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金城之内一(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道士叔叔,你笑什么呀!怎么这么傻!”还是辉儿敢说实话,如此直接的问清岩,丁灵秀忙喝道“辉儿,你怎么说话的!”被父亲喝骂,辉儿感到很委屈,低声道“我有没说错!”丁灵秀皱皱眉,还想再说什么,清岩忙道“不怪辉儿,我有时候就喜欢傻笑傻笑,嘿嘿,傻笑!”说到这里,清岩又忍不住傻笑了一下。

    丁灵秀和胡婷婷被清岩逗的一乐,辉儿更是兴奋,叫道“道士叔叔,你可真好!”被辉儿夸奖的清岩,心里却是一阵苦笑,“唉!傻笑,傻瓜!”想起百里冰轻声低语说自己是个小傻瓜的情形,他的心里不禁微微一热,不知道何时才能在听到她的声音,清岩突然很想很想百里冰。

    “清岩,既然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我们走吧!”丁灵秀道。

    清岩收回神,道“你们不用再拿别的东西了,我可以帮忙的!”他见只有丁灵秀身上背了个不大的包袱,就问道。丁灵秀摇摇头,道“这里没什么东西,如果可以我倒想把这里的一切都带走,只是我们修为再高也做不到!”他说的一切是这五泉山的风景,毕竟在这生活六年,那是平平静静,安安定定的六年,要他们突然舍弃这些,真有点舍不得。胡婷婷的神情也是如此,同她的丈夫一样,她也舍不得这里,可没有办法他们必须要离开这里。唯有辉儿双眼兴奋的都发了光,也不知道他想什么,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事情,而且还一直看着清岩,似乎与清岩有很大的关系。清岩没注意辉儿,他很理解丁灵秀夫妻此时的心情,就宽慰他们道“我带你们去的那个地方也很不错,你们一定会喜欢的,而且…咦!”清岩说时还四下看了一遍,忽然发现自己身处之地有些异样,就惊呼一声。原来清岩发现自己脚下是条宽约一丈,与丁灵秀的面馆相连的小路,有条路不奇怪,可三天前清岩上树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脚下的这条路,清岩又看了那棵大槐树,又看看树的四周,确定自己一直所在的位置没有变,只是多了一条路,一条宽一丈,长达百余丈的路。

    “这可奇怪了,丁大哥这条路是怎么来的?”清岩指指自己脚下。丁灵秀奇道“怎么你不知道!”清岩更是奇怪,道“知道什么?”不等丁灵秀说,辉儿已经兴奋的叫道“道士叔叔,这条路可是那条火龙烧出来的,就是那天那条火龙!在天上飞来飞去的火龙!真漂亮啊!”辉儿的神情十分神往,看样子他恨不得自己也有一条那样的火龙。

    火龙!飞来飞去的火龙!怕清岩不清楚,丁灵秀还解释道“就是赵剑王的赤焰剑!”清岩怎会不知道,那条火龙就是他放的,只是眼见一条路竟是自己开出来的,清岩一时间真有点接受不了,“就那么一剑,这路就出来了!”清岩带着不信的口气说道。丁灵秀正色的道“逍遥剑王的赤焰剑是由万年火晶所炼,本身就具有极强的火性,再加上那至阳之极的赤阳真气摧动,一剑斩出其威力之大实是不可思议,这就是赵剑王名动天下的赤焰斩!”

    “赤焰斩!”清岩头一次听说这个词,以前赵无忌可没给他讲过。“不错,赤焰斩火龙诀!是赵剑王的两大绝技,这赤焰斩一斩之势真是至阳至刚,霸道绝伦,可谓是无坚不摧,可以说能在赤焰斩下全身而退的人没有几个,前些年,华山派的补天剑欧阳剑就是接住了赵剑王的一记赤焰斩后名声又涨了几分。”丁灵秀不无赞叹的道。

    这件事清岩听木心说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学赵无忌这招剑式竟有如此大的威名,赤焰斩!听听这名字就够威风的,心里不禁埋怨赵无忌起来“赵大哥也是,这么厉害的剑招也不好好教教我,还让我无师自通,真没义气!”埋怨归埋怨,他一想自己一剑斩出就弄出一条路来,不由得暗暗得意,心里又想“真不知道自己都厉害成这样了,难怪冒充赵大哥都没被他们发现。”可丁灵秀后来的话把他的得意之心打击了一下,丁灵秀道“不过赵剑王这次施展的赤焰斩似乎是未尽全力,看样子是对百里冰手下留情了,否则以他的修为这一剑下去,岂止是树木尽毁化为灰烬,恐怕这地上也要被他的斩出条鸿沟来!”清岩闻言也想起当初在祈连山内赵无忌的那一剑,当真是裂地融岩,威猛之极,可那时的赵无忌功力恢复才只有三成,明白自己的修为还差的很远,得意之情就淡了很多。

