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飞书下(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青光来的突然,清岩觉得肯定是有人要用飞剑伤人,他看的清楚,那耀眼的光芒之中分明有柄一尺多长的短剑隐在其中,虽然没有感觉到半分杀气,可清岩还是认为这飞剑来的过于诡秘,搞不好是鬼手无影秋寒去而复返,清岩的想法就是先一剑把这飞剑劈下来再说,这样是最保险的,可就在他做势欲劈之时,丁灵秀的一声“且慢”把他叫住了,清岩一看,发现丁灵秀的神情除了有点惊讶外,并没有像自己一样那么紧张,就道“丁大哥!怎么了?”

    丁灵秀双眼一直不离那道青光,听清岩问到,也没说话,只是向清岩摆摆手,那意思就是让清岩等一会,而说来奇怪,那道青光自进的清香斋后就一直盘旋在上面,似乎在找寻什么,清岩此时也发现了这青光的奇特之处,很明显这飞剑并没有伤人之意,就把真气一敛,紫心剑剑芒一收,就在这时更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那道青光在清岩气势一收的同时,那耀眼的光芒也随之一暗,一柄青色的小剑显出原形,清岩感觉一股极为熟悉的气息由这柄小剑散出,这种气息是个熟人的,而且这个人绝不会对他不利,没有多想很自然的伸出左手,只见那青色小剑在空中打了个转后,轻巧之极的飞到了清岩手中,小剑飞入手中后,清岩觉得这小剑竟是轻薄异常,恐怕也一两重也没有,仔细一看,不由脱口叫道“这是柄纸剑!”

    真是柄纸剑,是一种青色的纸张折叠成的剑,难怪会如此轻,可既是柄纸剑刚才那耀眼的光芒是从何而来,清岩既奇怪又惊骇,心道,“竟然还有纸做的飞剑!”想到丁灵秀的表情,就忙看了过去,而对方也开口道“清岩,这是有人飞剑传书于你,你快打开看看吧!”

    飞剑传书!清岩可是头一次听说,看丁灵秀和胡婷婷的神情显然是在见到这道青光的时候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听丁灵秀让自己打开看看,清岩忙把紫心剑放在一旁,再把纸剑研究了一下,果然可以打开,这纸剑中间有个缝隙,清岩顺着缝隙小心翼翼的把纸剑展开,最后出现在他手里的是一张长宽均为尺五的纸片,纸上真的有字,字就写在纸的正中间,龙飞凤舞两个大字,“速回”,清岩见字一怔,没反应过来这“速回”的意思,然后发现这两个大字的左边还有两个略微小点的字,也就确定了他刚才的感觉,叫道“呀!原来真是木心道长叫我回去!”

    原来这飞剑传书之人是木心,清岩叫了出来,心里却道“木心道长怎么知道我在兰州城,甚至连我在清香斋都知道的这么清楚,能这么确切的飞剑传书给我,他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清岩心里疑惑,惊讶,丁灵秀也是一样,能飞剑传书的人绝对是个高手,据他所知,能有这种本事的人,放眼天下绝对是屈指可数,他原本以为是清岩的师父崆峒派掌门广闲道长传书于他,当时就暗暗吃惊,都说崆峒派势弱力微不堪一击,可就凭这飞剑传书的修为,广闲道长已是当今天下少有的高手,而且传书所用的飞剑竟是用纸折叠而成的,更让丁灵秀觉得这广闲道长修为深不可测,恐怕比自己师傅天下三大神剑之一的玉华真人也差不了许多,可听到清岩喊出的是木心道长,丁灵秀有点糊涂了,就问道“清岩,这木心道长是谁?难道这不是令师广闲道长给你的传书吗?”

    清岩摇摇头道“不是我师傅,是我师傅的朋友,木心道长。”他可不好意思告诉丁灵秀,自己至今还没见过师傅的面。

    木心道长,这名字实在陌生的很,真是名不见经传,可这修为确实令人惊叹,这个天下隐修高手真是太多了!丁灵秀不由得暗叹道。

    清岩晃晃手里的纸,微微皱着眉,有些担心的道“木心道长叫我速回,看样子是有什么急事,我也出来好几天了,可别是松风观出了事。”说到这里,清岩也有点着急,上次鬼风就曾闯过明月峰,可别是他不死心又去了吧!看看纸上的速回二字,清岩越谢越急,就想马上赶往崆峒山。

    看见清岩急不可待的样子,丁灵秀就道“清岩,要不这样你先走,我们随后就到,平凉怎么走我也知道,等到了崆峒山我们就去找你。你只要告诉我你住在那里就行了”

    清岩一想也只能如此,说道“丁大哥,你们到了崆峒山去明月峰就能找到我,很好找的,既然这样我这就先走了。”然后又对唐中川道“老哥哥,我不能耽误了,咱们下次见面再聊,你多保重!”唐中川忙道“清岩,你要一路小心啊!别太着急了!”清岩点点头道“我会小心的,应该没什么大事!老哥哥,咱们下次见了!”说完,又对丁灵秀道“丁大哥,记得是崆峒山明月峰,我就住在那里!”

    丁灵秀点点头道“我记得了,你快去吧!”清岩不在多说,右手一引,紫心剑随势而动,紫芒一闪已在空中,清岩身形一动,顿时化为一道青影,紫芒一亮与青影同时穿窗而出,清岩飞出不久,就听他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却是对辉儿说的“辉儿,等你到了崆峒山,我一定给你准备好木马和大刀,你要听话呀!”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的人早已远在一里之外,他虽心急如火可是对于辉儿的事情一直很挂心,怕辉儿在路上任性就说了这番话。

    辉儿见清岩叔叔这么重视他的事情,很是高兴,不管清岩听不听到他的话,大声答应道“道士叔叔我肯定听话,你放心好了!”丁灵秀见清岩把儿子如此上心,心道“这就是大人与孩子的不同之处吧!”再看胡婷婷也是嘴角含笑,应该想的和自己一样吧。他能感觉到清岩渐渐远去的身影,又看见清岩匆匆离去没有带走的那张用来飞剑传书的纸,心里不禁想道“木心道长,木心,木心,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呢?”

    紫芒破空,势如离弦之箭,不!比箭还要快,真如电光飞逝!御剑飞行越来越纯熟的清岩,驾驭紫心剑飞行起来的速度已经是越来越快,真气流动,贯通人与剑,清岩只觉得旁边的景物只是一闪而过,虽然有真气护体感觉不到劲风的吹抚,可他还是清楚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快的足可把风划开,把云剪开,不到半个时辰他已经远离兰州城二百多里了,这种速度已是他现在的极限,一边飞行,清岩一边还在想,究竟出了什么事,木心道长会这么急切的叫自己回去,一想那两个大大的速回,清岩恨不得自己再长出一对翅膀来,一振翅就直接飞到了崆峒山,可世上哪有这么快的飞禽,而清岩此时的速度已经是快过很多飞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