?”

    清岩一听丁老头这么讲,就确定了丁老头的身份,果然是泰山七子中的灵秀子,那个身材高大的道士就是灵定子了。另一个自然就是灵华子了。灵定子对于灵秀子的话并不感到意外,他先是看了一眼那两个一直不说话的丹凤轩弟子,才道“四师弟,事情说不定还有回转的余地,何况你问我这些也是无用。你还不知道吧。这次并不是我们发现你的行藏,而是丹凤轩的人。”丁老头也就是灵秀子显然一愣,他知道丹凤轩虽是修真大派不假,可是在势力绝没有泰山剑派大,要说找人的话应该是泰山剑派最有可能找到他们,可他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丹凤轩的人快了一步。灵秀子也是不由得看了那两个丹凤轩弟子,又和他身边的老婆婆对视了一下,他见老婆婆眼中也是惊奇异常,就对丹凤轩弟子道“原来如此,只是不知两位师姐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那两个丹凤轩弟子并不理会灵秀子,却是几乎是同时盯住了那个老婆婆,其中一个冷冷的道“六师妹,为什么你不问问我们!”

    此话一出,最为吃惊不是别人正是远在槐树上偷看的清岩,六师妹!这老婆婆竟是丹凤轩的弟子,清岩差点没一个跟头摔下树,灵秀子居然和丹凤轩的弟子住在一起,清岩顿时明白了,灵秀子是惹了什么祸,原来是灵秀子这个道士拐带了人家丹凤轩的弟子,现在人家丹凤轩找上门来了,难怪凭着玉华真人都不能保全灵秀子,这事情是不大好办呀!

    清岩虽然不知道丹凤轩的规矩,可他明白什么叫做私奔,灵秀子和丹凤轩弟子显然就是背着自己师门偷偷跑了出来的又住在一起,这不是私奔是什么!

    清岩明白了这些,觉得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这毕竟是人家两个门派的之事,两派弟子私奔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闲事自己还是少知道为妙,想到这里清岩就想马上离开,可等清岩想要走,他却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清岩要下树,可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活动了,惊骇莫名之下,忙查看体内真气,竟也是一样运行不动,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能动弹了,就在清岩惊骇不定,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怎么要走了,精彩的还在后面呢!难道不想再等等吗?”

    [bookid=1540725,bookna=《天风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