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三章金城之内十六(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十三岁!崔亮一听,神情大变,心情更是极为复杂,心想,难怪他行事说话不合常理,性格脾气让人捉摸不着,原来他今年才十三岁,是个小小少年半大孩子,你能指望一个孩子说话做事成熟稳重,喜怒不形于色吗!崔亮暗自苦笑,苦笑过后心里更加吃惊,自己居然被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打得没了还手之力,想想自己练剑修真几十载,自以为已是少逢敌手,可如今一败竟是如此之惨,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梦到过的事,惨败后的落寞心情加上对手的太过年轻,崔亮神情顿时极为沮丧,看看手中的玄虹剑,想起师父,师门,这位华山派高弟突然有种羞愤欲死的念头,自己真是有辱华山派威名,还不如死了算了!

    清岩不知道崔亮已经萌生死念,见崔亮听了自己今年十三岁后,那张黑脸的变幻不定,眼里的光彩时而暗淡时而闪亮,似乎对于某件事下不了决心,心道“听了我的年纪,这崔亮怎么这副神情,难道是被我的年纪刺激的!”一想到这里,清岩暗暗笑道“真不知这些人怎么想的,别人年轻就不乐意了!这算什么道理!”清岩却不知他的年纪不是普通的年轻,修真之人百年光阴弹指既过,清岩就是从刚出生就修炼,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十三年,这点年岁放在修真炼道上实在不值一提,更何况他修炼的时间连一年都没有,旁人要是不吃惊不奇怪才真是一件奇事。这就不能说崔亮想不开,遇到清岩这种对手换了谁都接受不了。清岩看崔亮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可神情显得格外坚定,似乎已经下的定了决心,清岩立时觉得事情不对,人出现这种模样可不是好现象。

    思考再三崔亮已然决定,自己要以死谢师门,他性子沉稳内敛,可想事情就是容易钻牛角尖,有点放不开。落影剑罗明就是觉得他性格比较像自己,才把他收为大弟子,只是崔亮的禀赋悟性根骨最多只能算个中等,虽然说勤能补拙,可修道之事除了勤奋最主要还要靠先天之势,后天努力固然重要,可有些人就是再努力比起很多资质上好的人还是有很大的差距,就以崔亮来说,他修道刻苦练剑用心,用功不可谓不勤,可其成就只得其师落影剑罗明十之三四,而他的师父落影剑罗明禀赋也只属中上,百多年的修为恐怕也只是得了春水神剑简冰的十之二三,但他的师弟补天剑欧阳剑年纪连崔亮大都没有,可一身修为绝对称得上是华山五剑中的第一人,就是华山派的几位长老也是自叹弗如,认为欧阳剑前途不可限量,是唯一一个完全继承简冰衣钵的弟子,其余的四剑也是如此认为,从来不嫉妒这位绝世之材的师弟,因为这是不可逾越的距离。

    崔亮并不是想不透,华山派有个奇才欧阳剑,这几十年他一直认为小师叔修为进展神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自己比不过也是很合理的,别说自己,就是师傅,师叔伯也一样,可今晚遇到清岩,让这个修道不到一年的道士打败了他,不论真气剑术他都比不过,这是什么,这说明清岩也是一个奇才,是个绝世奇才,可为什么自己总要遇到奇才,难道自己真就那么差吗?崔亮一时间想不明白。

    “奇才!奇才!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才!”默默想了一会,崔亮突然开始喃喃自语,一开始还是低声,可说到最后声音是越来越大,而且还动了真气,震的清岩耳鼓直响,想问问崔亮是什么意思,又发现情形不对就闭上了嘴。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你说!”不过片刻崔亮已是狂呼怒吼,双眼圆睁,眼中闪动的光彩竟是那么骇人,他的怒吼,响澈天空,满天都是他的喊声“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你说!”他的神情已近疯狂,不断的挥动手中的玄虹剑,淡红色的剑气四下乱舞,幸好是在半空否则真要伤着别人。

