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金城之内三(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丁灵秀早已听得店外有人,原以为是个路人或者食客,可这人来到店外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显然不是来吃饭的,他又见店里的伙计听得这个声音,脸上的神情却是又惊又怒,都有忿忿之色,心里颇觉奇怪,就见店里的帘子一掀,走进一个人来。

    来人四十左右的年纪,紫红色的脸庞,浓眉巨眼,钩鼻啄嘴,身材也算上魁梧,穿着一身酱紫色的衣衫,进的店里看看里面的情形,鼻子里又重重的哼了一声,指着一个伙计,很不客气的喊道“喂,小子,唐老头呢?叫他出来!”说完,拿眼又扫了一下清岩他们所坐的地方,见似乎是一家四口吃饭也没放在心上,只是见胡婷婷虽是布衣荆钗,可容貌秀丽绝伦就多看了几眼,嘴里不禁嘀咕了一声,声音虽低,可丁灵秀,清岩,胡婷婷都听了个清楚,只听他说道“好俊俏的娘们,真可惜了!”丁灵秀闻言暗骂“不知死活的东西!”清岩却是嘿嘿一笑,继续和辉儿玩闹,胡婷婷的脸色微微一沉,不过没有发作,如果换了以前这人对她说这种话,这人也不知道立刻要挨多少嘴巴子,最后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人哪知道这几个都不是善茬,还好他也只是说了一句,便再也没有太过分的行为,转过头又对那些伙计大喊道“耳朵都聋了吗!快叫唐老头出来!真他妈的费劲!”那几个伙计被他如此喝骂也没有还口,其中一个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就进了里屋,剩下的几个伙计也不干活了,站在一起就和来人瞪着眼,那人看这架势,就冷笑道“怎么!不服气,就凭你们几个还想跟刘二爷我较劲不成!一群兔崽子,我呸!”说着就吐口浓痰在地上,真是又恶心又嚣张。

    这位自称刘二爷的人如此做派实在欺人太甚,清真饭馆十分讲究卫生,他这口浓痰一吐,那几个伙计中的一个就有些忍不住了,正想动手却被其它几个拉住了,看起来这位刘二爷很有来头,让人敢怒不敢言,什么气都要忍着。这刘二爷自然看见了伙计们的动静,他虽是孤身一人可一点也不害怕,两只大眼凶光一露,恶狠狠的道“还真有不怕死的,你们别拦着,二爷我就成全了他!小兔崽子!反了你了!”他刚说完,就见从里屋走出来二人,一个是刚进去的伙计,另一个是五六十岁的老者。

    这位老者头上没有戴着白色圆帽而是围着白布,花白的胡子,高鼻深目,很有威严,气度从容,刘二爷见这位老者出来,嚣张神态略微一收,说话也就客气了点,拱手说道“唐老板,你总算出来了!上次说的事你想好了没有,我大哥可等着有点急了!”

    唐姓老人就是清香斋的老板,名叫唐中川,他听得伙计说这个刘二爷来了,就知道有麻烦了,听刘二这么问,他道“刘管事,这事老朽实在是不能答应,这清香斋乃是祖宗传下来的,我不能让它在我手里丢了!你请回刘管家的话,就说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

    刘二听他这么说,皮笑肉不笑的道“唐老板,虽说清香斋是你老祖宗留下来的,可是你看看,清香斋这几年的生意可不怎么样啊!一天能有几两银子进账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大哥也是一番好意,一万两白花花的银子买你这个破店也是便宜你了!你可别不识好歹,我劝你还是再想想。”语气带着威胁的味道。

    唐中川不卑不亢的道“刘管事说的对,一万两银子诚然不少,清香斋的生意确实也很淡,这是老朽经营无方,可再怎么样,这祖宗的基业我是不能卖的,如果卖了,老朽岂不是成了不孝子孙!这店我是万万不能卖的!”语气也是很坚决。

    刘二被他回绝后,也不生气,只是冷冷的一笑,道“唐老板,我大哥知道你舍不得这份祖业,说实在的这清香斋在兰州城里也是老字号了,说卖了真是有点可惜。我大哥来时也交待我要和你好好商量,如果你唐老板不卖这店也行,我们也不强求!”

