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二章金城之内十五(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两仪真气!崆峒派几时有了这种玄功!”听清岩如此说崔亮暗暗想道,“以前只听说崆峒派的太清道力威力不凡,可从来未闻还有一种两仪真气,不过他既能发出极阳之气又能具有凝气成冰之功,确实能称得上两仪二字。”

    清岩隔着冰墙也能看见崔亮疑惑的神色,就道“我崆峒派道法博大精深,这两仪真气也不过只是其中之一,我对此法造诣不深,现在就请你领教一下我崆峒派的太清道力吧!”清岩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暗暗一笑,“什么两仪真气,不过是我信口一说,看起来他倒是信了,哈哈!”

    崔亮虽为华山派高弟可对于崆峒派的太清道力了解太少,不知太清道力有先生太初之气,后化为阴阳二气,再变为混元真气,最后归为无极大道的四种境界,见清岩竟能运用极阳极寒两种真气就大感惊异,如果换了他师父或者华山五剑任何一个,清岩是不可能骗得了得。崔亮又听清岩说出太清道力,心中又是一惊,两仪真气都已如此难测,这太清道力岂不是更难对付,却不知自己已经被清岩糊弄了一下。

    再看清岩身在冰墙之内,把话说完之后,脸上青气一现,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只听得一声脆响,围在他四周厚厚冰墙突然被股大力震的粉碎,就见细小的冰块四下飞溅,崔亮一时猝不及防,深恐为清岩所算,身形急急向后一闪,玄虹剑同时一挡,剑气涌动将冰块一阻,那些冰块被他炽热的剑气一拦立时化为阵阵雾气,却和寻常把冰块没什么两样。

    清岩见崔亮出剑之时颇为狼狈,不由得哈哈一笑,然后又道“放心,这可不是太清道力!哈哈!”说完又是一笑。崔亮剑气一触冰块就知道这些冰块没有蕴含真气,自己是大惊小怪,草木皆兵了,又闻清岩笑语,黑脸一红,幸好是晚上,别人看不见。崔亮心中大为恼怒,想想今晚被这小道士一再戏弄,这气受了又受,真是越想越气,越气火越大,抑制不住的怒气顿时高涨,一张黑脸早已成了铁青色,主人生气玄虹剑也随着火气愈烈,崔亮紧盯着清岩,沉声道“你不是要我领教一下太清道力吗!出手吧!”

    虽然崔亮说话时尽量压住了怒火,可清岩也能感觉得到那张黑脸后面的熊熊怒火,心想“这人好大的火气呀!怎么一点玩笑也开不得!”当下神情一正,也不多说什么,运起太清道力,紫心剑在真气的摧动下紫气大盛,不过这次清岩既没有摧动紫心剑里的雷电之力也没有用他所谓的两仪真气,而是以平和清纯的太清道力御剑,只见他脸上青气隐隐,紫心剑紫芒强盛,青中带紫,如此一来使得他脸色有点诡异。

    清岩这般模样崔亮越发不敢大意,神情一派肃然,玄虹剑蓄势以待,气息牢牢锁定清岩。就听清岩清喝一声,紫心剑一展,茫茫紫气随势而起,如云海,似雾涛,看似缓慢却是极快的涌向崔亮,这一展之势足足覆盖了十数丈方圆,这式“春云乍展”的声势威力比起上次对付木心增长不少,清岩已经渐渐的体悟到了行云剑式的精髓之处。

    紫气逼近,崔亮顿觉压力大增,这如同浓浓云雾的紫气竟给他一种移山之势,其势不可挡,这和自己施展须弥功的情形竟如此相似,这就是太清道力吗?此念只是在心里一闪,崔亮不敢让紫气逼得太近,运气,玄虹剑剑气吞吐激扬,淡红色剑气风卷而出,直如狂飚骤起,猛烈之极。紫色云海与淡红色的风暴相互激荡,真是风云变色,一场大战就此展开!

    紫气翻滚,紫芒闪动,剑光如影,剑气冲天,清岩以太清道力施展行云剑式,是越打越顺手,那十二个剑式用得越来越娴熟,剑气剑势纵横在数十丈方圆,刚开始他还被崔亮的如山般剑势压的有点施展不开,可经过数次交锋后,清岩对剑诀有了一定的认识,也知道了如何抵御须弥功,加上他修为本来就在崔亮之上,真气要比崔亮浑厚的多,若不是他对敌运剑的经验太少,和崔亮确实已得剑诀真传,二人这才打了个平分秋色,而此战让清岩获益非浅,在和崔亮比剑的过程中他渐渐掌握运剑之道和学到了不少实战经验,难怪清岩嘴角时时隐现微笑,显然是体悟良多。

    清岩是越打越高兴,而对于崔亮却恰恰相反,虽然现在似乎是难分高下,可他是越打越心惊,他不是笨蛋,从刚开始的略占上风到此时的平分秋色,崔亮已经明白,自己根本就赢不了这个道士,自己之所以还没有败并不是自己有多强,而是对手不想让他输的太早,这个崆峒派的小道士分明是把他当成一个炼剑石,自己不是在和他比剑,而是在和他练剑,自己其实就是在给人家喂招。一想到这些崔亮气极怒极,可是没有用,须弥功已到极处,剑诀施展的可谓是淋漓尽致,算是到了自己的剑术颠峰,可他的对手似乎有用不完的真气,使不完的剑招,那行云流水般的剑势已经让他应接不暇,现在对手气势愈来愈盛,剑势愈来愈强,崔亮知道自己就要输了。

    败局已定崔亮无心再战,他也知道清岩并无恶意,对方剑势虽然强盛却无半点杀机,如此一看这场比剑倒真有点练剑的味道,崔亮苦笑,看看清岩那张全神贯注微微还露出点稚气的脸,他不禁叹息一声,玄虹剑剑势一收,身形随即一顿,他不再出剑了!清岩正打得高兴,正是已达人剑相和,心领神会之妙境,哪知突然之间没了对手,便如蓄力一击却是打在了空处,眼见得崔亮站在那里收剑敛气不在抵抗,他忙不迭的把紫心剑急急一收,可凌厉的剑气一时间哪能收的住,他大喝一声,右手急向上一挥,紫心剑脱手飞出,紫色剑气冲天而起,直直冲出四五十丈,便如一道紫色长虹贯穿天地,此时天色已然微微发白,使得这道划过天际的紫虹分外醒目,实在是个少见的奇景。

    紫心剑飞出后,清岩不禁松了口气,这可把他吓得够呛,摇摇头,这才看向崔亮,然后很奇怪的问道“打得好好的,你停下来干什么?这很危险的!”

    闻听此言崔亮哭笑不得,这话哪点像对手之间的对话,他都不知该如何说了,见他表情这么奇怪,清岩很是不解,又道“怎么了,不会是伤到你了吧!”

    崔亮摇摇头,才道“没有,我很好!”清岩听他这么说,似乎放下了心,道“没事就好!”

    崔亮对清岩的情绪变化实在是捉摸不透,刚才明明已经剑拔弩张,似乎是势不两立,可现在他就像没发生任何事一样,这脾气也太奇怪了,真像个小孩子。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动,终于忍不住问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真的是刚入崆峒派吗?”

    清岩听他问的奇怪,就道“这还有假吗!当然是真的!”

    崔亮又问“那你今年多大了?”这才是关键。

    清岩心道“大家都爱问这个!”皱皱眉,淡淡的道“十三岁!”

    推荐推荐收藏收藏,我加油,各位也要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