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金城之内七(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天心教!果然是天心教!清岩隐隐的感觉得到了证实,刘二真的是天心教的人,自己真是和天心教有缘份。想想天心教的所做所为,清岩的神情不自觉的一冷,眼神更是突然变得异常凌厉。

    唐中川在说出天心教后,却是被清岩的变化骇了一跳,他见清岩双眼突然之间神光暴射,就如两道冷电一般让人不敢直视,同时唐中川觉得清岩身边的气息瞬间一冷,使他禁不住的打了个冷战,似乎这个清秀和气的道士已然变了一个模样,变得那么的冷酷那么的无情!唐中川心里暗暗吃惊,心想“自己果然没有猜错,这个道士绝非普通人!”而丁灵秀见到清岩如此变化,知道清岩和这个天心教肯定发生过什么事,就问道“怎么,清岩你也知道这个天心教!”清岩此时也发现自己有点失态,气势随即一敛,眼里的神光渐渐隐去,唐中川立时觉得轻松了不少,感觉不到那种冷森森的寒意或者说是无形的杀气,神情也就恢复了常态,可对于清岩他已经有了新的认识,从而也对丁灵秀有了认识,心道“他们真的不是一般人。”

    清岩正要回答丁灵秀,却听辉儿低声道“道士叔叔,你刚才的样子真吓人,我都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吓得我都不敢看你了!”看他细声细气的模样,还有那有些发白的小脸,就知道他真被清岩吓到了。清岩一怔,然后哈哈一笑,道“是吗!我都不知道,真是对不住辉儿了,下次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唐中川这时也道“别说是辉儿就是我这个老头子也是一样,道长果非平常之人啊!”清岩忙道“你可别这么说,什么不是平常之人,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道士,你也别叫我什么道长,叫我清岩就可以了!”唐中川道“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也想问你对这天心教很了解吗?”

    提起天心教清岩就觉得上火,皱皱眉头,摇摇头道“了解说不上,只是前些天和他们打过一次交道,这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要早知道这个刘二是天心教的人,我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了他!真是太便宜他了!哼!”说完清岩又重重的哼了声。唐中川听清岩这么说,不由得恍然大悟,细细想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又见得清岩那样的变化,神情立刻有些激动,就道“原来刚才是你把刘二赶走的,我真是老眼昏花,脑子糊涂了,早该就想到是你们暗中帮的忙,这店里除了你们还能有谁!我真是糊涂啊!”说时唐中川连忙站起身来,向着清岩他们就要施礼拜谢,脸上早就是满满的感激之色。

    清岩一时说漏了嘴,见唐中川就要躬身拜谢,忙右手一拂,虽然隔着数尺可一股真气涌出轻轻的拦住了唐中川就要弯下的身躯,嘴里还说道“唐老板,不,唐大爷,你可千万别这样,我实在受不起!”唐中川只觉得身子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稳稳的托住,怎么使力也动不了半分,心里更是惊骇,也知道了刘二是如何被人修理得了,难怪自己看不到有人出手,现在自己身临其境,顿觉得实在是不可思议,这世间竟会有如此神通,真是神乎其技,匪夷所思。唐中川一时间想了很多,这施礼的动作一直没有改变,丁灵秀微笑道“唐老板,你我之间有何必如此多礼,你还是坐下说话吧!”他说完,衣袖轻扬,唐中川又觉得一股轻柔之极却又无法抵挡的力道传来,自己被这股力道缓缓的按到了座椅之上,他看看丁灵秀微笑的神情,不由得的说道“老弟这就是你们汉人所说的法术吗?真是难以置信,你们是神仙吧?”

    丁灵秀和清岩相顾一笑,随后丁灵秀道“世间若真有神仙也不是我们,唐老板你不是说过吗,真主是无所不能的,你就当我们是真主的使者吧!”唐中川闻言叹道“回汉两族信仰不同,信奉之神也是各不一样。你们也不必迁就于我,就算你们不是神仙也相差不远了!”丁灵秀闻言笑容一收,正色道“这绝不是我等自谦,我们也都是人,只是懂得一些修道炼气之法罢了,神仙确实不敢当。”唐中川听丁灵秀这么说,就道“以前我也听闻这世上有一些修真炼道之人,可以青春永驻,长生不老,具有无比法力。能呼风唤雨,腾云驾雾,翻江倒海,当时我都认为是无稽之谈,没想到这都是真的!此时一想真是惭愧,实在惭愧的很!”

