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赤焰火龙一(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求不得!听着清岩说出这样的话来,百里冰微微吃了一惊,道“你小小年纪居然会有如此感喟,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懂什么是求不得吗?”百里冰确实有点怀疑。

    清岩道“我怎会不懂,你问我懂不懂,我倒要问你们懂不懂!你看好好的一个家,就要被你们拆散,你们的心真是狠啊!你看那个孩子才几岁,就要没了爹爹!灵秀子究竟做错了什么,就要失去性命!胡婷婷更是凄惨,恐怕就要没了丈夫,失去孩子了!他们求得只是阖家平安,平平淡淡的生活,可就连这个他们也求不得!你们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清岩语气平淡的质问百里冰,而百里冰听了后却没生气,沉吟了一会,才道“胡婷婷既是丹凤轩弟子就应该知道动了情的后果,她入门之时就曾立过血誓,就知道身为丹凤轩弟子是不能有情爱,她既然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这难道也是我们的错吗!”

    清岩却道“立过血誓!我问你她入门时几岁?”

    百里冰一怔,道“六岁吧?”她心思一动也明白了清岩问这个话的意思。

    清岩哂笑道“六岁!恐怕和这个孩子差不了多少吧!你觉得这么大的孩子知道什么是情爱吗?就是出了家尼姑都能还俗,你们丹凤轩怎么这么不近人情!”

    这恐怕是有人第一次敢这么对百里冰说丹凤轩不近人情,而且也是一个男人,哪怕就是一个普通丹凤轩弟子面对这样的言语早也就拔剑相向,甚至是杀之后快了!可百里冰没有动怒,而是轻叹一声,道“这种话以后你还是少说为妙,今天你是遇到我,如果换了别人你可就危险了!”

    清岩见她居然不反驳自己的话,反而还告诫自己,他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知道百里冰是在为他着想,更知道百里冰不是在吓唬自己,眼前这几个丹凤轩弟子自己都不是对手,这时他觉得百里冰是把自己当成朋友了,心里甚是感激,嘴上可是不说,只是又问道“不说就不说!我就想知道你们会拿这个孩子怎么样,不会也要把他…”清岩不愿合不敢再说下去。

    百里冰自然明白他的意思,道“我也不知道,把孩子找出来,然后带回丹凤轩,这都是掌门的命令,至于其他的事情就看掌门的意思了!”

    清岩看看灵秀子一家三口,心中更是酸楚,又听百里冰如此说,知道这一家人真是凶多吉少,就道“你就不能帮帮他们吗?”

    百里冰闻言一愣,她没想到清岩能说这句话,略一沉吟后,她道“我和胡婷婷是在丹凤轩一起长大的,感情一直很好,我一直就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妹妹,说不想帮她那是假话,我此番来就是劝她不要做出傻事,否则来管宁她们三个就已足够,何须我来!可你要帮她我确实无能为力,别忘了我也是丹凤轩弟子,难道你也要我背叛师门吗?”

    清岩没听明白她的话,问道“做出什么傻事?我不大懂。”

    百里冰叹道“他们就要做了,你自己看吧!”清岩一惊,忙向那边看去,这时事情果然有了变化。

    胡婷婷抱着儿子轻声哭泣,灵秀子脸色惨白,早已没了半点生气,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如死了一般。

    灵定子和灵华子心里也是难过异常,眼看着亲如兄弟的师兄就要遭受大难,可他们却是无法相助,彼此对视一眼,俱是一声长叹,真是无话可说。

    管宁神情冷淡,只是冷眼看着胡婷婷,就这样过了很长时间,她抬头看看天色,似乎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道“胡婷婷,我们该回去了!”

    声音不大,却让胡婷婷和灵秀子身子同时一震,胡婷婷紧紧抱着孩子,看着管宁道“三师姐,我的孩子怎么办?”那个孩子也感觉到了娘亲的害怕,吓得收住了哭声,只是睁着眼睛看看娘然后在看看自己的爹爹。

    管宁冷冷的道“自然是一起回丹凤轩,不然这么辛苦找他出来干什么!”