    唐中川闻言不喜反惊,刘二和他大哥是什么人什么德性他可清楚的很,决不可能这么好说话,后面肯定有话,他也不接话等着刘二再说。果然,刘二接着又道“我大哥从来不强人所难,唐老板,你的店不卖也行。我大哥有个主意,既可以叫你不卖店也不伤我两家和气。你愿不愿意听听?”唐中川心道“果然如此”淡淡的道“老朽愿闻其详。”刘二诡秘的一笑,道“我大哥的主意其实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合作”。”唐中川皱皱眉,一捋胡子,道“合作?怎么合作,老朽不明白。”刘二清咳一声,又打量了一下店,才道“唐老板,按说清香斋既是金城老字号,又处在这城里的繁华地段,而且你这里的牛羊肉也是本地双绝,说的上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是有口碑有口碑,要什么有什么,可你说为什么清香斋的生意偏偏就不行了呢?”唐中川弄不懂刘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道“不是说了吗,是老朽经营不善,以至于此。”刘二听话大摇其头,连说“错了,错了!”唐中川看刘二那头摇来晃去心里就有气,也不再问。

    却听得有个清脆的童声,异常响亮的说道“道士叔叔,他的头就像我的拨浪鼓一样,摇的可真有劲!你看真好玩!哈哈哈!”唐中川刚才从里屋出来没注意店里还有客人,寻声看去才发现还有一桌客人吃饭,说话的正是其中的一个小男孩,看相貌觉得很熟悉,应该是常来的客人,除了小男孩外还有一女两男三个大人,而且一个男的还是道士打扮。小男孩刚说完,就听那个道士说道“辉儿,那可不是好玩的东西,比起拨浪鼓差远了!”那小男孩就问“不是好玩的东西,那是什么东西!”就见那个道士,看了这边一眼,随口道“那不是东西!”小男孩奇道“不是东西是什么东西?”那道士笑道“就是什么东西也不是的东西。”小男孩问的天真,道士答的有趣,让在场的人都是一乐,连唐中川也微微一笑,这不是东西的东西说的自然就是刘二,可他笑完也不禁为这几个人担心起来,刘二可不是受得了这种气的。

    可出乎唐中川和他那些伙计所料,刘二被这一大一小奚落后,脸上也只是怒气一闪,之后竟然就像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就只是瞪了一眼那些人,没有别的举动。这让唐中川等人惊讶极了,都觉得刘二太反常。他们却不知刘二本来在那小男孩说他头像拨浪鼓的时候,他就欲发作,可就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那个道士随意看过来的一眼让他打消了发怒动手的念头,别人看来是随随便便,漫不经心的一眼,可在刘二看来,那眼神实在是太凌厉,太有神,太冷酷,那是一种可以穿透人心,看破自己一切念头的眼神,单凭这个眼神已让刘二心惊胆寒,气概全消,没有了一点勇气和信心,别说让他发怒动手,就是他最后瞪的那眼实在是他已经尽了全力的行为,然后他再也不敢往那边看一眼,心里只是想“他们是谁?这道士的眼神简直和大公子的师父差不多了,难道竟会是…”他心里一凛,不敢再想。

    刘二稳稳精神,好在他也是练过几年功夫的人,胆气恢复的也快,干咳了一声,又对唐中川道“唐老板,你说你不善经营其实只是说对了一半。”唐中川淡淡的道“是吗!那另一半是什么?老朽倒是好奇的很!”刘二嘿嘿笑道“那就恕我直言了,另一半就是唐老板你太固执了!”唐中川一愣,道“固执!老朽不明白!”刘二道“我和唐老板你这么说吧,我大哥的意思就是如果你同意两家合作,我大哥就拿出一万两银子出来,这一万两银子不是用来买你的店,而是交给唐老板你来经营清香斋。你说这笔账合算吧!”唐中川冷冷的道“合算,恐怕没这么简单吧!后面的条件刘管事也该说说吧!”刘二一拍手,叫道“唐老板就是唐老板,不愧是生意人。不错,我大哥是有个小小的条件,这个条件对于唐老板是轻而易举,很简单,很简单!”唐中川心道“简单,你们这种人会有什么好事。”轻叹一声,问道“那就请刘管事说来听听。”刘二道“清香斋的生意不好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店里不让人饮酒,你想想饭馆不让饮酒那生意怎能好的起来,唐老板你就是太固执,喝酒有什么大不了的,什么回教规矩,有银子重要吗?你听我说…”

    唐中川听了一半,已经气愤异常,看刘二还在自己眼前胡说八道,大放厥词,再也忍不住大喝道“够了,你给我闭嘴!”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