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修炼中的插曲之冬至之夜四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之所以只能看见那呼救女子的脚,并不是这女子背对着他,而是在这女子身前还有一个人,一个男人而且是着上身的男人,一个女人在深夜遇到一个男人本就很危险了,何况这个男人还光着上身对着她,如此情形她岂能不尖叫呼喊。

    这个男子身材高大,十分魁梧,由于背对着清岩,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可是听他说话和一阵阵的笑声,清岩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手中的紫心剑。

    只听那男人笑道“别喊了,这冰天雪地,荒郊野外的谁会出来,你就乖乖听话,让哥哥我好好疼疼你,你都叫了半天了也没人来,你就死了心吧!老老实实的让我舒服舒服,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嘿嘿嘿!”这笑声说不出的猥琐,淫邪,把清岩听得一阵恶心,心道“这就是所谓的淫笑吧,没想到今晚遇到传说中的淫贼啦!这男人说话真够无耻恶心的,什么舒服舒服,马上我让你舒服个够!”

    这男子越笑越得意,在他吃吃淫笑的时候,那个女子还在不停的哀求的他,“大哥,你就放过我吧!我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你,这里还有二百两银子,还有我的首饰,我都给你,你就让我走吧!”这女子声音软绵柔和,纵是在这种情形下还是一样十分好听,可她说的越多,反而让那男子越兴奋,清岩听了也不禁摇头,暗叹道“唉!你这不是在刺激他吗。”

    果然那男人闻言又是一阵淫笑,边笑边道“银子我有,只要你听话,我有的是银子给你,你看这天寒地冻的,你坐在地上多冷啊!来让哥哥我给你暖和一下,都说一刻值千金,我们可不能辜负了,这就是缘分,你就认了吧!”说完,他开始解他的腰带。

    那女子一看脱身无望,发出一声绝望至极的哀号,清岩见她双脚一动,似乎想要站起来,可也许是在雪地上坐了太久,手脚已经冻得僵硬,根本无力站起,见她那只欺霜赛玉的脚在那无力的挣扎,听见那凄惨无助的声音,清岩知道自己该出手了,何况那男子都快把裤子脱了,但这男子也或许是光着身子久了,手上也不是很灵活,腰带解了半天也没解开,在这欲火焚身,兽性大发的时候,居然解不开腰带,这不是要人老命吗!

    那男子一时间解不开腰带,清岩也就没有现身,那女子无力站起,只得又开始哀求那个男子,可这时正是这个男子最上火的时候,立刻凶相毕露,叫道“叫什么,你给我闭嘴,老实听话,把我伺候的高兴点,不然老子来个先奸后杀,再不然事后把你买到窑子里,叫你天天接客,他妈的,这腰带是怎么系的!”

    那女子被他一喝,吓的不敢再说话,只是低声哭泣起来,显然是认命了。那男子折腾了半天腰带还是没有解开,清岩等不住了,就听他淡淡的道“要不要人帮忙啊!我就会解腰带。”说时人从树林中缓缓走出。

    清岩说话声音不大,可把正忙着解腰带的这位吓的不轻,身子猛地一震,忙一转身,看见了一个年纪极轻的道士,手拎着一根木棍,正笑嘻嘻的向他走来。那男子见说话的是个小道士,不禁一笑,这次不是淫笑是冷笑,很狂妄的冷笑﹑并且还道“从哪跑出个道士来,居然敢对我这么说话,找死是吧!”

    清岩也才看见了这位淫贼的相貌,四十来岁,相貌也算端正,就是一双眼睛不时闪动着阵阵凶光,身体更是健壮,肌肉结实,孔武有力,难怪这么冷的天敢光着膀子,原来还是个练家子。

    听他说的狂妄,清岩也不生气,微微一侧头,看了他身后的那名女子,正好那名女子也在看着她,清岩见她眼里都是惊喜之色,毕竟在这个时候能够出现一个人,真算是天降救星了。那女子头发散乱遮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半边如玉般的脸颊和那极为秀气的下巴,透过头发看见了来的救星是个道士,本已暗淡而又绝望眼神顿时热烈起来,甚至还叫道“道长,救命!”

    听她叫喊,那男子神情很不以为然,还居然一笑,上下打量了清岩几眼后,轻蔑的道“让他救你?在这方圆百里还没有人敢管我野狼陈三的闲事!小道士,你是那个道观的?”

    野狼陈三,这又是从那冒出来的人物,看你这德行干脆叫色狼算了,清岩心里骂着,却是笑容可掬的道“小道是前面山上的”

    野狼陈三看清岩的模样也没看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俗话说,出家人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又见清岩说的客气,就道“看你是个道士我就不找你麻烦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你快滚,别打扰老子快活。”说完以后,却不见清岩动弹,陈三不由怒道“怎么还不滚,难道还要等老子请你走吗!”

    清岩脸上笑容不变,只是眼里精芒一闪,声音却是冰冷了起来,“该滚的应该是你,今天我不想伤人,如果你再自称一声老子,我就打烂你的嘴!”

    陈三闻言大怒,似乎没想到这个道士会突然变得这么大胆,喝道“好你个贼道士,敢跟老子……”他的老子刚出口,就见眼前一花,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啪”的一声,一记力量极大而又清脆响亮的耳光,就已落在他的脸上,陈三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嘴里更是一咸,竟是被打出了血,嘴巴再一活动,发现自己的五颗牙也被这一记耳光打了下来,一摸脸已经肿了起来,一记耳光打醒了他野狼陈三,这才看出这个道士不好惹。

    野狼陈三很识时务,在挨了一记耳光后立刻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捂着嘴看着清岩,眼里都是惊惧,清岩依然笑着,缓缓的道“我说过,你再自称老子我就打烂你的嘴,现在究竟该谁滚,你总该知道了吧!”

    陈三感觉到了话里透出的寒意和杀气,忙点头并且含糊不清的道“我滚,我马上就滚。”说着就想赶快离开。清岩笑容一收,冷声道“你先别急着走,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陈三一听,身子不由得一颤,惊恐的看着清岩,不知道这个道士还要干什么。清岩冷冷的道“今天我放你一次,不过你要记着,以后不要让我再看见你干这种事,否则,这棵树就是你的榜样!”说时,手里紫心剑微微一扬,一道红光自剑里射出,陈三看得清楚,更感觉的到红光射出之时,天地之间陡然一热,就见那道红光划出一道火影,正中不远处的一颗杨树,就听“轰隆”一声,火光一闪,紧接着一股轻烟出现随即又被风吹散,而那颗三丈多高,尺半粗细的杨树竟然就没了踪迹。

    陈三见此情形,不禁大骇,双腿一软摔倒在地,不顾脸上的疼痛,大叫道“神仙饶命啊!神仙饶命啊!……”并且还是连连磕头。

    如此轻松的把一棵树化为轻烟,这种手段不是神仙又是什么!清岩就是想警告他一下,对付淫贼他没什么经验,总不能随便就杀人吧,都说对付淫贼的好办法就是“咔嚓”一下,阉了完事,可清岩不会这个绝招。

    打他一个耳光却是惩罚的轻了点,让他这么走了真是有点便宜了,清岩思来想去最后就想到了恐吓这个办法,赤阳真气一出,别说是棵树就是块石头也能烧没了,果然此招一出野狼受惊不轻,看着陈三又喊又磕头的折腾了好一会,清岩才开口道“行了,你可以滚了,以后老实点,不然我会让你舒服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