    丁灵秀道“这有何惭愧,你听说的那些都是夸大之词,如果真是那样那可真是神仙了!修真之人若有特别之处,也就是能比常人多活几年,其它的就如唐老板今晚看到的这些小小手段,既可以修养身心也可以惩戒恶人,如此而已!”唐中川道“老弟说的太谦虚了,…”说到这里,他突然一顿,看了丁灵秀那年轻俊朗的脸,稍显犹豫的问道“我这对你老弟的称呼是否也有点不合适了,你应该比我年纪大吧!?”丁灵秀笑道“不瞒唐老板,我今年正好在这世上活了三个甲子,论年龄可真是大你很多了!”唐中川虽然心里有了准备,可还是被丁灵秀的话惊呆了,眼前的这个看似年轻的人竟然有一百八十岁,换了以前他可真不能相信,但现在不由得他不信,丁灵秀没有必要骗他,唐中川一声惊叹,又看了胡婷婷一眼,不禁叹道“果然是容颜不老,青春永驻。不可思议!”他再看向清岩,清岩急忙挥手说道“我可没那么大的岁数,我今年才十三岁!我叫你大爷也没什么不对吧!”

    十三岁!这次不光是唐中川惊讶,就连丁灵秀夫妻也微微吃了一惊,因为清岩的身形相貌实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孩子,丁灵秀一直觉得清岩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辉儿也伸出小手拿手指头算了算,然后皱皱眉头,道“十三减五等于八,道士叔叔,你才比我大八岁呀!怎么能当叔叔!”辉儿觉得自己吃亏不少。清岩的表情更是无辜,对辉儿眨眨眼道“我也不想被人叫叔叔,好像我有多么老似的!”辉儿听了眼珠一转,笑嘻嘻的道“那以后我就叫你哥哥吧!你说好不好!”清岩正要答应说个好。却听丁灵秀喝道“辉儿不可胡说,清岩就是你的叔叔!什么哥哥,不许胡闹!”清岩倒是认为当辉儿的哥哥没什么不妥,不过看丁灵秀表情严肃就没在说话,只是辉儿撅撅嘴,虽是不乐意可也不敢再和自己父亲犟嘴。

    唐中川又是一阵赞叹,“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也没想到今晚会遇到你们这些传说中的不世人物,难怪刘二会如此狼狈的逃走,清岩,还是多谢你了!”清岩道“你真是客气,丁大哥都说了,咱们可是朋友,这朋友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唐中川朗声大笑,道“清岩说得对,是我不对,清岩你也不用大爷大爷的叫我,就叫我老哥哥吧!哈哈哈!”清岩闻言,心道“这可好,认识的哥哥从三百多岁到六十几岁,没有一个年轻的,这真是”暗自摇摇头,当然清岩也很高兴,就道“那我就这么叫你了,老哥哥!”唐中川又是一阵大笑,显然是真的很高兴。

    等唐中川笑完后,清岩才道“丁大哥,老哥哥,说到天心教咱们可要小心了,尤其是老哥哥,这天心教的作风十分狠辣,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在平凉的时候,我的师侄就是因为打伤了天心教的几个人而引得天心教出动了三千多弟子进行围攻,当时如果不是我在,我师侄村子上下两百多口人就真是完了!”说着就把铁家庄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最后道“刘二不可怕,我就担心这天心教会派别的高手来,那可就不好对付了!”

    丁灵秀听后也是皱皱眉,他倒不是怕天心教,可一旦和人动手自己的行踪就会彻底暴露,那时候就是丹凤轩再有什么顾忌也会不顾一切的再来抓捕自己,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唐中川见丁灵秀神色不对,就以为他有所顾忌,而清岩清楚丁灵秀的心事,就道“丁大哥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在平凉能把他们打跑了,在这兰州城也一样,老哥哥你就放心吧!”唐中川听清岩说得很有信心,就点点头道“我当然放心,只是清岩你可要小心,如果为了我再让你出事,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清岩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却是站起身来,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此时已经是深夜,街上早就没了人走动,溶溶月色散在大地,外面的景物是清晰可见,清岩想了想,才道“老哥哥不用担心,我不会出事。我想问问,你知道这个刘二住在哪里吗?”

    来点推荐收藏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