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金城之内十七(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和崔亮身处高空,四下望去除了他二人哪有别人,可清岩说的清楚,在他说话之时手中的紫心剑光华流转,紫气瞬间大盛,双眼神光闪动,并且还在不停的寻找什么,似乎眼前就有一个人但不知躲在何处,可这里唯有阵阵清风不时吹过,若要找人却是没有半个影子。

    崔亮开始还以为清岩是被自己刚才的模样吓着了,或者又是小孩子脾气犯了在开玩笑,但是见了清岩神情凝重,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他不禁也警惕起来,可是任凭他如何听如何看,也没有发现有人在附近,在这半空之中找人最是容易不过,一个人要想让他们看不见真是难上加难,除非这个人是隐形的。崔亮观察了半天不见任何人和动静,不由暗道“这里哪能有人,他不会是在玩闹吧!”自从得知清岩的年龄后,崔亮心中老是觉得这个小道士童心太重,说话有点不靠谱。崔亮这样想,就看向清岩,一看之下又是一惊,此时的清岩浑身上下紫气密布,厚重的紫气甚至掩住了他的整个身体,崔亮能看见的只有清岩那双光亮如星的眸子在不停的转动,而那柄犹如木棍的仙剑更是紫芒摄人,如此阵势绝不像是在玩闹,就是刚才对阵自己也没有这样全力以赴的情形,崔亮知道清岩修为在他之上,定是有所察觉才会有此动作,可是这人究竟在哪里,为何他一点也没发觉,见得清岩如此,他也不敢大意,玄虹剑也自祭起,蓄势以待,等待那个看不见敌人的出现。

    清岩,崔亮严阵以待,过了良久却也不见一点异动,崔亮略微不耐,心中又想“他莫不是真的在玩闹!我也是,跟他在这里发那门子傻,唉!”他刚才心情郁闷,确实有想死之心,但经过一场发泄后就好了许多,又和清岩这样看似无聊的折腾了一次,他本已下定必死的决心就不再那么决绝,微微苦笑一下,就欲收剑离开。

    就在这时候,许久不说话的清岩突然开口,冷冷的道“我知道你还在,虽然我看不见你,可我能感觉得到,刚才我的剑也发现了你!你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我不可能发现你。不错,若不是你一时贪心出手夺剑我确实很难察觉你的存在,但只要你出了手就别想藏的住,你不曾料到我的这柄剑会如此通灵吧!现在,你还想躲吗!”清岩看似在自言自语,隐在紫气中的他每说一句话声音就加大一些,而随着他声音的加大围绕在他身体四周的紫气也在慢慢的稀薄起来,崔亮看得清楚那些紫气是又重新回到了那柄仙剑的剑身中,等到清岩说到最后一句,“你还想躲吗!”声音之大犹如春雷震动,音传数里,久久不散,如此一来就像是清岩在向这人叫阵一般。清岩话音渐渐散去,周身紫气也已经全数消失,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而此时的紫心剑剑身紫光流动,淡淡的光影就像一层薄薄的流水从剑尖流到剑尾,再从剑尾流到剑尖,隐隐就要透剑而出。

    崔亮被清岩的举动弄得糊涂了,心里不禁又想“难道真的有人!”而就在崔亮如此想的时候,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在清岩话音完全落下的时候突然响起“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崆峒派的人竟会有如此道行,传言果然不虚!”此声音阴冷低沉之极,而声音传来的方向更是飘忽不定,似乎此人每说一个字就换一个位置,时左时右,忽上忽下,加上这人气息阴柔绵长,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前面的话还余音未了,让人觉得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一起传来,完全听不出此人究竟身在何处。

    崔亮早已骇然失色,真的有人,可就凭来人这手隐身无形的修为,他就知道自己绝不是来人的对手,而这人行事如此诡秘恐怕也非善类,应该是敌非友,他心里一紧,须弥功即刻提到极致,同时看向清岩,看他如何应对。清岩神色不变,可心里的惊骇不亚于崔亮,刚才要不是紫心剑无意中飞出,自己根本发现不了这个人。这人实在厉害,恐怕早就隐在附近,想必是全程观看了自己和崔亮比斗,见紫心剑神奇不凡就想据为己有,正好见紫心剑离手飞出,觉得是个机会就下手抢夺,可紫心剑的神妙超出这人的想象,居然夺之不下,而这人自恃修为高深隐身有术,以为自己的出手神不知鬼不觉,清岩不可能察觉,哪知道这人一出手夺剑,清岩立刻就有了察觉,他与紫心剑人剑合一,剑神相通,知道有人隐藏在附近,当时清岩装作不知,等到崔亮恢复过来他再将紫心剑引回,紫心剑一入手清岩心中大定,他也知道暗中之人修为高深如果强夺自己也无法收回紫心剑,但剑只要到了自己手中那就不好说了。

    这人想夺紫心剑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人,既然不是好人,清岩一剑在手就直接挑明喊了出来,他胆子向来大,就算知道来人修为比他高他也不甘示弱,一边向这人叫阵一边凝神御剑,听暗中之人说完,清岩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心里一动,就道“你既然来了就该现身一见吧!藏头露尾算什么高手!”

    来人真是太低估了清岩的实力,见清岩发现了他都不敢相信,隐忍了一会,最后见清岩是真的发现了自己,这才出声说话,可就是这样,他也没把清岩和崔亮放在心上,他之所以一直隐在暗处不动并不是害怕这二人,而是另有原因,现在行踪已露,他的顾忌反而全无,已存下了杀人之心,既是为了夺取紫心剑也是为了灭口。听清岩这么说,阴恻恻的声音再度响起,“我若现身就是你们的死期到了,本来打算放过你们一次,可你逞强叫出我来,那我就要新账老账一齐算了!”清岩闻言一怔,奇道“什么新账老账!”

    来人阴气森森,声音越发缥缈,竟似围绕在清岩,崔亮四周说话,那声音既像在耳边又像在远处,细细弱弱,阴阴沉沉,只听他道“新账我先不说,老账可就落在华山派这小子身上了!”崔亮闻言悚然一惊,心道“我几时惹过这种人!”那人似乎把崔亮的神情看得极为清楚,阴声道“小子,只能怪你运气不好,欧阳剑是你什么人?”一说欧阳剑,崔亮精神一振,朗声道“是我五师叔!”那人阴阴一笑,清岩和崔亮听这笑声,顿觉浑身冷气直冒,恨不得掐住这人的脖子不让他笑下去,偏偏这人真气十足,后劲绵绵,这一笑似乎永远没有尽头,那阴笑更是无孔不入,不但从他们耳朵钻进,好像也从每一个毛孔往里渗入。清岩感觉还好点,太清道力护体勉强还能阻住这阴笑的透入,可崔亮就不行了,他的修为差一点,护身真气根本阻挡不住这渗人心肺的笑声,闻此笑声崔亮终于想到来人是谁了,神情顿时惊恐万分,脱口叫道“你是鬼手无影秋寒!”这声音颤抖,语气也充满了惊骇,恐惧,无助,似乎遇到这鬼手无影秋寒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推荐收藏!!在下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