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五行轻烟阵下(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怪我!把我震得这么惨,还要怪我!”清岩大叫道。

    木心叹道“清岩,这五行轻烟阵自崆峒派创派起就已经存在了,而迄今为止,也就你一个人和它较量过,它好端端的飘在那里,而你却如此生猛的撞了过去,你说这不怪你怪谁!”

    清岩闻言当然不服气,自己差点摔死,到头来竟是自己找的,这也太没道理了,这还有天理吗!不禁万分委屈的道“道长,怎么都能怪我,我回明月峰肯定要经过它的,我也不知道这里会有这么个东西,要是我知道怎会和它碰上!”

    清岩说的也有道理,木心却道“你应该知道,不说你现在太清道力已达两仪境,就是前几天你那太初境六层的修为,遇到这五行轻烟阵也伤不了你!”听木心如此说,清岩一愣,道“啊!不会吧!”

    木心道“不会什么,你飞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本想提醒你一下,可觉得没什么必要,毕竟你曾经进出过清风崖,大方祖师布下的无形气墙和五行轻烟阵实是大同小异,这五行轻烟阵的防御能力虽是强大,可对于修炼太清道力的崆峒派弟子却是没有任何效果,你只要你稍加留意就能顺利通过,哪知道你御剑飞行都快到了明月峰顶也不减缓一下速度,愣头青似的硬往里撞,这五行轻烟阵若无太清道力的化解,一遇到外力进入就会变为铜墙铁壁一般,就算你有真气护身也不行,而且你的真气越强这反震之力就越大,唉!你说这样你能好受得了吗!”

    清岩听得目瞪口呆,原来真是要怪自己,想想方才自己御剑飞行的速度,确实够快的,加上就要到了明月峰就没了一点戒心,只想快点,这一快就出了事,想起自己一头撞上铁板和栽下半空的情形,清岩除了苦笑和自认倒霉外还能埋怨谁。

    木心又道“五行轻烟阵是大方祖师布下的,当年大方祖师以青冥峰为中心延出六十里,然后在东南西北四方各设一个阵眼,这五大阵眼,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南方属于火,东方属于木,北方属于水,西方属于金,土掌管中就是这青冥峰,这就是五行之位,从这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的阵眼中都有一股淡淡的轻烟升起,这轻烟看似清淡无力可都是这崆峒山灵气所聚,五行,行者,顺天行气浑然一体,变化无穷无尽,这五行之气经过五行轻烟阵的变化就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这五行之气所化的轻烟笼罩在崆峒山六十里方圆之地,在明月峰,它离峰顶约有百丈之高,随着山势的增高它也跟着变化,在青冥峰和赤霞峰也是如此,有了它的守护,就可以完全不用顾忌有敌人会从空中攻击偷袭,也可以抵御普通雷劫的袭击,其威力之大实是不可思议,这五行轻烟阵实在有夺天地造化之妙,神鬼莫测之机啊!”

    木心说五行轻烟阵如何让厉害,清岩是绝对相信,刚才见识过厉害,就只一个劲的点头,心想“大方祖师真是神仙,弄股烟就能挡住敌人,了不起,实在了不起!”他对于奇门阵法根本不了解,这种借天地间诸般力量形成的阵法其威力之大他是无法想象的,阵法这个词今天才进入清岩的脑海里。

    “以后,我也要好好研究一下阵法,免得再吃亏!”清岩心里这么想到。

    可清岩转念一想,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皱皱眉又看了头顶的那层淡淡的轻烟,木心见他神情不对,就问“怎么了,清岩?”清岩道“道长,这事情不对呀?”木心被清岩的话说的一怔,道“不对!哪里不对了?”清岩道“道长,你说这五行轻烟阵可以阻挡我,为什么上次鬼风来的时候,它一点动静也没有,鬼风可不会太清道力呀!”

    木心闻言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心道“这小子倒是什么都记得,这可不好解释了。”就见他先装模作样的“啊”了一声,好像经过清岩的提醒才记了起来鬼风来过的事,然后略微顿了顿才道“这事我也奇怪,或许是那天五行轻烟阵正好有了点漏洞,就让鬼风钻了空子,嗯!应该是这样!”

    他的解释当然不能让清岩满意,可清岩对于五行轻烟阵实在是太不了解,阵法有漏洞?这么说这阵法也有靠不住的时候,虽然心里疑惑,可也不再说什么了,就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木心见他不在追问,暗道一声“惭愧!”心里多少也有点汗颜,原来这五行轻烟阵在广闲当上崆峒派掌门后就处在半休息的状态,尤其是近几十年更是彻底停止了运行,原因很简单就是广闲不愿意动弹,因为这五行轻烟阵从大方真人布下的以来,必须每隔十年用太清道力打通一次阵眼,让阵眼中的五行之气运转正常,这样才能保持阵法的威力,而广闲嫌十年就去五大阵眼一次太麻烦,就自己改成了每隔三十年,过了两次后广闲觉得三十年一次也很麻烦,就索性想六十年一次,就这样又过了六十年,,而此时的五行轻烟阵早就没了半点威力,就剩下一些薄薄的云雾在崆峒山的上空飘来荡去,广闲眼见的自己三甲子掌门任期就要到了,就想把打通阵眼的重任留给下任掌门自己的大弟子清虚,在他想来反正崆峒派在世人眼中已经没落,加上崆峒山有他们几个老家伙守着,也不会有什么意外,有没有五行轻烟阵守护都无所谓了!

    可意外总是会有的,自从崆峒山来了自己这个关门弟子清岩后,清静很久的崆峒山突然热闹起来,先是清岩和天心教在铁家庄一场大战,后又引来了鬼风闯山,虽然鬼风在他手下吃了亏逃走了,可难保不来别的高手,最主要的是清岩身上还有一本移山诀,这要是传出去,那以后来崆峒山的可就不止鬼风一个人了,广闲平时看似无所事事,清静无为到了极致,可身为崆峒派掌门岂是那么简单,考虑到清岩的安危和一些别的事情,他就重新将闲置了许多年的五行轻烟阵运行起来,这五行轻烟阵一旦运行,就可将崆峒派的青冥,赤霞,明月三峰防御的滴水不漏,其实广闲最主要为的就是清岩所在的明月峰,可没想到五行轻烟阵运行起来后阻拦住的第一人却是清岩,这个本该是要保护的人,这让广闲觉得很是无奈!

    而清岩略微了解五行轻烟阵的来历和威力后,又用颇含敬畏之意的眼神看了看那层淡淡的轻烟,过了许久才对木心道“道长,你以后可要给我好好说说这阵法的事。现在咱们先回松风观吧!我真的有很多事要和你说!”木心点点头,说了句好,二人就往松风观走去。

    收藏推荐,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