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红花之迷下

作品:《仙途正道

    木心闻言,却是轻轻一叹,脸上现出非常古怪的神情,似乎清岩所问的问题,叫他想到了一些他一直也想不明白的事情,沉吟片刻后,他才道“事情奇怪就在这里,按道理说以红花鬼母的修为,是可以自行用真气逼出九幽磷火之毒的,

    可当时的她居然对九幽磷火之毒无可奈何,而我说的那位前辈也看出了这点,虽然红花鬼母已经尽量掩饰了自己的伤势,但那位前辈的眼力何等厉害,知道只要再拖

    半个时辰红花鬼母就会化为一滩血水,这才舍弃九幽神君不追,为红花鬼母疗伤驱毒了!而过后我也问过他这个问题,他只是说红花鬼母体质特别,纵然真气精纯浑

    厚可是对于这种与她先天相克的磷毒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恰巧红花鬼母自己也不知道她有这个弱点,否则她也不能对这九幽磷火没有戒心,她也是中了九幽磷火以

    后才知道的,九幽神君做梦也没想到,红花鬼母其实也差一点死在他的磷火之下,红花鬼母最害怕顾忌的人正是他自己,而最有意思的就是九幽神君一直把红花鬼母

    当成了自己的克星,他是尝够无影红花针的苦头了,以后再也没有去招惹红花鬼母。”

    竟

    然还有这种事情,清岩想到的只有四个字“匪夷所思”,他是越想越觉得奇怪,最后居然笑了出来“哈哈哈……”而且笑的都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一阵笑,木心

    也没说话,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心道“自己当时也是这个样子,既是奇怪也是好笑,唉!可就是到现在我还是不知道其中缘故,他肯定是知道的,可就是不告诉我,

    还说这事关乎红花鬼母的一个大秘密,他答应过红花鬼母不说的,会是什么大秘密呢?”木心想到这里,不觉得摇摇头。

    好一阵子清岩才算是笑够了,喘着气揉着肚子,还好他体内有真气流动,不至于笑断气,木心等他静下来后,说道“这事就这么好笑吗?看你的样子也太激动了!”

    清岩嘴角笑容未散,听木心问,深呼吸了一次后,才道“这还不好笑,本来应该是别人怕他,可现在却是自己怕别人,而且一怕就是三百年,你说这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刚说完他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木心知道自己要是再不拦着清岩,任由他这么笑下去,还不知道要笑到什么时候,就把脸色一正,沉声道“行了,我还有话要说!”

    清岩见木心脸色一变,忙把笑容一收,笑声也陡然止住,不在出声等着木心继续说话,就听木心道“清岩,这事虽然有些好笑可知道此事的连你在内不过三人,你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对外人讲,这次你的大师兄清虚也不例外,那位前辈曾经答应红花鬼母替她保密,现在已经过了三百年,天下间再无别人知道此事,今天我告诉你,也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虽然现在的红花鬼母定是对磷毒有了抵御的办法,但这毕竟还是她的一大弱点,所以半点都不能泄露出去。”

    清岩笑归笑但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要是九幽神君知道红花鬼母最怕磷毒,那就会出天大的乱子,就答应道“道长,我绝不向任何人说,一定保守这个秘密。”保证完后,又道“道长,这位前辈是不是个大夫,他怎么就能解这磷火之毒。”清岩还是不死心,继续问这个前辈的身份。

    木心摇摇头道“并不是只有大夫才会解毒,何况世间的大夫又怎能解这九幽磷火之毒。也是事有凑巧,这位前辈当时身上带有一种丹药正好可以解这磷火的毒性,加上他那无比深厚的真气,很快就让红花鬼母复原如初。”

    清岩道“那红花鬼母可要好好感谢这位前辈了。”

    木

    心点点头道“确实如此,红花鬼母就请我们到红花岭做客,语气极为客气有礼,她当时已经是一方宗主,何况红花鬼母的怪癖性格也是出了名的,加上她还有“天下

    男子皆可杀”的信条,虽然那位前辈对她有救命之恩,但我还是很难把当时温和有礼的红花鬼母和传说中的红花鬼母联系起来,差别实在太大了!”木心不禁有所感

    叹。

    清岩没觉得这有什么可奇怪的,就道“救命恩人嘛,当然要客客气气的,要是凶巴巴的,谁还会救她。道长,你们就去了红花岭了吧?哪里怎么样,是不是满山都是红花,很漂亮,对不对?”清岩立刻想象起来。

    木心见他一脸向往,就笑道“这可让你失望了,红花鬼母虽然邀请了那位前辈,可是我们并没有去。”

    清岩甚为惊讶,道“这是为什么,去去多好啊!”

    木

    心道“没什么理由,就是那位前辈不想去。还有就是红花鬼母也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她问了,那位前辈也没有说,只对她道“姓名本是虚幻,今日只是机缘巧合罢

    了,救命之恩恕不敢当,要是教主真想报答我的话,就请答应我一事,我就万分感激了!”红花鬼母就问何事,那位前辈就道“他年如果教主遇到手拿我这信物的人,就请照顾一二,如果他要是得罪了贵教,也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他网开一面”红花鬼母自然满口答应,然后那位前辈又给红花鬼母留下了一些可以解救磷毒的丹药,让她已备不时之需,最后我们就离开了。”

    木心刚说完,清岩马上就提出了问题,“道长,那位前辈的信物是什么,红花鬼母以后再有没有见到他,或者是他的徒弟,或者是拿着他信物的人?”

    见清岩问的这么认真,木心叹道“清岩,这只是那位前辈随口一说,他岂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为了能让红花鬼母叫我们离开,他才这样说的。”

    原

    来是这样,真是前辈高人啊,这气度风范真是让人叹服。清岩一边赞叹一边更对这位前辈感兴趣了,只是木心不说他猜都没个头绪,看看木心,还想再问问。木心知

    道他的意思,就道“不是说了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心急也没有用。现在红花鬼母的事情都说的差不多了,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快问!”

    木心让清岩快点问,清岩反而有点犯愁,一时之间真想不起来问什么了。就见他皱着眉,撇着嘴,坐在那里苦想,木心见他如此情形,心里却是一阵暗笑,清岩不问他就不说,双眼微闭竟然养起神来。

    清岩是左思右想,在没见到木心之前,他觉得肚子里有的是问题,可现在叫他问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出一个来,难道刚才已经说完了,清岩心里一想,不对呀,感觉还有件很重要的问题没问呢,可究竟是什么,偏偏就想不着了。

    清

    岩用手拍拍自己额头,想让自己开开窍,这招果然好使,真有问题给拍出来了,清岩忽的想起刚才自己心里的一个疑惑,木心道长说到九幽神君夺舍的时候,他惊呼

    了一声,夺舍这个词以前听说过,可刚才没记起是听谁说过,现在突然想起来了,说过夺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已经被自身阴火烧的灰飞烟灭的阴狐郭云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