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六十章金城之内廿三(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而就在宋知府大声叫人去找刘德的时候,清岩突然却道“宋大人不必叫人去找了!”宋知府闻言顿时一愣,正想说话,就见眼前忽的一花,似乎清岩身子动了一动,可他定睛再看,又觉得清岩好像没什么动作,可清岩已经微笑道“刘德人已在此,大人请问吧!”宋大人这才发现清岩的身前多了一个人,因为那人是跪倒在地,所以他没有立刻看见,而这个人正是自己家里的管家刘德,宋大人脸上顿显惊讶,他想不明白为何刘德竟会突然跪在这里,微一思索,恍然大悟,脱口道“是道长把他抓到此地的吧?”清岩微微一笑,点点头。

    原来,在宋知府叫人去找刘德的时候,清岩心里就是一动,刘德是宋府的管家,昨晚府里乱成这样他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他就在这附近,想到这里,他元神一动,神视以极快的速度把周围一扫,果然被他发现一个极为可疑的人,这人隐藏在不远的一个角落里,听得宋知府叫人的时候,他就马上向外跑去,如此惊慌不是刘德还能是谁!清岩心道“若是让你跑了,我这大半年的道法算是白练了!”当下就和宋知府说了一句,说完之后身形一闪,他离刘德不过十数丈之远,以他此时的修为一来一回实在用不了一眨眼的时间,难怪宋知府只觉眼睛一花,似乎清岩根本就没有动过,而刘德就在清岩身形一闪之间擒了过来。在场众人里也只有崔亮看得清楚清岩的动作,而宋子正虽比他父亲能强些,可也只是看见清岩一闪而过时留下的淡淡的影子,心头骇然自不用说,他更有种很难言语的心情涌上心头,看看清岩那张微微而笑的脸和那似乎对于自己有点高不可攀的身形,宋子正突然间感触良多,然后微微一叹,神情变得非常奇怪,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宋知府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刘德,而自己这个管家低着头,身子还在不停的颤抖,一滴滴豆大汗珠自头上直落而下,只是片刻的功夫就打湿了地面,见刘德这副德性,宋知府知道自己不必再问了,长叹一声,挥挥手,吩咐人把刘德押了下去。

    清岩看到这里,觉得自己的事情办完了,就对宋知府道“宋大人,既然你已经是知道了事情原委,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这次实在是打扰了,我这就告辞!”听清岩告辞,宋知府忙道“道长也太性急了,现在还早,不如在府里用完早饭再走吧!何况此次如果不是道长的提醒,我还不知会被刘德这个奴才欺瞒到什么时候,为此我都要好好感谢一下道长!”清岩摇头道“大人太客气了,一件小事而已,早饭就不必了,我还有事,真要告辞了!”宋知府见清岩说的坚决,知道留不住清岩,就道“不知道长要去哪里,以后是否还能来我府中?我还有些事情要想道长请教。”清岩闻言,就道“当然要回崆峒山了,不过我先去趟清香斋,给唐中川把事情说一下,至于以后能否来兰州这可就不好说了!”宋知府听清岩这么说,颇为失望的道“是这样呀!”见他神情似有不舍之意,清岩却是笑道“世事难料,我们还是一切随缘吧!”宋知府闻言神情随之豁然,也笑道“还是道长修为高深,不错,一切随缘!既是如此,我也不强求了!道长,请吧!”说完,想起一事,又道“对了,道长见到唐老哥就替我代句话,你告诉他,等我处理完府里事情之后,一定会去向他赔礼道歉!请道长务必转达。”清岩点点头,道“我一定照办!宋大人再会了!”说完又向崔亮和宋子正打打招呼,然后回身飘然而去。

    宋知府看着清岩潇洒,飘逸远去的背影,轻叹一声道“如此人物真是世上罕见!真不知何时再能与他想见!”崔亮听宋知府如此说,脸色微微一变,可想到清岩所做的一切,他也不禁暗叹一声,神情随即泰然。可他没发现自己的四师弟宋子正在看清岩离去时的一些神情变化,如果他注意到了或许就会觉察到些什么。

