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寒冰(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这声音低而柔轻而脆,就如一个好朋友在耳边细语,说悄悄话一般,可清岩在惊慌失措之时听到这种声音不啻是数百个惊雷同时响在耳边,直震的他眼前一黑,险些昏了过去,心里顿时明白自己浑身动弹不得的原因了,就是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被人制住了,是有人悄然无声来到自己身后,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把自己给弄得四肢无力,真气停滞,可他这究竟是谁?

    身在此境不由得叫清岩心里发苦,心道“以前听刘胖子说什么多管闲事多吃屁,还觉得他是胡说八道,今天可是在自己身上应验了,可我还没有管闲事,就只是看了看而已,没想到这屁就吃了一肚子。真是倒霉!”现在受制于人,清岩也没心情听和看灵秀子他们在做什么了,只是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自己身后,他定定神,涩声问道“你是谁?”

    来人也很奇怪虽然制住了清岩,可并没有封住清岩的嘴,听清岩很不甘心的问话,他轻笑一声,声音也是极低,不过清岩还是听得很清楚,“我是谁,一会你就知道了,现在我问你,你是谁?”

    那人说的清楚,可清岩心中更是惊骇,虽然那人就在自己耳边说话,可是自己根本感觉不到他的存在,只听到他的声音,感觉不到其他,什么呼吸心跳体温统统感觉不到,对了清岩唯一能感觉到的除了这人的声音就只有闻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那香气很淡很淡,不是清岩现在感官敏感程度超于常人十数倍,这丝香气他是闻不到的,那香气似兰似梅,清幽淡雅,香气虽淡却是沁人肺腑,清岩没有回答那人的问话,反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鬼使神差的说了句“好香啊!”

    那人没料到清岩会在身处险境,受制于人,命在旦夕之时说出这么一句话,按他所想清岩就是不大声求饶也得老老实实回答自己的问题,可清岩的回答竟是一句“好香啊!”真是让他哭笑不得,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清岩说完,等了半天也没听见那人的动静,就道“怎么你没闻见吗?真是好香啊!”说完又深深的吸了口气,这香气似乎怎么闻也闻不够,清岩甚至觉得自己有点闻上瘾了完全完了自己现在的情形。

    那人总算明白了这个小道士是个什么人了!就是个缺心眼,真是不知死活,说话更是不知所谓,心道“小道士如此不知死活,我就给你点厉害尝尝!”说话声音立刻一冷,虽然依然低而柔轻而脆,可温度突然急剧下降,那声音变得和万载寒冰一样,冰冷酷寒直入清岩耳中,清岩顿时有了感觉,感到自己身后却是有东西,但绝不是人,那是块永远不可能融化的冰,不!是比冰还要冷的东西!散发着透入骨髓的寒冷,那声音就是可以冻结一切的寒风吹入了自己的耳中,虽只是那几个字,可已经把清岩冻了个够呛,那人还是问道“告诉我,你是谁?”

    清岩身体不能动,真气不能行,现在的他比普通人强不到哪去,加上这人有意给他苦头吃,就觉得体内竟有一股无比寒冷的真气在四处游走,那股真气走过的地方瞬即就会把血液凝结成冰,寒冰冷气片刻就把他冻得血液凝结,浑身上下竟然瞬间就起了一层薄薄的寒霜,清岩被冻得上下牙直打架,连哆嗦的力量都没有,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来,颤声道“好…冷…冷…啊!”

    那人冷笑道“知道冷了!叫你以后再敢胡说八道,说,你是谁?”

    清岩心里委屈的不得了,心想“我胡说什么了,不就是说了两句“好香啊!”这也惹到你了,你究竟讲不讲道理!”心里这么想他可不敢这么说,这人要是讲道理,就不会把自己冻成冰棍了,一想到冰棍清岩想到了一件更为可怕的事,“不会这么倒霉吧!看这冷气森森的功法,该不会是阴山派的元阴剑气吧,难道是郭云杰的同门来找我报仇了!”清岩想到了死在赤金镇的阴狐郭云杰,那挥手就能弄出偌大冰墙的元阴剑气他可是深有体会的,如果这人不是阴山派的高手,谁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可阴山派的人怎么会找到自己,郭云杰的死只有自己和赵大哥知道,阴山派又从那知道的?清岩立刻把那人和阴山派联系在了一起,而且越想越觉得自己猜的不错,最后又想“这次真是完了,要给郭云杰偿命了!”