    胡婷婷和灵秀子虽然早就知道这个答案,可听管宁说了后心里仅有的那份希望被打了个粉碎,脸色更是苍白,同时看着儿子,看见儿子那张惊恐万分的小脸,二人真是心如刀割,心里想道“难道真要把儿子交给丹凤轩吗?”二人看看对方,夫妻心意相通,都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各自下的决定,微微点点头,脸色反而刚才那样苍白了,甚至都带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管宁身为水清的三弟子,一身修为岂是寻常,一看他二人神情,立刻感觉到了事情有了变化,不过她依然面无表情,只道“你们想好了!”

    胡婷婷和灵秀子没想到管宁感觉敏锐到了这等地步,分明已从自己二人的神情察觉到了异常,心下骇然,可这决心已下,就是管宁再厉害十倍,他们也顾不了那么许多了,胡婷婷语气坚定的道“各位师姐,请恕小妹不能从命了,本来我和灵秀已经打算以死来谢师恩,灵秀死我也不能独活,可是为了辉儿,我们不能让辉儿也去丹凤轩,如果辉儿是女孩子也就罢了,可他偏偏又是个男孩子,丹凤轩内没有三尺童子,这孩子去了后还能活吗?三师姐你告诉我,辉儿还能活吗?”

    听着胡婷婷近乎哀求的话语,管宁神情不变,依然冷冷的道“不知道!”

    胡婷婷凄苦的一笑,道“各位师姐,我已经是个母亲了,我不可能明明知道那是条死路,还要让自己的孩子去送死,我和灵秀死没有关系,那是我们罪有应得,可是辉儿还小,他什么也不知道,我怎么忍心也让他去死,我真的做不到!”

    灵定子和灵华子听胡婷婷这么说早已动容,可丹凤轩的三个弟子神情不变,也只有李玉晴微微闪过一丝黯然,再听管宁又道“那么你想怎么样?”

    胡婷婷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小脸,缓缓的道“我们只求各位师姐放过这个孩子,别把他带回丹凤轩!只要各位师姐答应,我和灵秀马上自刎谢罪于此,让各位师姐对师父有个交待!”

    那个孩子也知道自己的爹娘似乎就要离开自己了,顿时大哭起来,边哭边喊“娘,爹,我要跟你们在一起,你们别不要我,辉儿以后一定听话,辉儿要和你们在一起,你们别不要我了!”

    胡婷婷已经泪流满面,听着儿子的哭声,她就是再坚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作为母亲就是她的道法修为再高也抵不住自己儿子无比揪心的哭声,她现在只是一个母亲一个普通的女人。

    可就是这些也无法感动丹凤轩弟子那颗被万载寒冰冻结了的心,虽然眼前的这个女子曾经是她们的师妹,虽然她们曾经有过深深的姐妹之情,虽然她们也是女人,可是管宁的一句话彻底把胡婷婷和灵秀子推上了绝望,她道“就是你们死了,这个孩子也要带回丹凤轩,因为这是师父的命令!”

    胡婷婷和灵秀子神情绝望到了极点,可是泪水却已经停了下来,轻轻的把儿子拉到身后,胡婷婷和灵秀子同时上前一步,这时久不开口的灵秀子说话了,他再不犹豫,语气决绝的道“既是师命难违,各位师姐我们夫妻只好得罪了!出手吧!”

    灵秀子话音刚落,就见碧绿光芒闪动,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碧光灿灿,绿气萦绕的仙剑,而灵秀子周身已被碧绿色的剑气笼罩其中,他神情肃然,凝神御剑。

    “碧水剑!”管宁低声喝道!她那平静如水,寒冷似冰的玉面这才微微有了变化,双眼精光一闪,直直看向胡婷婷。

    胡婷婷迎着三师姐的眼神,没有任何的退让,就在管宁看她的时候,她的手中也多了柄通体雪白,晶莹无暇的仙剑,森森寒气自剑身透出,与碧水剑的青绿色剑气相映相和。

    “冰魄寒光剑!”灵定子与灵华子同时叫道。

    管宁看出胡婷婷心意已决,不过还是问了一句“胡婷婷,你真的要动剑?”

    胡婷婷道“如果三师姐肯放过我的孩子,小妹定用此剑谢罪!”

    管宁摇头道“这我做不到,胡婷婷,出剑吧!”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