    清岩早已闪出老远,皱着眉看了一会,又听崔亮老在喝问,这在半空中除了自己再无他人,实在忍不住就问了一句“你让我说什么!什么为什么?”清岩含气吐声,声音不大却直入崔亮耳中,他就想叫醒崔亮,果然崔亮被清岩叫的一愣,气势为之一弱,然后缓缓收起玄虹剑,似乎才发现清岩还在这里,眼珠微微一动,那双眼神采虽在,可清岩看的清楚那眼睛里多了很多迷惘,少了几分理性,心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像得了失心疯!”清岩见崔亮静了下来,略一犹豫,又问道“你还好吧?”崔亮闻言,双眼微阖,好像是稳了稳心神,接着轻轻的出口气,脸色也跟着好看了许多,等他再次睁开眼睛,他已经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看看隔着自己很远的清岩,用十分平静的语气道“我没事!”刚说完,他脸色一变,玄虹剑剑光陡然一闪,就欲御剑一击。

    清岩知道是何原因,忙喊道“别出剑,那是我的剑!”崔亮闻言剑势一收,就见一道紫光自上飞来,紫光来势极快,只一闪就已经到了清岩身前,清岩右手一探紫光已在手中,正是紫心剑。原来刚才清岩把紫心剑脱手飞出后,就任凭它在天上飞翔了一阵,虽然紫心剑远在百丈之外,可清岩仍能以气御剑,这时剑与气和,气与神通,清岩已经可以用元神御剑了,紫心剑不论飞在何处,只要剑锋所指,他神视就能接紫心剑视人看物,这时的紫心剑就是他的第三只眼―剑眼!

    清岩以神御剑了一会,先前崔亮状若癫狂,他怕突然收剑引起崔亮误会,就让紫心剑在天上多转悠了一会,剑眼所见他感到十分惊奇,这种情形前几天有过一次,不过那时所御之剑是赵无忌的赤焰剑,是为了威吓百里冰和三个丹凤轩弟子。那次清岩与赤焰剑还并没有真正的剑神合一,毕竟清岩不是赤焰剑的真正主人,他的元神只是临时的御用了一下赤焰剑,那剑眼所见和这次略有不同,上次是比较模糊,只能见大致景象,而这次清岩接紫心剑之眼所见之物真算得上是清晰可见,就和自己亲眼所见没什么两样,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形容。紫心剑电驰风行了好一阵子,等到崔亮平静恢复过来后,清岩这才召回紫心剑,让崔亮又是一惊。

    崔亮看着那柄犹如木棍一般的仙剑,心里很不是滋味,并没有发觉清岩在紫心剑一入手后那一瞬间的神情变化,那是种几乎不可见的喜悦,清岩握住紫心剑后心情似乎放松了点,像是某种暗暗的担心在紫心剑回到手中就消失了,崔亮没有发觉,他对紫心剑绝对是充满了好奇,这柄仙剑实在太奇特,太神秘,不但可以发出让自己瞬间真气涣散的剑光,还能发出和玄虹剑一样的炽热剑气,又能散出凝气成冰的寒气,虽说清岩施展了什么两仪真气,可仙剑的性质居然也能如此多变,这是崔亮没听说的,他的玄虹剑属于火性,经过须弥功的摧动就可以发出炎炎剑气,但这柄仙剑居然可以又热又冷,这实在没道理,就算两仪真气可以阴阳兼顾,可这柄仙剑竟也能阴阳兼顾,这就不可思议了,崔亮真是弄不明白!

    就在崔亮默默研究紫心剑的时候,清岩似乎也在凝神思考什么,过了良久,清岩突然开口,缓缓的道“你看了这么久,是不是该露露面了!”声音平淡,冷静,可这句话却不是对崔亮说的!

    收藏推荐一下吧!!!在下也很辛苦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