    那人问了清岩后,等了半天也不见清岩说话,又道“别装死,我出手有分寸,你还死不了,快说你是谁?”

    清岩心道“既然这样了,说就说吧!”就忍着寒冷,颤声道“我是…崆峒…派…派的…道士…叫…清…岩!”这句话说的可是辛苦异常,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清岩说完,那人道“崆峒派的,清岩!是真的?”

    清岩实在是没力气说话,此时他身上早已是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觉得自己的两个嘴唇都已经被冻住了,听那人问,勉强的点了一下头,其实就是那么一颤,还好那人懂得他的意思,说道“算你聪明,没有说谎,你身负太清道力而且火候不浅,确实是崆峒派的弟子,你叫清岩,清虚是你大师兄吧!”

    清岩身体虽被冻住可神智还是清醒的,心道“好啊!你什么都知道了还来问我,这么狡诈!”他也懒得再说,他其实也说不出话了,还是那么一颤。

    那人又问“这么说你是广闲新收的三徒弟了!”

    清岩心道“阴山派的人对我们崆峒派倒是挺了解的。”他又是点头。

    那人看清岩做事干脆,就道“既然你是崆峒派的弟子,又是出家人为何躲在这里窥视别人的,你不知道你已经犯了大忌了!”

    清岩听他如此说,心道“难道他不是阴山派的弟子,听他说话的口气似乎是泰山剑派弟子或者是丹凤轩的人,难道他对我施展的不是元阴剑气?”一想这人不是阴山派的人,清岩心里一定,不是敌人就好说了,可他刚想到这里,那人接着说的话又把他打入了地狱,就听那人道“你可知道偷窥别派的后果吗?”

    清岩哪能知道,不过现在他已经尝到所谓的后果,都快被人冻成冰棍了,这还不够吗?

    那人知道清岩现在是说不了话,点不了头,就续道“你入门尚浅,恐怕广闲还没告诉你,那我就告诉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是刺聋双耳,割去舌头,挖去双眼,剁去双手,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清岩若不是被冻住,听了这话恐怕已经是一身冷汗,身如筛糠了,刺聋双耳,割去舌头,挖去双眼,剁去双手,这人还有法活吗,还不如死了算了,清岩心惊胆寒,虽是浑身无力,可也不由得打了个颤,那人看清岩吓成这样,跟着又道“就是让你看不见,说不出,听不到,写不成,你明白了!”

    明白!清岩很明白!可越明白可就越心寒,本来浑身已被寒冰裹住,已经冷到了极处,可现在被人一吓,清岩觉得自己五脏六腑也已经成冰块了,真是一个透心冰凉的大冰棍了!心道“本以为不是阴山派的人自己还能活命,可现在还不如遇到阴山派呢!”

    那人见清岩没了动静,知道清岩已经被吓得差不多了,微微一笑,自然清岩是看不见。

    清岩虽然死了活命的心,可是鼻子依然非常好使,老闻到那股让他上瘾的香气,很奇怪的是,清岩觉得寒气这么盛,可那香气似乎越发浓烈了,清岩现在想的居然是这股香气是从何而来的,真是好香啊!清岩心里发出一声赞叹。

    清岩闭目等死,不等死怎么办!清岩也试图运气脱困,可真气停滞不动,似乎一样也被冻僵了,清岩暗叹,知道自己没有警惕之心,大意的让人家轻而易举把真气侵入体内,这让外人的真气进入身体,只要人家修为比自己深,自己就是修为再高也是无能为力,他的生死就在人家掌握之中了!

    清岩不在说话当然他也说不了话,而那人似乎正在注意小饭馆那面的动静,也不再折腾吓唬清岩了。清岩等了半天,也不见这人刺自己双耳,割自己舌头,挖自己双眼,剁自己双手,就又睁开眼睛,可发现自己眼前本来结成的冰块竟然消失了,而他正看到灵秀子和那个老婆婆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清岩好奇心真是不小,顿时忘了自己的处境,只顾着看那边发生的事情了!

    各位觉得好看就别忘了收藏推荐,多谢多谢,很是感谢!!!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