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章木心解惑四(求推荐收藏)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在想,木心也在想,三清殿里一时寂静无声,两人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木心说话了,“清岩,你是不是该往下说了?”清岩一醒,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又想想才明白往下说的意思,再看到木心颇有深意的眼神,好像看见了他心中的秘密,心里微微一惊“哎呀!不会是木心道长算到什么了吧!”其实木心只是觉得奇怪,而清岩却是有点心虚。见清岩脸色不好又不说话,木心问道“怎么了,清岩?”清岩忙道“没什么,我就是想到了百里冰的那件法宝,那真是厉害!”木心道“你说的是天罗吧!”

    清岩惊道“道长,你可真厉害,真是什么都知道!”木心见清岩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失笑道“百里冰拥有天罗这件法宝又不是什么秘密,知道人真是不少,而她想同时止住灵秀子和胡婷婷除了施展这件法宝那是别无他途,这有什么好惊奇的!”清岩闻言,不觉有些尴尬,嘿嘿一笑道“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又是你算出来的!”木心摇摇头,心道“我要是真有那本事,可真要算算你这心里究竟想的什么了!”清岩又继续道“百里冰使出了天罗,让灵秀子和胡婷婷不能动弹了,眼见的就要被抓回丹凤轩,可就在这时候,有人出手帮了灵秀子他们,你猜猜那是谁?”清岩说到这里,脸上顿显狡黠之色,眼珠一阵转动,看着木心,听他怎么说。

    木心见他这个模样,笑道“你是在考我了!”清岩“嘿嘿”一笑,那样子叫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心思。木心淡淡一笑,轻描淡写的道“清岩,逍遥剑王赵无忌再度现身于五泉山的事情,这几天已经是传遍天下了,我算算时间和地方,也应该是赵无忌伸手管了闲事,否则谁会轻易招惹三大神剑中最难缠的丹凤神剑水清!真是赤焰剑一出,天下皆震惊啊。”“啊!”清岩也很震惊,惊叫后,又喊道“原来大家都知道了!”木心道“人们知道了赵无忌再现五泉山,我是在听你说了以后,猜到是赵无忌出了手,只是我觉得有些奇怪?”“你奇怪什么!”清岩问道。木心习惯性的摸摸鼻子,才道“赵无忌虽然好管闲事,可这种事情实在是泰山派和丹凤轩两家的私事,就连玉华真人都把人交给了水清,赵无忌怎么能再去管这种闲事,这弄不好就得罪了两大门派,赵无忌不应该啊!”木心实在想不通和想不出赵无忌出手的理由。他想不着,清岩可想的到,理直气壮的为赵无忌解释道“我看很应该,道长,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就在丹凤轩的人要把灵秀子一家带走的时候,辉儿哭的有多么伤心,喊的有多么凄惨,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换了谁也会出手帮忙的!”“辉儿!”木心不知道清岩说的是谁。“辉儿就是丁大哥和胡大嫂两人的儿子!”清岩解释道。木心一听又困惑了,“丁大哥,胡大嫂!”心想,清岩对灵秀子和胡婷婷的称呼变得好快啊!“呀!道长,忘了告诉你了,我和他们都已经成朋友了,辉儿还叫我叔叔呢?”清岩又解释道。原来如此,木心总算了解了,就道“你认为是赵无忌见到灵秀子……他们一家太可怜就管了这桩闲事!”清岩肯定的道“是!”当然是了,因为出手的不是赵无忌,而是清岩本人。清岩说的斩钉截铁,可木心还是有点疑惑,又想,难道说赵无忌在经过九天雷劫后性情有了变化,一个孩子一哭就不顾一切的出了手,他就这么沉不住气了,赵无忌啊赵无忌,你真让人想不透。木心当然想不通了,他怎么也没把那个赵无忌和眼前的清岩联系在一起,那个不顾一切的人不是赵无忌而是他的徒弟――清岩!“清岩,你见到了赵无忌吗!”木心想再问问清岩一些情况,对于赵无忌的事他一直很关心,上次在五泉山救了清虚以后,赵无忌就此沉寂没了踪影和消息,木心和大多人都认为赵无忌遭遇雷劫后功力大损,肯定是觅地潜修去了,短时间不可能出现,谁知道时隔不到一年,赵无忌竟有再度出现,而且还在五泉山,这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木心的消息从崆峒派在兰州城里的一个弟子那里得来的,说是赵无忌施展火龙诀映的五泉山一片火红,更有一声震天大喝喊道“赤焰”二字,这不是赵无忌又是谁!