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天心教主一

作品:《仙途正道

    “蓝冰鸩羽乃是至阴至寒之毒,普通人中了此毒,立刻全身凝结成冰,倾刻间化为一滩清水,毒性之强之猛可称天下绝毒,修真之人虽然真气浑厚,可要是中了蓝冰鸩羽,对于这种剧毒也是大为头痛,如果没有解毒的灵丹,想要用真气逼出毒性来,也要大费功夫,这个清岩竟然没有一点中毒的现象。这可是件古怪的事了!”白衣人又像在对黑影说话,又像在自言自语的道。

    黑影也道“属下也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但暗影说的很肯定,这个清岩真是奇怪。星君,这个清岩身上还有一桩古怪。”

    白衣人已经恢复了原先冷淡的神情,听黑影又说清岩还有古怪,不觉微微一皱眉,微微带有怒意的道“还有什么奇怪之处,难不成这个清岩还是三头六臂吗?”

    黑影忙道“星君息怒,暗影说这个清岩似乎身怀天火宫的不传之密乾天神火。”

    白衣人脸上再度变色,颇为惊讶的道“他会乾天神火!不可能!暗影肯定看错了!”他断然否定。

    黑影接着道“属下也是这么想,可是暗影说,他亲眼看见那个清岩用手中那柄木剑射出一道炽热的红光,瞬间就把一棵高有三四丈,粗有尺半的杨树烧为了灰烬,如此至阳霸道的真气应该不是崆峒派的太清道力,很像是天火宫的乾天神火。”

    白衣人闻言微微一怔,道“要是如此,真和乾天神火极为相似,不过你别忘了赵无忌的赤阳真气也有如此威力。”

    黑影道“属下也曾想过,可是赤阳真气天下只有赵无忌一人会使,而天火宫的乾天神火虽然是不传之密,可毕竟会者较多,说不定有外传的可能。”

    白衣人摇头道“不可能,乾天神火乃是天火宫的根本,岂是那么容易外传的,何况这个清岩还是崆峒派弟子,厉天远不会那么大方的。乾天神火,哼!我对这个清岩倒是越来越有兴趣了,不畏蓝冰鸩羽,又能使出至阳至刚的真气来,这个小道士不简单啊!对了,对于这个清岩的来历有没有新的发现?”

    黑影道“没有,属下在这三个月内又派人仔细调查过,没有其他的发现。”

    白衣人喃喃的道“齐晓石,一个孤儿,十三年前被郑老头收养,婴儿时就被崆峒派掌门广闲看中,打算收为关门弟子,是个聪明而又顽皮的孩子,从小到大没什么特别之处,和普通孩子没什么两样。广闲啊广闲,你的眼光可真是好啊,这个徒弟收的真不错。”白衣人轻声说着。

    黑影静静的立在原地,没有一丝声息,如果不是他说过话,很难让人相信他会是一个人,或许他就是一个有着生命的影子吧。

    白衣人喃喃自语后,又过了许久,才又说道“传信于暗影,叫他不必回来请罪,让他去趟常山,去问候一下秋寒,秋寒这次伤的可不轻呀!”

    黑影应道“是,属下马上给暗影传信,只是这次秋寒的出手是触犯了教规的,这样做似乎……”白衣人冷冷的看了看黑影,道“这还用你提醒吗!可九幽神君这个老怪物的面子我岂能不给,还好秋寒并没有真正的表露自己的身份,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教主也是这个意思,秋寒不算什么,可九幽神君和他那三个弟子,确实是本教一心想要拉拢的高手,事有例外,只能如此了。”

    黑影道“还是教主和星君考虑的周到,属下想简单了。”

    白衣人似乎又想起什么,道“暗影这次除了失手,没露身份吧?”

    黑影道“没有,那个清岩阅历经验很少,好像事后也没起疑。”

    白衣人点点头,道“这就好,暗影这次失手也算给他了个教训。”说到这里他不觉一叹,道“暗影和鬼凤一个暗取,一个强夺居然都没有把我想要的东西拿回来,难道这移山诀真的与我无缘吗?”

