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修炼开始一

作品:《仙途正道

    夜色中的崆峒山更让人神秘难测,今夜,无月有风,风轻轻的呼啸着,在崆峒山里肆意的穿梭,除了风的声音,山林中似乎没有别的声息,夜晚是崆峒山最安静的时刻,而明月峰的松风观里却在此时传出了声音。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得分外清晰,细听之下似乎有人在背诵什么,松风观里住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清岩。外面静而黑,松风观也是一样,没有灯烛之光,只有在三清殿中时而闪动着暗紫色的光芒,还有清岩喃喃自语的声音。三清殿,清岩盘膝而坐,双目微闭,双手轻轻抚在紫心剑上,他很静,很稳,此时他的自语声也已经停了下来,而紫心剑还不时闪动着紫芒,暗紫色的光芒映出了清岩那张安静却又庄严的脸,如果没有那似有若无的呼吸声,他与他身前的那三座神像没什么区别,一样的静坐如山,一样的纹丝不动。不过清岩不是塑像,停止自言自语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紫心剑也渐渐不在闪动,而就在三清殿黑了下来的那一刻,清岩猛地张开了双眼,好亮的眼神,两道精光射出,犹如闪电划过一般,三清殿顿时一亮,而精芒只是一闪随即就黯淡下来,清岩却没觉得自己眼神的异常,就像刚睡醒似的,舒展了两只胳膊,等他把懒腰伸完,才发现四周是一片漆黑,这才惊道“哇!天怎么黑了?刚才明明很亮的嘛!”不过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随即默运真气,眼中神光再现,只是没有方才那样光亮如电,双眼转动恰似天上寒星,眼前又是纤毫可见。“修道的好处真是多啊!连买蜡烛和灯油的钱都省了!”清岩不禁感叹道。感叹完毕,清岩又是一阵激动,这次以元神进入紫心剑真是收获良多,没想到紫心剑里居然另有乾坤,别有一个天地,自己虽是元神进入,可所见到的情形都是那么实实在在,没有一点虚幻之感,犹如身临其境,想到这里清岩不觉又赞叹自己这个燕太师叔真是太厉害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还有就是自己见到的那些心诀法门,现在回想起来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就像印刻在了自己心里,正如那句心诀所说“神之所见,便可存心”,如此一来,还有什么文字会记不住。想到这里,清岩再次翻看那本古文通解,这次却是运用刚学会的方法,以元神来看书,果然这招极其好用,不过半个时辰,清岩就把这本刚才让自己大为头疼的古文通解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中,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当然这只是单纯的记住了,要想完全运用和掌握这些稀奇古怪的文字,那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不过这样清岩已经很知足了,他是由衷的感谢燕太师叔,他老人家留得东西真是管用,又想想紫心剑里面神奇世界,清岩恨不得再进去一次,可清岩也明白一件事,如果自己的修为没有进展,就是再进紫心剑一百回,看到的东西只怕都是一个样。自己所见所记的心诀都是与自己现在的修为相配合的,只有把这些心诀彻底领悟贯通后,自己才能在紫心剑里得窥更高深的心法,如果自己没什么长进,一切就会到此为止,所以自己必须要变得更强。想到紫心剑的神奇,清岩精神不觉一振,暗道,自己可不能辜负师傅传剑的苦心。何况紫心剑对于他的吸引力是越来越大了,里面还有什么东西,清岩充满了期待还有无尽的想象。时间过得真快,刚才外面还是漆黑一团,现在一看却是晨曦微露,黑夜已经过去了。虽是一夜没睡,可清岩看起来那是精神奕奕,天既然亮了,就要开始今天的事情,按照他定下的计划,白天可是要到清风崖修炼的。见自己在三清殿坐了一晚上,清岩不觉有些好笑,算算自己来崆峒山也有些日子了,可在卧室睡觉的次数掰着指头都能数出来,尤其是去次清风崖,没有个百十天那是回不来,这次不会再用那么长时间吧?清岩都有些担心。不过清岩的担心是多余了,一大早来到清风崖后,开始炼气行功,这是进入两仪境第一次在清风崖修炼,也是第一次以元神运用聚灵珠吸纳灵气,而聚灵珠吸纳灵气的速度之快之多超出清岩的想象,没有两个时辰清岩就感觉到灵气已经趋于饱和,这并不是说聚灵珠容纳不了,而是指清岩现在的修为只能承受和转化这么多的灵气,灵气可不是越多越好,就像清岩第一次引气入体,聚灵珠好心帮忙拼命的给清岩输送灵气,清岩就差点就被疯狂的灵气撑破肚子,有了前车之鉴,清岩现在就是修为大进也要小心在意,不敢贪多贪快,感觉灵气一足便让聚灵珠停止了吸纳,然后运用心法将灵气徐徐转化为真气,等到真气九转,在内丹进出九遍,这股真气才与以前真气融为一体,然后真气在运行一周天,最后归于丹田之中,这次行功就算成功,灵气化为真气后功力就略微有些增长,而不同于以往,这次行功只不过用了六个时辰,清岩功行完毕睁开双眼时,夕阳的余辉正好散在他的身上,一天又过去了。清岩望着快要落下去的太阳,微微一笑,自语道“进入两仪境后真就不一样了,以前修炼起来可是什么都不知道,一坐就是那么多天,今天一行功就觉得有了区别,虽然入定很深可对于外界的事物却是有了感觉,行功的时间也知道的很清楚,有了元神就是好啊!这一次只是用了六个时辰,看样子我是太小心了,吸纳的灵气少了点,以我现在的修为,灵气再多点也没什么问题,明天要比今天多吸点了!”说到这里,缓缓站起身来,在的夕阳中,他的全身上下被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静静地立在清风崖上,望着远处,衣袂随风飘动,此时的清岩宛如乘风欲去的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