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修炼前上

作品:《仙途正道

    想到这里木心不由得佩服起赵无忌来,赵无忌的修为他很了解,比起自己师弟鬼影子顾长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修为极有可能引来九天雷劫的照顾,可赵无忌全然没有考虑这些,依然仗剑行侠在这天地之间,数年前他视阴山老祖数百年修为声威如无物,大闹阴山,连斩阴山派十数名弟子,又和阴山老祖大战于阴山之巅,最后还能全身而退,飘然而去,如此胆魄实在不愧那剑王之称。或许真是天妒英才,百年未现的九天雷劫竟然落到赵无忌的身上,惊雷过后,都说逍遥剑王已化灰烟,哪知数月后他奇迹般的重现天下,成为近千年来第一个遇九天雷劫而不死的人,此后赵无忌的声威直线上升,甚至竟有取代步云真人天下第一人的趋势,木心有时候就想,说不定赵无忌真的达到了渡劫之境,可他会不会也像大方祖师,冥王他们突然消失呢?去了一个比九天之界更虚无缥缈的地方,一个远离人间去了就再也回不来的地方,或许那就是所谓的天界吧!

    清岩等了良久也不见木心开口说话,再看木心若有所思的表情,似乎想事情都想的出了神,一时半会恐怕是说不了话了,还不知要等多久,只能提醒提醒一下,就道“道长,你倒是说话呀!”

    木心被清岩打断了思绪,微微一叹,道“你要我说什么?”

    清岩一怔,道长是不是想事情想糊涂了,又道“是大方祖师和冥王的事情呀!你说了一半,还没说完呢!”

    木心看了清岩一眼,才道“什么没说完,已经讲完了。”

    清岩“啊”了一声,叫道“这就完了,不会吧!”

    木心道“当然讲完了,冥王消失以后的事情,我又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大方祖师的事情你都清楚,还用我再重复一遍吗!至于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或者是究竟还在不在这个世上,我也和你不知道,你说这是不是已经讲完了!”

    清岩被他说的是一愣一愣的,弄了半天这都结束了,可清岩老是觉得少了些什么,不应该就这么讲完了,可不容他多想,木心又用颇为不耐烦的口气说道“清岩,你问一个问题,就让我说了这么多,关于如何重塑肉身的办法我都给你说了,现在你满意了吧!”说到这里,他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随后又道“和你一说话就停不下来,真是辛苦!好了,我可要回我的白云观了,休息休息!”说时就站起来,显然马上就要走了。

    清岩见他要走,忙道“道长,你着急什么,这才多长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没问你呢。”

    木心闻言,都有些惊诧的道“还有很多事没问!清岩,你的事也多了点吧!”

    清岩“嘿嘿”笑道“不多,不多,你也知道我除了问你,再找不到别人,再说了,也就和你我才有什么就说什么,你看,我师傅,师兄,都闭关了,这山上……”木心最受不了的就是清岩说这个,忙打断了清岩的话,说道“行了!行了!别给我说这些,你还有什么事就快说吧!不过,只此一件,其他的以后再说!”

    清岩知道自己只要一说在这山上十分孤单寂寞,就保准能留住木心,果然此话一出,木心马上中招,心里一阵得意,“虽然木心道长向我隐瞒了很多事,可他对我真是很好,嘿嘿!”可要问什么事情呢,清岩一下子就想到了很多事情,而且每件都很重要,有点为难,最后清岩挑出了一件自己最想知道的,又觉得木心肯定能知道的事情,但这事情不大好问,犹豫再三后,清岩才决定开口,就对木心道“道长,这事是关于我师傅的,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木心的神情绝对是很吃惊,愕然道“你师傅的事?”心想“我的事情,我有什么事情?”

    清岩很肯定的点点头道“就是我师傅的事情。”

    木心摸摸自己的鼻子,脸色已然恢复如常,缓缓的道“你师傅的事情我知道不多,既然你问了,那就说说吧。”心里道“我倒要看看,你背着我向木心问些什么。”

    再看清岩甚是的神秘的道“道长,你说我们崆峒派和丹凤轩有什么关系?”

    木心闻言心头大震,好在他修为深厚,能保持神色不动,只是略微带点惊讶的道“你们崆峒派和丹凤轩会有什么关系,一个在南海,一个在西北,你怎么会这么问?”

    清岩忙低声道“怎么你不知道,你不是我师傅的好朋友吗?”

    木心心道“好的都是一个人了!”嘴里却很不耐烦道“你究竟要说什么,是你师傅,还是丹凤轩的事。”

    清岩明明知道这明月峰上,松风观里,三清殿中就只有他和木心二个人,可还是拿眼往四下一看,生怕自己说的话让别人听见,木心见他鬼鬼祟祟的样子,真是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别看了,这明月峰除了你我,就是观门口那些松树,没人会听到你说的话,你就快说吧!”他也是万分好奇,想听听清岩说他些什么。

    清岩这才道“道长,你和我师傅认识了那么久,难道就不知道他和丹凤轩轩主水清有什么非同一般的关系吗?”清岩此言一出,木心就是修为再高定力再好也忍不住大叫一声“啊!”随后又叫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清岩竟然说出这些话来。

    清岩没想到木心的反应会如此激烈,忙道“道长,你别激动,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只是猜测,猜测我师傅和水轩主有些关系,就想问问你,看你知道不知道!”

    木心很激动,是清岩没有见过的激动,只听他叫道“猜测!你凭什么猜的,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师傅都敢胡乱猜想,丹凤轩的水清是什么人,你要是让她知道了,还不得剥了你的皮!你现在居然还敢问我,你简直是目无尊长,……”

    清岩真被木心这气急败坏的样子吓住了,道长也太控制不住情绪了,我就这么一问,怎么就成了这个情形,看起来他和我师傅的关系真不一般,这么维护师傅,就像他和水清有什么关系似的,如此一来清岩越发肯定自己以前猜的不错,师傅和水清的关系不同寻常,等木心稍微平静了,清岩又道“道长,我就是好奇。你不知道百里冰对我崆峒派的事情有多了解,尤其百里冰对我师傅的态度……”

    “百里冰对你师傅的态度!是什么样态度?”木心听到这里就问。

    清岩就把百里冰说广闲是老怪物,老混蛋的话一五一十的向木心说了一遍,当然清岩描述的时候,没有像百里冰骂的那么直接,用词尽量避开那些不太好听的,但既是这样,也把木心气了个够呛,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心里更是叫道“百里冰这个小妮子,真是岂有此理,居然敢当着我徒弟的面如此说我,丹凤轩的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水清是怎么管教弟子的!真是气死我了!”听清岩如此一说,木心明白了清岩为何能那么说了,清岩要是不怀疑自己和丹凤轩,水清之间的关系,那清岩简直就是个傻子,心里大骂百里冰口没遮拦,什么都对清岩说,不过脸色却是渐渐的恢复了平静,最后居然笑着对清岩道“难怪你会那么猜测了,嗯!看起来你师傅确实和水清有过什么恩怨!”他把恩怨两个字说的格外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