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金城之内二十(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看着如鬼似魅的鬼手无影负伤远遁而去,清岩终于长长的出了口气,今天真是险到了极点,如不是丁灵秀及时出手相助,他和崔亮真是要把命交待给鬼手无影秋寒了。清岩现在知道自己刚才如果没有丁灵秀的提醒贸然出剑的话,就正好中了秋寒的诡计,秋寒的玄冥鬼手绝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在秋寒被丁灵秀的太乙神雷震的显出本身的时候,清岩骇然发现秋寒与他的那只鬼手相隔竟达数丈之远,自己的一剑要是击在那只鬼手上恐怕不可能对秋寒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相反秋寒会乘机把自己毁在手下,秋寒的玄冥鬼手和丁灵秀所说的九幽遁形真是诡秘莫测,难以抵挡。清岩是越想越后怕,心里对丁灵秀是好一阵子的感激。

    秋寒受伤遁走后,围在清岩和崔亮四周的灰色光圈也随即消失,阳光重新散在清岩的身上,暖暖的,真是舒服,清岩四下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丁灵秀的踪迹,想必是不愿和崔亮照面吧!一想崔亮,清岩忙向那边看去,只见崔亮面色惨白,身形不稳,真是有摇摇欲坠之势,清岩这才想起崔亮被秋寒打成了重伤,他还能虚空而立已经是个奇迹,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心里一急清岩忙闪身来到崔亮身边,伸手扶住崔亮的身体,近前看崔亮,清岩更是惊骇,崔亮脸上简直没了半点人气,苍白如纸,双眼无神,气息更是散乱,几乎和死人没什么两样。清岩忙道“你觉得怎么样?”崔亮没有反应,如果他不是立在半空,清岩觉得他已经是个死人,不过崔亮还有呼吸,眼睛还睁着,听得清岩问他眼珠似乎动了动,身子又是一摇,如果不是清岩扶着,他恐怕就一头栽下去了。清岩慌了神,他可没有遇到这种事,心道“这可怎么办,要给他疗伤啊!可怎么才能疗伤?”真是一筹莫展,看看崔亮苍白惨淡的脸,清岩不由得一声叹息。

    就在清岩叹息未完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丁灵秀的声音“清岩,崔亮伤势很重不能再拖,你快用本身真气给他疗伤吧!”真气疗伤!又听见丁灵秀的声音清岩很高兴,可丁灵秀所说的真气疗伤清岩就不明白了,真气他懂,可这真气怎么疗伤清岩就不明白了。皱皱眉,清岩脸上显出难色,正想问丁灵秀怎么用真气疗伤的时候,丁灵秀也发觉清岩的问题,他也暗自皱眉,“清岩,你可真是让人吃惊啊!你修为到了这等地步怎么连真气疗伤也不会,你这个崆峒派弟子也太……“太什么就不用说了,丁灵秀摇摇头,心里又道,“幸好我没有走,要不然这个崔亮真要完了!”当下就给清岩详细说了一下如何用真气疗伤的方法。清岩一听,略一思索就明白了,真气疗伤做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用自身真气帮伤者打通闭塞的经脉,从而让伤者转危为安,修道之人的真气乃是天地之间的灵气转化而来,精纯浑厚养气回血实有起死回生之效,清岩明白如何疗伤后,就马上给崔亮把自己的真气传了过去,他的太清道力已达两仪境,真气精纯深厚要在崔亮之上,他的真气一入崔亮身体,就很快的帮崔亮打通了受伤阻塞的各处经脉,崔亮经脉一通自身的须弥功随即运转,清岩见他开始可以自己疗伤就想缓缓撤出自己的真气,哪知道不等他把真气收回就出了问题,原来崔亮的须弥功运转之时真气流动不停,清岩想把真气收回就必须先把崔亮的须弥功停下来,可清岩担心突然止住须弥功会使崔亮伤上加伤,微一犹豫之时,他的真气竟然不知不觉的跟着须弥功运转起来,人的真气流动是以本身行功之法走的,换了平时崔亮定会知晓这样有什么后果,可他现在神智不清,经脉一通,就自然而然的运用须弥功,却不知清岩的真气还在体内,而清岩元神有成,真气流动都由元神所运,神视更是能清晰的看见真气在体内的走向,即使在崔亮的体内也不例外,如此一来,华山派须弥功的行功之法在清岩眼里就已经不是秘密,清岩也不是有意为之,这种情形确实是崔亮神智不清没等清岩收回真气就开始运用本门心法造成的,也怪不得清岩,而偏偏清岩元神这几日才有成,神视敏锐,就这样一个无意,一个无心,真是机缘凑巧,让清岩得窥华山派不传之密。

