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蓝冰鸩羽一

作品:《仙途正道

    听到这个消息,程春明直觉的认为自己的舒坦日子到头了,果然没过几天,那个恐怖的小道士杀到了兰州城,自己的一个手下也是以前猛虎帮的老人刘二,很不幸的遇到了他,还好这个道士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心狠手辣,教训了一下刘二后居然没要他的命,可刘二这小子居然跑了,这让程春明都受到了连累,被坛主一通好骂,一时间都抬不起头来。

    程春明觉得日子要不好过了,要是不再立点功,拼拼命,自己这个分坛主只怕要保不住了。一想死了的猛虎王刚,程春明自然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看样子自己真是要应了一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可出来混就得不要命,程春明就在等机会,为天心教做点事,其实也是为了自己,可自此那个道士闹了兰州城后,天心教原本嚣张的气焰收敛了很多,程春明想立功都没了机会,可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真就让程春明抓住了。

    一个月前,兰州分坛接到了一个命令,让分坛派一个人去平凉执行一个任务,这个人必须精明,能干,而且还要有一定的武功底子。程春明一看这个条件,不禁大喜,这个任务简直就是给自己量身定做的,那一样自己都符合,就主动向坛主请缨,兰州分坛坛主也觉得程春明是最适合的人选,尤其程春明对平凉城是非常熟悉,那可是以前的地头蛇,虽然这位坛主也不知道这个任务具体是什么,但料来也没什么危险,就让程春明去了平凉城。

    程春明十年没回平凉了,一到平凉都有些激动,心想,平凉城就是自己的福地,当年就是在这里起得家,这次一定也能在平凉城再振雄风。程春明按照指示来到了平凉城后,一直就在客栈等着下一步的命令,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一连等了十几天也不见有人来找他,他就憋不住了。

    程春明有个毛病就是好色,以前在猛虎帮的时候没少糟蹋过良家妇女,自从入了天心教后他倒是收敛了不少,天心教教规对于犯色戒是有很严厉的处罚的,可并不禁止弟子出入青楼,就是想找女人可以,但不能用强,再说天心教给程春明的银子足够他整天泡在青楼不出来,何况在兰州城那个青楼敢要他的银子,在平凉憋了十几天,程春明实在忍不住了,就住进了平凉城最有名的青楼——宜春院。

    程春明一入宜春院就忘了自己来平凉城是干什么的啦,花天酒地的过了十几天,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姓甚名谁。可就在冬至节这一天,程春明正躺在床上,搂着姑娘睡觉的时候,一个人影从天而降,在睡梦中程春明就觉得身子一冷,睁开眼看时,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躺在雪地之上,而且大雪还在不停的下,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程春明当然惊骇异常,随后发现身边竟然还有一个白衣人站着,没等程春明说话,那人已经开了口,程春明这才知道这就是上面下来的人。上面就是天心教总坛的高手,有个尊称叫做上使。程春明以及这些分坛坛主和众多弟子都是天心教的外围,虽然入了天心教已经十余年了,可是程春明还从来没见过天心教总坛来的人,平时总坛的命令都是专人传递的,这种人被称为信使,可即便是信使,程春明也没有见过,信使来去极为诡异,简直就是神出鬼没,往往在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总坛的命令就会突然出现在分坛之中。

    程春明听兰州分坛坛主说过,总坛的人都是极其神秘极其厉害的人物,就是一个信使也是非常的厉害,他们来去无踪,据说修炼的是神行之术,速度之快据说要比飞鸽传书都要快上许多,咱们自然是见不到他们的影子,而一个信使都如此厉害,那天心教的实力真是难以想象。如此一来天心教的弟子对于天心教总坛更是无比的敬畏,对于能见到总坛来的人也是万分期盼,而今天程春明是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上面的人,虽然见面的情形有点尴尬,可毕竟也是见到了。

    在程春明光着身子拜见这位总坛上使后,他赫然发现这位神不知鬼不觉,把他从宜春院带到外面来的白衣人居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极为漂亮的女人,程春明自问浪迹花丛多年,生平见过漂亮女人无数,可是和眼前这位上使比起来就差的远了,但这个女人就是再漂亮,程春明也没胆子想别的,一想到她是天心教总坛的人,他的色心早就没了,程春明以很快的速度穿上衣服,接着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等待这位上使的吩咐。

    白衣人语气平淡,脸色冷静,虽然刚才面对程春明的赤身,神情也没有半点波动,静等了片刻才对程春明说了这次任务的内容。任务很简单,就是让程春明配合她演一场戏,这个不用多说,刚才已经演完了,程春明没想到会是这个任务,虽然他尽量的保持神色不动,可是心里还是异常兴奋,和这位漂亮的女人演这种戏,程春明只觉得浑身变得火热,再看眼前的这位上使,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而程春明更觉得这位上使在说完任务后,脸上也没有原先那么冰冷,面无表情,而是隐隐透出一抹春色,眼角眉梢流落出来的不再是一团冷气,而是诱惑之极的万种风情。

    程春明自诩风流,对女人了解的颇为透彻,一看之下就觉得这位美丽的上使似乎对自己有点意思,心中不禁大乐,暗道此次来平凉真是来对了,不仅可以立功,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从而一步登天成为总坛的人。

    不过程春明也是心机颇深的人,虽然心里觉得不离十,可并没有在面上显露出来,毕竟人家是上使,要面子的,自己不能太鲁莽,只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干得出色,再略微施展些风流手段,何愁美人不到手。

    程春明越想越美,巴不得早点开始演这场戏,可是一直等到月亮升起,上使依然没有动静,就在程春明火热的心情逐渐冷淡下来的时候,上使突然开了口,任务开始,好戏上演。

    程春明确实很会演戏,而且还是扮演一个淫贼,说错了,他本来就是个淫贼。尤其是在见到美丽的上使换上一套普通女子的衣服,然后把自己一只纤细柔滑的玉足裸露在外面的时候,程春明欲火陡盛,眼里闪动的火焰足以燃烧眼前这个女人,不知为何,程春明不是没见过女人的脚,别说脚了就是别的地方,他也见过摸过,可是见了这只脚后,程春明觉得自己以前的日子根本就是白过,那些女人也是白玩,这只脚实在太美啦,自己遇到过所有女人加在一起也抵不过这只脚,程春明恨不得将这只脚捧在手里,肆意的抚摸,亲吻一番,就是为她死也心甘情愿。

    就在这股欲火焚身的情形下,程春明还知道自己的任务,在上使露出玉足之时,他也利落之极的脱掉了衣服,并且发出阵阵淫笑,说了那些无耻的言语,而上使表演的也是极为精彩,活脱脱一个就要遭受凌辱的弱女子,见她如此情态,程春明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差点就要来个假戏真做,何况上使给了暗示要他该脱裤子了,程春明当时大喜,还以为上使在他的挑逗下春情勃发了,可他不是笨蛋,顿时记得上使刚才的吩咐,知道那个人来了,忙按照计划开始脱裤子,果然那个人上了钩,跑了出来。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