    清岩出了宋府,此时天已大亮,街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清岩站在宋府大门口却是楞住了,昨晚他来的时候是从天上来的,可现在要去清香斋他却不知道怎么走了,皱皱眉,左右一看,心道“应该往哪边走呀?”宋府的两个看门的家丁见清岩神色古怪的立在门前,他们昨晚也见到过清岩,知道这个道士不是凡人,看他这个神情,其中一个就大着胆子问道“道……道长,你有什么事吗?”清岩忙道“是这样,这位大哥,你知道清香斋怎么走吗?”这声大哥叫得那个家丁浑身轻飘飘的,结结巴巴的道“清……香……斋呀!向……东走走……就看见……了!”清岩心里奇怪,这人刚才说话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结巴了,但人家毕竟是告诉自己怎么走,高高兴兴的道声谢就往东走去。他却不知那个告诉他路的家丁,在听他道完谢后,一把拉住旁边另一个家丁,大声喊道“宋五,你听见了没有,刚才神仙叫我大哥还谢谢我啦!你听见了没有!”

    从宋府到清香斋确实不远,加上清岩脚步也快,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来到门前,清岩左脚刚踏上清香斋的台阶,就听的丁灵秀已经笑道“清岩,你总算回来了!唐老板可是等的着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他真要去知府府邸去要人啦!”清岩一边掀开清香斋的门帘一边道“丁大哥,唐老哥,都是我不好!让你们久等了!”进屋一看,里面还是那几个人,丁灵秀一家人,唐中川,还有那几个伙计都在。丁灵秀含笑坐在那里,胡婷婷怀里抱着已经熟睡的辉儿也笑吟吟的坐着,最紧张莫过于唐中川了,见得清岩进来忙抢上前去,急声问道“清岩,你没有事吧?”清岩见他如此关心自己,心里也很感动,道“我很好!事情还算顺利!”唐中川连连点点头,颇为激动的道“你好就行,我的事不重要,如果为了我的事情让你出什么事,那我的罪可就大了!”丁灵秀笑道“唐老板,我说过清岩不会有事的!你看,他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唐中川见清岩回来,精神顿时一振,脸上的担忧紧张之色一扫而光,听丁灵秀说,不禁放声大笑,然后道“是我想多了,想多了!哈哈哈!”笑完,拉住清岩的手走向丁灵秀,而被唐中川笑声惊醒的辉儿,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清岩,也说了句“道士叔叔,你可回来了!是不是天都亮了吧?”清岩笑道“亮了!这一晚我可忙的很,不过也精彩的很!”辉儿一听,眼睛一亮,立刻来了精神,忙叫到“精彩的很吗?道士叔叔,你快说说吧!”唐中川也想知道事情的经过,就问“是啊,昨晚我听天上不住的打雷,而丁老哥却说这是你弄得动静,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清岩就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本想简简单单的说一下,可辉儿听故事向来是马虎不得的,对于细节十分关心,清岩讲的稍有遗漏,他就追问不停,没办法清岩只能仔仔细细的讲了,等把一切说完竟然花了半个多时辰,就这样辉儿还不是很满意,不过他也勉强接受了,最后辉儿还道,让清岩以后有时间再给他讲讲,他听的还不过瘾,清岩无奈只能答应。

    清岩讲完后,唐中川与几个伙计是惊叹不已,而清岩就对丁灵秀道“丁大哥幸好你去了,要不然我可就惨了!这个鬼手无影秋寒真不好对付!”丁灵秀闻言,笑容一敛,正色道“我也是突然有所感觉才过去看看,只是没想到会是秋寒在那里!清岩,你难道不知道鬼手无影是什么人吗?”清岩摇摇头道“这可真不知道!他不就是鬼手无影秋寒吗?”

    推荐收藏,我一直是很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