    黑影闻言忙道“星君道法通玄,法力无边,就是没有移山诀一样也能无敌于天下。”

    白衣人闻言淡淡的道“你这马屁拍的大了点,这话可别让教主和其他几位星君知道,不然你可就要吃苦头了。无敌于天下,谈何容易!”

    黑影也是一时口快,脱口说了那些话,一听白衣人提到教主和其他的星君,他也是暗暗后悔,眼前这位不好惹,那几位也不是善茬,自己这话要是传到那几位耳朵里,自己真是要倒霉了,想到这里,不敢多说别的,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

    白衣人自然能看出黑影的担心,就道“这话对我说说也就罢了,你也不必担心,我也知道你不是个多嘴的人。”

    黑影神情一松,道“多谢星君,属下以后不敢再多言了。”

    白衣人点点头,微一沉吟后,又问“那个在兰州城帮清岩伤了秋寒的人,查了出来没有?还有赵无忌有没有消息?”

    黑影道“属下正要向星君禀告此事,经过属下调查,那几日到过兰州城的修真高手有泰山七子中的灵定子和灵华子,还有丹凤轩的三位弟子,不过这几个人在兰州城只待了半天时间,就匆匆离开了,而且与秋寒受伤的那天差了三天时间,除此之外,再就没有别的修真高手到过兰州城附近,至于赵无忌还是没有消息,自从又在五泉山出现过,他又没了踪迹,属下委实查不到。”

    白衣人听他说完沉思许久后道“泰山派和丹凤轩弟子一同出现在五泉山,只怕是要找两个人。算了,你能查到这些已经不错了,能用太乙神雷的人,必是道家玄门弟子,这笔帐只能算在泰山派头上了,传信暗影,让他到常山后告诉秋寒,就说用暗中太乙神雷偷袭他的是泰山派的高手,至于是谁让他自己去找。”

    黑影暗暗一惊,知道星君是有意挑起九幽一脉与泰山派的矛盾,天下会太乙神雷的高手岂是泰山派一家,明白星君的用心狠毒,黑影忙答应一声。

    白衣人又道“赵无忌是越来越奇怪了,居然半年中连续两次在五泉山出现,躲躲藏藏的,很不像他的行事风格,哼!还是那句老话,一定要密切注意赵无忌的行踪,只要他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总坛,我可不想赵无忌变成第二个步云真人,天下第一,有一个就够了!”白衣人说话时语气波澜不惊,可话语中透露出来的无限杀机,让黑影不寒而栗,似乎白衣人与赵无忌有着无法消弥的仇恨,只有赵无忌死了,他的恨意才能消除,否则永无罢休。

    黑影沉声道“属下遵命,只是人手方面……”

    白衣人截口道“你的意思我明白,让普通弟子去追查修真高手确实是力不从心,你现在手下有多少疾风信使?”

    黑影道“二十五个。”

    白衣人道“二十五个,是少点了”略一思索后,道“我再给你三十个疾风信使,这样一共就有五十五个了,这些信使都归你调配,现在应该够用了!”

    黑影闻言大喜,道“多谢星君信任,属下一定竭尽全力,不负星君栽培。”

    白衣人淡淡的道“你只要好好做事就行了,拿着这个,上风部要人去吧!”说时他的手中已然多了一个白玉令牌,只见那块白玉令牌光华流动,上面隐隐显出几行金色小字,白衣人左手食指在白玉令牌上轻轻一点,就见令牌上的金光一盛,随后响起一声清越的击玉之声,再见那白玉令牌缓缓从白衣人手中飞出,慢慢的飘向黑影。

    黑影毕恭毕敬的接过白玉令牌,也不敢将其收入怀中,而是平端在手中,同时恭声道“星君如果没有别的吩咐,属下就先下去了。”白衣人轻轻摆摆手,并没有说话,黑影躬身一礼后,悄然退出。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