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红花之迷上

作品:《仙途正道

    木心听清岩突然这么问,真有点出乎意料微微一怔后才道“怎么会这样想?”

    清岩就道“我就是觉得你说的这么详细就像亲眼看到似的,所以才这么问,道长你可别骗我,究竟是不是啊!”

    木心笑道“这有什么好骗你的,不错,我当时就在附近,确实也目睹了他们斗法的全过程,也见识了红花鬼母的无影红花针以及九幽神君的骇世魔功,不愧是三绝四祖,天下绝顶高手啊!”

    清岩非常羡慕的道“道长,你可真厉害,本事真大,这么精彩的场面你都看见了!对了,你就不怕他们发现吗?”

    木心摇头道“红花鬼母与九幽神君交手的时间那是在三百年前,当时我才多大年纪,剑术未成,道法不精,别说看了,就是靠近一点都成问题。”

    清岩奇道“那你是怎么看见的?”寻思一下又道“是不是隔着很远望见的?”

    木心还是摇头道“隔着远倒是不怕他们发现,可是凭我那时的目力和神视根本看不透这两位绝顶高手用真气形成的屏障,我之所以能看得清楚是因为有人领着我。”

    清

    岩闻言可是一时没反应过来,在他的心目中木心的修为那可是非常高的,绝对属于绝顶高手,虽然木心已经自认那时的功力很低,可清岩还是没办法把木心与一个弱

    者联系起来,一听木心说他是被人领着的,立刻就想是谁这么厉害,居然能领着道长观战,这人岂不是绝顶高手中的高手!就急急问道“道长,那人是谁?”

    木心道“是位前辈,也就是他才能观看了红花鬼母与九幽神君的比斗而又不被他们发现,何况还领着我这么一个累赘。”他的语气充满了敬佩之情,显然这位前辈使他非常尊敬的人,这其中还带有深深的怀念。

    木

    心提起这位前辈就想起了很多往事,脸上现露出的神情让清岩感觉到这位前辈很可能也是道长的亲人,只有对亲人才能有如此深的思念,这人是谁?清岩好奇到了极

    点,只听木心继续道“我那时候也像你一样不知天高地厚,他当时也想找机会教训我一番,正好我们从那里路过,就见到了红花鬼母与九幽神君的那一战。若不是有

    他领着我可看不明白,既是如此,我还是没看清楚九幽神君是怎么中的无影红花针,我那时候已经被那奇绝诡异的道法魔功弄得眼花缭乱,根本分辨不出谁是谁来,

    见到那一战我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高手,自己的修为实在太浅薄了,等到最后才听他告诉我九幽神君受伤遁走,红花鬼母也被九幽磷火伤了左臂,他本想乘机除去九

    幽神君的,可是因为红花鬼母的伤势就没再追去,为此他还懊悔了好一阵子,说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结果真是这样,九幽神君又做了那么多的孽,害了很多

    人。”

    清岩听木心只说他他的,就是不说这位前辈是谁,最后真是憋不住了,问道“道长,他就是那一个看见了九幽神君中了无影红花针的人!你说的这位前辈到底是谁呀?”

    木心悠悠的回答道“这你就没必要知道了,反正是个前辈,既然我都称他前辈了,你就更要称声老前辈,他是我这一生最敬重最钦佩的人,也是我的最亲近的人!”

    清

    岩听他说了三个最字,显然这人的地位在他心中无人可及,偏偏木心又不愿意说,真是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胡乱猜想,“莫非这人就是道长的父亲,要么就是他的

    大哥,就像赵大哥在我心里的位置一样也是无人能比的,赵大哥也是我最敬重最钦佩和最亲近的人,嗯,应该是这样,只是他究竟是谁呢?唉!”清岩暗暗叹息道。

    清岩在瞎想,木心当然看得出来,轻声喝道“你就别费脑子了,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什么事都想弄明白,这是很累的!”

    清岩摸摸有点发涨的后脑勺,苦笑道“你告诉我,我就不会去想了。可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是不能说,道长,你今天真奇怪,可是留了好几个闷葫芦给我,叫我直费脑筋。”

    木心听他说的可怜,笑道“你不去想不就行了,明明是自找的苦恼却要赖上我!行了,还是乖乖听我讲别的吧!”

    清岩晃晃头,定定神,很无奈的道“也只好这样了,道长,你说那位前辈还帮红花鬼母疗伤了,那他们认识了!”

    木心却道“他们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并不认识!”

    清岩大是惊讶,道“我以为他们认识呢?这位前辈怎么会想起要给红花鬼母疗伤,红花鬼母不是本事很大吗!”

    木

    心道“我们刚才只说了红花鬼母的法宝有多么厉害,可你别忘了九幽神君也有很多极为歹毒狠绝的法宝,伤了红花鬼母的九幽磷火就是其中最厉害的一个,这九幽磷

    火是九幽神君采集深藏在地底各种尸骨上的毒磷炼制而成的,那种毒磷本身就带有极强的毒性,在加上九幽神君又将八种绝毒之物与之融合,经过九幽神君本身阴火

    的?炼,变成了天下至毒之物,只要人沾上一星半点,不但肌肉骨骼会被这磷火烧烂烧透,那毒气更是会极快的渗入五脏六腑,如不及时医治,最多半柱香的功夫,

    整个人就会化为一滩血水。”

    清岩今天真算是长了见识,先是听了红花鬼母的狠毒法宝,就已经让他瞠目结舌了,现在又听这九幽磷火歹毒残忍不在前两样之下,真是没有最毒,只有更毒,一个比一个毒!

    清岩都不禁要为红花鬼母报屈了,就道“道长,你说无影红花针歹毒绝伦,伤人肉身是伤那砍那,可我看这九幽磷火才是真正歹毒绝伦,人都化成血水了,就是少胳膊少腿也比这结果好多了。”

    木

    心道“你说的有道理,这两件法宝若论狠毒确实难分上下,可真要比起来还是无影红花针更胜一筹。”清岩一听倒有点不服,木心接着道“一看你就不服气,我就给

    你说说,无影红花针一是要比九幽磷火容易伤人,九幽磷火施展之时还能让人有迹可寻,有法可躲,而无影红花针可是“无声无息,无光无形”,让人防不胜防。”

    无影红花针的这个“优点”清岩非常认同,就点点头,木心微微一笑,又道“还有一个就是九幽磷火虽然毒性强烈可以化骨融肌,但并非是无药可救,而且只要修为深厚的高手就可以将毒气逼出,或者是暂时控制住后再图解救,可无影红花针非但不能用真气逼出,反而是越逼死的越快,虽说九幽神君可以将红花针禁锢在一个地方让它不在随气血流动,可举世滔滔,能有九幽神君这样修为的人能有几个,所以我说无影红花针要比九幽磷火更歹毒狠绝。”

    木心说的有理,清岩只能再点点头,可又一寻思,发觉木心说的有点不对,立刻问道“道长,既然九幽磷火的毒性可以用真气逼出,那为什么那位前辈还要去医治红花鬼母,不去乘机除掉九幽神君,这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