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意外收获四(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又是补天剑,又是欧阳剑,清岩一听这个名字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怎么很多事都和这个欧阳剑有关系,这欧阳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清岩真想见见他,看看这个华山派的惊世之才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秋寒和欧阳剑他们之间为什么起得争斗啊!”清岩问丁灵秀道。

    丁灵秀叹息一声后才道“欧阳剑是近十几年来正道后起弟子的风云人物,其风头之劲一时无两,当然他的修为确实了得,清岩,不是我自谦,就凭我这一百多年的修为,比起欧阳剑来还是有些逊色,他的那柄补天剑可是剑中极品,而他习练的紫虚神功和剑诀更是精深浑厚,凌厉无比,这真是剑好人更好,欧阳剑自出道一来,除了在赵无忌剑下受过挫外,几乎是未逢敌手。而这个鬼手无影秋寒也是魔道中的佼佼者,秋寒虽然入九幽神君门下时间不短,可真正让大家知道他的厉害的还是近几十年,他曾经以九幽遁形和玄冥鬼手接连杀败十数名正道高手,其中就有华山五剑中的老二腾空剑孙国晴,还有我的七弟灵心子,若不是他们修为和经验不弱,恐怕也早就死在了秋寒的鬼手之下,这样一来秋寒名声大振,从而使他得了鬼手无影之名!”

    清岩听华山五剑之一和泰山七子都在秋寒手下吃过亏,也是一惊,落影剑罗明他是见过的,修为确实了得,泰山七子他已经见过三个,也是名不虚传,泰山七子是那几个他都知道,可华山五剑他虽然听得最早,可就知道个落影剑罗明和补天剑欧阳剑,其他三个却还不知道,就问丁灵秀“丁大哥,华山五剑究竟是那五剑?”

    这个丁灵秀自然知道,说道“华山五剑指的就是,老大真刚剑王朔州,老二腾空剑孙国晴,老三就是落影剑罗明,老四飞星剑莫言鑫,老五补天剑欧阳剑!”清岩听完,略一沉吟,又问“他们几个谁最厉害?”丁灵秀道“有道是华山五剑,末剑最强!自然是欧阳剑最厉害了!”

    华山五剑,末剑最强!清岩记得大师兄以前说过,就道“那其他四个呢?”丁灵秀道“华山五剑中除了欧阳剑远超其他师兄外,其余的四剑修为相差不大,如果非要分出个上下来,我认为老大真刚剑强些,腾空剑和落影剑差不多,老四飞星剑最弱。”清岩点点头,道“丁大哥,是不是秋寒打败了腾空剑,欧阳剑就去找秋寒算账了吧!”丁灵秀道“正是,欧阳剑知道他二师兄被秋寒打败后,就马上四处寻找秋寒,毕竟孙国晴败了就等于折了华山派的颜面,可秋寒行踪飘忽,极难寻找,他找你容易,你找他就难了。结果,欧阳剑没找到秋寒,却在山东遇到了一个更厉害的对手。”

    更厉害的对手,清岩奇道“那是谁?”丁灵秀看了妻子胡婷婷一眼,清岩更是奇怪,他见胡婷婷神色不对,以为欧阳剑遇到是胡婷婷,就道“怎么,欧阳剑遇到嫂子了?”丁灵秀摇头道“不是!”胡婷婷也道“我怎能是欧阳剑更厉害的对手,他遇到的是鬼风!”

    胡婷婷说到鬼风,清岩顿时想起木心当时给他讲的那些有关鬼风的事情,鬼风第一次出现与人交手,不就是丹凤轩弟子胡婷婷嘛!就道“大嫂,我听说你和鬼风打了个不分胜负,最后鬼风就跑了不是吗?”胡婷婷微微一叹,清丽秀美的脸上泛起一丝苦笑,想起和鬼风的那一战,至今她都记得十分清楚,听清岩如此说,她轻叹道“清岩,人说我和鬼风打了个不分胜负,那是太看得起我了,鬼风的修为实在高我太多,我与他交手之时,就感觉的十分明白,他对我出手之时根本未尽全力,也不知他为何要对我手下留情!”

    清岩也与鬼风交过手,人家也是对自己手下留了情,一想起那次和鬼风的交手,他心里就不舒服,撇撇嘴道“这人神神鬼鬼的,是不是觉得自己修为高就喜欢戏弄别人!”胡婷婷听他这么说,却不认同,说道“恐怕不是吧!你是没见他杀人的手段,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大开杀戒,太行山那些山匪被他杀了个一干二净,那情形实在是血腥异常,我就是见他手段太过残忍才上去过问,哪知道他一言不发就向我动了手,天河诀果然厉害,虽然我的广寒阴功可以凝气成冰,化冰为墙,可对于鬼风如天河直灌而下的真气水势实在是难以抵挡,若不是他突然抽身而去,我真是要死在他的手里!”

    清岩听后,更觉得鬼风奇怪了,说道“是啊,这人真是莫名其妙!做事没头没尾!”而丁灵秀却是笑道“我看鬼风除了行事心狠手辣之外,别的方面也没什么不对之处,他杀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穷凶极恶之徒,这死的都是些该死之人,其实鬼风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丁灵秀如此说,清岩心道“他是为民除害,又对我手下留情,就说我不是祸害了!”这么一想,清岩暗暗一阵苦笑。他知道欧阳剑和鬼风相遇后,两人就是一场大战,就连木心道长都说,那场大战十分精彩,木心道长一说起来就眉飞色舞,真是津津乐道。不知怎么的,别人一提欧阳剑,清岩就觉得不自在,他就是不愿听欧阳剑的事情,这连清岩自己都觉得非常奇怪,可他还想知道欧阳剑是怎么和鬼手无影秋寒交手的,就道“丁大哥,欧阳剑和鬼风交手的事情我知道,你还是说说他是怎么打败秋寒的吧!”

    丁灵秀哪知道清岩有这样的心病,以为清岩性急,也就没在多说,就道“欧阳剑和鬼风大战一场后,原本毕露的锋芒微微一敛,要知道在此之前,欧阳剑的补天剑下可是未遇对手,鬼风的出世总算让他知道了天下还有高手,绝非他华山派一家独大。紫虚神功和剑诀也不是天下无敌!”对丁灵秀的这句话,清岩是深表赞同,立刻道“丁大哥说的对,我就是看不上华山派弟子那副目空一切的样子,这次我和崔亮这一仗就是崔亮自以为是引起来的,哼!他要动手,我就给他好看!华山派!哼!”清岩一说起昨晚的事情就有点来气,就一连重重的哼了两声。

    丁灵秀何尝不知华山派弟子的做派,虽同为天下三大神剑门下,可泰山七子行事一向以谦和忍让为原则,本来就是出家人,道家所秉就是清静无为,与世无争,做事没必要那么咄咄逼人,否则整天除了比剑斗法还谈什么清修,谈什么无为。现在听清岩怒意十足的话,似乎已经对华山派有很大的看法,他虽然也看不惯华山派的一些人的行事作风,可他更清楚华山派的实力,败在清岩剑下的崔亮只是华山派三流高手,在华山派实是个微不足道的人物,清岩如果就此小看了华山派那可是大大的一个错误,就提醒清岩道“清岩,华山派绝非一个崔亮可以代表的,我说句实话,以你现在的修为,别说差华山五剑很远,就是比起华山派与崔亮同一辈分的几个弟子恐怕你也不是对手,你可万万不能小看华山派呀!”

    推荐收藏,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