    听丁灵秀这么说,就知道他们与世隔绝不知道赵无忌遭遇九天雷劫这件大事,清岩道“手下留情就对了,赵剑王和丹凤轩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吓唬吓唬就行了!”丁灵秀点头道“应该如此,可如果不是赵剑王,丹凤轩的百里冰也不是这么容易妥协的。”胡婷婷接道“是啊!百里师叔的修为深厚,身上的法宝也多,如果不是赵剑王的出现和帮助,我们此时已经到了丹凤轩了!”清岩本想问问胡婷婷百里冰的事,可一想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他心里有鬼,怕问多了胡婷婷起疑,知道了自己和百里冰的关系,就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只道“大嫂,说实在的,你的那个百里师叔确实厉害,随便一出手就把你和丁大哥给制住了,对了,她用得是什么法宝?”这是明知故问了。胡婷婷道“那叫天罗,也称六巳潜形丝,施展时无声,无息,无形,让人防不胜防,一旦受制真气涣散,元神萎顿,当真厉害的很!”丁灵秀也道“这门法宝确实难防,我输的也算不冤!”胡婷婷听丈夫这么说,就道“你可别不服气,百里师叔就是不用天罗,你也不是对手,你输的就是不冤!”她就是离开丹凤轩,这心还是一直向着师门。丁灵秀忙道“那是自然,我也没说别的呀!”清岩看了就笑道“丁大哥,原来你也怕老婆呀!”丁灵秀夫妻听清岩这么说,都觉得守着清岩的面打嘴仗有点不好意思,略有点尴尬,倒是辉儿道“道士叔叔,你说对了,我爹可怕我娘亲了,以前…”他还想告诉清岩别的,却被胡婷婷捂住了嘴。

    清岩暗笑一声,脸上却是很平静,说道“丁大哥,你刚说的火龙诀那又是什么?”丁灵秀明白清岩是有意岔开话题,就道“那是赵剑王的御剑心诀,剑气婉转,如飞天神龙,烈烈炎光,似焚天之火,那天盘旋在空中的如火剑气,就是火龙诀!”

    清岩喃喃的道“火龙诀!这倒是形象的很呀!”他说完,辉儿掰开他娘的手,又道“等我长大后,我也要弄条火龙!”清岩笑道“好啊!你让你爹教你就行了!”辉儿一听,却是没了精神,很难过的道“爹不教我,娘也不教我!”清岩一怔,询问丁灵秀为何,丁灵秀叹道“清岩有所不知,泰山剑派的心诀是不能随便传授的,虽然辉儿是我儿子,可他毕竟不是泰山剑派的弟子,只有经过师门同意我才能传授辉儿,可我现在这个样子,这事又怎么可能!你大嫂也是这样,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清岩听了后道“是这样呀!这可是个麻烦事!”他看辉儿眼看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就安慰道“辉儿别难过,叔叔给你想办法,等到了崆峒山我给你找个师父,保你学会放火龙,我保证!”辉儿一听,立刻高兴起来,道“真的吗?道士叔叔你可别骗我!”丁灵秀和胡婷婷也觉得清岩说的太过随便,拜师学艺可不是小事,丁灵秀就道“清岩,此事…”清岩却很肯定的道“丁大哥,我不是随便说的,你们放心好了,只要你们愿意其他的都好说!”丁灵秀听他说的这么有把握,心里一动,就道“不会是要辉儿入崆峒派吧!?”胡婷婷也是这么想,秀美可是一皱,当母亲的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出家当道士。清岩却道“入崆峒派可不是我说了算的,这事以后再说,不过辉儿你放心,我肯定不会骗你!”丁灵秀夫妻听清岩的意思似乎不是叫辉儿入崆峒派还有别的途径,而辉儿可不管那么多,只要能学就行,别说当道士就是做和尚他也愿意,他不过五岁懂得什么。清岩接着道“丁大哥,没别的事咱们就走吧。”丁灵秀道“走之前我们还要进城一趟,清岩你和我们一起去吧!”清岩道“去兰州城啊!好啊!丁大哥,你们还要干什么?”丁灵秀看了辉儿一眼,道“这就要问他了!”

    推荐收藏,大家可别客气呀!!!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