    崔亮真气运行九转之后,全身经脉畅通,伤势逐渐好转,也是清岩的真气精纯才使得崔亮好的这么快,崔亮伤势一好神智也清楚了很多,清岩是做贼心虚,他是不该看的都看了,不该记得也都记了,他怕崔亮有所察觉,就以极快的速度收回了真气,他刚把真气收回,崔亮也跟着有了动静,眼睛已然有了点神采,意识也彻底清醒了,他知道是清岩救了自己,虽然心里不是滋味可这毕竟是救命之恩,看了清岩一眼,低声谢道“多谢你了!”听崔亮谢谢自己,清岩脸上不觉得一红,心道“我救你一命,你传心决给我,咱们是两不相欠!”心里这么想嘴里可不能这么说,只道“谢什么!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心里又道“你越谢我就越惭愧,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了!”崔亮听清岩这么说,心里一阵苦笑,救命之恩我能不放在心上吗!今后,这……唉!一想到这里崔亮不由得暗叹一声。

    清岩心里有鬼,见崔亮不说话以为他发现什么了,就试探的问道“你的伤好点了吧!”一边问一边还看看崔亮的神情有什么变化,可惜崔亮真的什么也没察觉到,听清岩问,就道“好多了!应该没事了!”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的白玉瓶,打开塞子,立时一股清香自玉瓶里溢出,崔亮从玉瓶里倒出一颗梧桐子大小的黄色丹药,丹药一从玉瓶出来那股清香更加浓郁,接着崔亮吞下药丸,又把玉瓶塞好放入怀中,清岩看得好奇,又见崔亮服下黄色丹药不过片刻功夫,脸上就慢慢红润起来,显然是那颗药丸起了效果,就道“你吃的什么?我看你的脸色又比刚才好了很多,这药真灵呀!”崔亮道“这是我派的黄石丹,有补气益血之功。”清岩不无羡慕的道“真是好东西,是你炼制的吗?”崔亮摇头道“我哪有这种本领,这是我派掌门师祖炼制的!”原来是简冰,春水神剑果然有惊世之才,除了剑术道法厉害连炼制丹药都这么好,不愧是天下三大神剑之一,当今的绝世人物,清岩暗暗赞叹,嘴里也道“简掌门真是一代高人!连炼制丹药都这么厉害!”听清岩说简冰,崔亮脸上都是钦佩敬仰之色,肃然道“师祖之能通天彻地,炼制丹药只是小技罢了!”清岩明白简冰在华山派弟子心目中地位,虽是有点不以为然可也没说什么,他见崔亮精神好了很多,就道“你既然没大碍了,那咱们就下去吧!也不能一直在半空中喝风吧!”崔亮身体现在还很虚弱,虽然华山派的御气飞行之术有独特之处,可以凭借各种外力漂浮空中,可毕竟还要运用真气,崔亮现在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听清岩这么说就点点头,道“好吧!”二人就一起缓缓向下落去,清岩又找找丁灵秀,还是没见到他的影子,也不知道究竟走了没走,心道“也不知道丁大哥施展的什么功法,无影无踪,比那个鬼手无影都要没影子!”

    推荐收藏!!!!谢谢大家了!!!!

    网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