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三章修炼之前二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也是连连点头,道“我也这么想,道长,你说是不是水清曾经败在我师傅手下过,所以才这么害怕我师傅!”木心心里苦笑“害怕,还不知谁怕谁呢!”他还能说什么,清岩能这么想,他就很知足了,也就点头道“或许吧!我和你师傅虽熟,可也没听他说过与丹凤轩有什么瓜葛,想必都是些陈年往事吧!唉!”最后的一声叹息,带有些许感喟,他前面的话自然不是真的,唯有这声叹息却是出自由衷,显然他是心有所想。只是清岩没听出来,听木心说不知道,自然有些失望,连木心都不知道那就要问师傅本人了,就叹道“唉!道长,我几时才能见到师傅呀?”木心道“这就不好说了,闭关的时间谁也说不准。你也别想太多,好好修炼,时候到了自然就见到了!”清岩点点头,木心又道“现在该问的都问了吧!我可就走了。”清岩知道留不住他了,就道“好吧,我送送你。”木心已经起身向外走了,听清岩要送自己,就摇头道“不必送,你出去这几天只怕也没睡过觉吧,好好休息一下,过两天我再来看你。”清岩当然不肯,执意要送,木心无法只能由着他,两人一同走出松风观。此时天色已暗,日落于西,薄薄清雾散在四处,使得崆峒山越发清幽寂静,阵阵清风吹来,带着丝丝寒意,已经枯黄的树叶经不住它的侵饶,只得随风而落,飘散在地上,好清冷的秋风啊!木心与清岩来到下山的小路路口,木心笑道“就送到这里吧,再不然就要到我的白云观了,你回去吧!”清岩道“道长,你走你的,我在这里看看,一会自然就回去了!”木心知道他舍不得自己走,微微一摇头,道“随你吧!我可走了!”说完,便要转身而去。木心刚转过身,清岩忽的想起一事,忙道“道长,你先别走,我有件特别重要的事忘了问你了!”木心见他说的郑重,只得稳住身子,扭头道“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呀?”清岩道“你知道哪里有卖玩具的店铺?”木心着实一愣,随后道“玩具!”清岩点头,道“就是木马,大刀一类的玩具,小孩子玩的东西。”木心大是奇怪,问道“你买这些干什么?”清岩笑道“我答应辉儿,要给他买的!”木心微一思索,道“辉儿,就是灵秀子的儿子。”清岩道“就是他,我答应他,要给他买玩具的,你不知道他有多可爱!”木心点点头,他没也细想,就道“平凉城里就有卖的,你可以找铁虎,他对平凉城可熟的很。”清岩喜道“是吗,那明天我就去找他。”木心这时已经想到有些事情不大对,眉头一皱,问道“清岩,你说你要买玩具给灵秀子的儿子,难道你还要给他送到兰州去?”清岩哈哈笑道“去兰州干什么,他们过几天就到平凉啦!”木心闻言脸色微微一变,问道“来平凉,来这里做什么?”清岩没觉出木心神情的变化,道“当然是住在这里了,他们被丹凤轩的人发现了,自然不能继续留在五泉山,我就请他们到平凉来,我已经给他们找好地方了,就在铁家庄,道长,你觉得怎么样?”木心刚才是微微变色,现在可是神情大变,清岩这时也看了出来,惊问道“道长,你的脸色不大好啊!怎么了?”闻听此言,木心脸上顿时阴晴不定的一阵变化,最后才愁眉苦脸的摇摇头,道“没什么,我挺好,就是觉得山上的风实在太凉了,吹的我不舒服。唉!唉!唉!”说着连叹三声,似乎真是很不舒服,也没精神说话了,挥挥手就下山了。清岩看着木心远去的身影,很是迷惑,自语道“我怎么没觉得风有多凉,这不挺好的吗!道长是怎么了,古里古怪的。”此时,一阵秋风卷起,几片树叶缓缓自空中落下,清岩伸手一收,将枯黄的树叶轻轻地抓在手中,先是看看树叶的颜色,然后再看满山遍野的树木,除了松柏常青之外,其余的都已是枯黄一片,见此情景,清岩这才省起现在已经是深秋,又快到岁末了,这一年过得好快啊!明月峰注定是寂寞的,随着木心身影的消失,山上就又是清岩一个人了,在那里静静地站了一会,等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后,清岩这才回到了松风观。回到自己的房间,清岩一下子就扑在床上,伸展着四肢,舒舒服服的躺着,什么都不愿意干,就连衣服也懒得脱,眼睛也懒得睁,他就只想好好睡个觉,这几天确实太累了!不过片刻,清岩就进入了梦乡,发出若有若无的鼾声,他是睡得那么香那么甜,而在身边陪伴他的依然是紫心剑,这或许就是清岩现在唯一的朋友吧!等到清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这一觉睡得真舒服,竟然连梦都没做一个,精神抖擞的清岩,知道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办,要趁丁灵秀一家没来之前,把住的地方找好,还有给辉儿买玩具也是头等大事,是万万不能耽误的。清岩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后,拿起紫心剑就出了松风观,要想办这几件事,就要先找他的师侄铁虎,为了快一点,清岩出了松风观就打算御剑而去,身形刚刚飞起,猛地记起昨天吃的大亏,五行轻烟阵的滋味那可是记忆犹新,这次清岩是小心翼翼,丝毫不敢怠慢,身形飞起的速度那是相当缓慢,快到那层淡淡轻烟的时候,更是加倍小心,太清道力早把全身护了个结结实实,就在真气与轻烟接触的一刹那,清岩的心可是都提到了嗓子眼,虽然木心对他说过,太清道力可以化解这层轻烟,但清岩还是很不放心,先用真气试探性的碰了一下,几乎没有任何感觉,真气就像透过了薄薄的雾气一样穿过了轻烟,清岩心里顿时一松,真气随即快速流动,紫心剑光华一闪,整个身形瞬间加快了速度,穿过五行轻烟阵,直往铁家庄飞去。明月峰与铁家庄的距离很近,以清岩现在的飞行速度可说是片刻既至,刚飞到铁家庄上空,清岩就犯愁了,他深知村民的热情,自己这要是到了铁家庄,恐怕一时半会脱不了身,这可怎么办?清岩不能下去,就在空中徘徊起来,他飞的很高,离地面少说也有三四百丈,往下看看,铁家庄只是很小的一块地方,不过以他的目力自然看得十分清楚,只见铁家庄里居然十分热闹,原来这几天正是秋收的季节,大家都在忙着收拾庄稼,全村的人都在晒麦场上忙活着,清岩暗自庆幸,自己没贸然下去,这要是被人看见,立刻就会被团团围住。清岩在空中晃荡了好一阵子,也没想出个不惊动村民的办法了,可就在他眉头紧锁的时候,他那耳朵里却传来了一个极为熟悉的动静,清岩一听不觉大喜,心道“我说怎么没看见他,原来又跑到那里去了!”身形闪动,直落向铁家庄外边的杨树林,那里也是个老地方,正是他第一次与鬼凤交手的那块空地,也是铁虎练功的所在,此时一个精壮高大的少年正在那里“哼哼哈嘿”的吆喝着,赤着上身挥动着一双大大的拳头,十分专注的在那里练功,这少年自然就是清岩的师侄――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