木心还没想明白,赵无忌究竟为什么出现和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的时候,兰州城又传来消息,说是一个身怀太清道力的小道士出现在五泉山,随身带着柄深紫色的木剑,似乎在一颗大槐树上修炼本门道法,因为旁边有人为其护法,这个弟子就没敢过去细察。因为清岩入门不久,崆峒派在外的弟子都不认得,就传信过来问问这小道士是何许人也。木心一听就知道是清岩,可清岩几时跑到了五泉山!木心就先去了松风观果然不见清岩,又去了铁家庄一问铁虎,铁虎就把八月十五晚上清岩如何喝醉了,如何又御剑飞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木心听完就把事情推测了七七八八,肯定是清岩喝醉了后,御剑飞行不辩方向,就飞到了五泉山,想清楚后木心不禁叹道,这个清岩真有你的!木心确定在五泉山的那个小道士就是清岩,可清岩在五泉山修炼道法时竟然还有人为他护法,这人是谁?木心可猜不出来。由于事情发生太过突然,木心就命那名弟子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当然也告诉了清岩的身分,同时也让他注意一下赵无忌的行踪,可赵无忌却是惊鸿一现后又没了踪迹。木心虽是远在千里之外,可对于清岩的动静那是了如指掌,清岩在大槐树上修炼三天后,一举突破太初境进入两仪境,他可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崆峒派在兰州城的那名弟子修为极是高深,不在他大弟子清虚之下,木心就让暗中照顾清岩。就连丁灵秀和胡婷婷也不知道,他们在为清岩护法的时候还有一个人隐在暗处一直在保护着清岩。等到清岩功行圆满,那名崆峒派弟子也在暗地里松了口气,就马上传信木心,告诉了清岩的情况,木心本打算把清岩叫回来,因为他经过推断想到了是谁在为清岩护法,那名崆峒派弟子所说的一男一女很可能就是泰山派的灵秀子和丹凤轩的胡婷婷,至于清岩怎么和他们走到了一起,这让木心百思不得其解,木心不愿清岩和丹凤轩弟子有什么纠缠,更何况胡婷婷与灵秀子的事牵涉到了两大门派的,别说是清岩,就是比清岩本事大十倍的人也解决不了。可正当木心想把清岩召回的时候,兰州城又来了消息,这次更是惊人,说清岩在兰州知府府邸上空先是和华山派弟子崔亮起了冲突,后又和鬼手无影秋寒对了阵,还好有人暗中帮忙,清岩是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而给木心传信的崆峒派弟子也着实为清岩捏了一把汗,只觉得这个小师弟真是胆大包天,什么人都敢惹。木心知道清岩这些消息后,也是大为震惊,以他的修为定力都有点在崆峒山坐不住了,清岩所做的一切都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只不过三四天的时间,清岩就和泰山派,丹凤轩,华山派,以及九幽神君一脉有了接触,天下三大神剑的弟子他是碰到了一对半,这已经让木心很头大了,可是现在清岩竟然,居然连鬼手无影秋寒都敢惹,最后还把秋寒伤了,这就是说那个几乎无人敢动的九幽神君已和崆峒派结了怨,要说木心不怕那是假的,他倒不是怕崆峒派招惹了九幽神君会怎么样,他怕的是清岩以后可就麻烦大了,类似于九幽神君这样修炼五六百年的老怪物,一直是各大门派最大的心病和威胁,就是狂傲自负的春水神剑简冰在得知自己弟子补天剑欧阳剑打伤了秋寒后,也在事后暗暗告诫过门下弟子,别再轻易与九幽门下起冲突,以简冰的修为都如此忌惮九幽神君,更说其他人了。而木心也深知九幽神君的厉害,不说九幽神君本人,就是那几个跟随他潜修在常山的弟子也都不是泛泛之辈,秋寒只不过是九幽神君众弟子的一个罢了,修为虽然不浅,可与他那几个师兄比起来实在是差了很多。正因为木心知道其中利害,就越发替清岩担心,还没有真正出师,清岩就得罪了九幽一脉,这以后的路可就不好走了。木心心思电转,只是片刻就想了很多东西,又想到清岩的身世,不禁暗暗叹息一声,心道“齐家的人一生下就脱不了“恩怨情仇”这四个字啊!唉!!!”推荐收藏,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