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天心教主二

作品:《仙途正道

    整个石室又剩下了白衣人一个人,可就在黑影退出不久,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石室中响起,“你怎么对一个小道士如此关心,我有点奇怪。”这个声音似乎是由石壁中传出来的,就像这个石室的隔壁还有一间房子,有个人在隔壁听到白衣人与黑影的对话后,如此发问。

    白衣人并没有惊讶,显然知道隔壁有人,而他的回答更是出乎意料,只见他那冷漠的面容变得极为恭敬,同时说道“教主,您行功完毕了?”教主,这个低沉声音的主人竟是天心教的教主,原来他和这位星君一直在一起。

    天心教主道“醒了好一会了,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白衣人闻言,微微一惊,脸色显出一丝喜色,道“属下居然没有丝毫察觉,恭喜教主修为又有精进。”

    天心教主沉声道“他们不在这里,你我之间就不必多礼了,什么属下,你太多虑了。”

    白衣人却道“教主,恕属下不能从命,教规所定,这上下之别还是要分的,属下还是这么称呼的好。”天心教主轻叹一声,道“那也由得你了,我总觉得我们的关系似乎疏远了很多,你是越来越拘束了。”

    白衣人闻言,脸上也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后道“教主要建不世之功,就要舍弃很多东西,并不是属下拘束,而是教主威仪渐增,自然而然的变成了这样。”

    天心教主闻言沉吟片刻后叹道“不世之功吗!我已经舍弃了很多,我可不想最后连你这个朋友也没有了。唉!”说完又是一声长叹,显得甚为寂寥。

    白衣人道“教主想多了。”他不想再与天心教主淡这些,顿了顿后,又道“教主,您的修炼的顺利吗?”

    天心教主道“一切还好,我已经炼化了一个元神,如果按照这个进度修炼,不出五年,这炼神一层就可以大功告成。”

    白衣人闻言,却是恨恨不已的道“如果不是赵无忌做梗,教主何必如此费力,上次如果我也去的话,定能将赵无忌毁在那里。而教主神功大成也就指日可待了。”

    天心教主闻言却没有白衣人这么激动,低沉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平静的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上次是我大意了,不过我们既然等了那么久,也不在乎多等几年。你还没说那个小道士是怎么回事。”

    白衣人恭声道“属下也只是觉得好奇,一个修炼不过半年的崆峒派弟子居然就把茹亮堂打死了,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天心教主却是很不在意的道“虽然有些奇怪,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茹亮堂的修为实在不值一提,说不定这个小道士修炼之中有过什么奇遇,所以才能短时间内有此修为,天下虽大,真正称得上修真奇才的也不过几人而已,你不会认为这个道士也是其中一个吧?”

    白衣人点头道“教主所言极是,可鬼凤与这个道士交过手,说他极为奇特,每见他一次修为就增长不少,实在不合常理。”

    天心教主道“是吗?鬼凤既然觉得这个道士奇怪,那想必也有些道理,如果这样,叫他找个机会除去就是了,何必让你这么费心。”他说的平淡,似乎清岩的小命就在他手中捏着,他想死就死,他想生才能生。

    白衣人听天心教主如此说,就道“属下不是没有想过,可这道士是广闲的关门弟子,如果就这么突然死了,广闲肯定不能善罢甘休,崆峒派实力颇大,万一广闲追查下去,属下怕让广闲查出别的来,那就不太好办了。所以为了顾全大局,就没有杀了他。”

    天心教主闻言似乎点了点头,又道“你考虑的周到,既是如此,暗影又怎么会去找那个道士的麻烦。”

    白衣人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这在他那张冷漠寡情的面容上是极为罕见的表情,天心教主似乎能看见他的神情,沉声道“怎么,暗影他事先没有请示你?”声音中带有淡淡的怒意。

    白衣人稍一犹豫后道“请示倒有,不过等属下知道的时候,暗影已经动手了。”天心教主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我看是你把他们宠坏了,居然都不听从号令,你是不是该管管他们了。”

    白衣人忙道“属下确实有点纵容他们,等他们回来,属下必定严加管教。”

    天心教主缓缓地道“不管是鬼凤还是暗影都是少见的人才,可再好的人才也要经过锻炼才能成大器,他们都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你难免有所偏袒,但你要把握住,别太过纵容了,否则有人会出来说话的,到时候我也无能为力。”

    他说到有人的时候,白衣人脸色微微一变,也想到了什么,等天心教主说完,他立刻道“属下知道,此事之后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属下不会让教主为难。”

    天心教主道“那就好,他们几个最近都在干什么?”白衣人明白“他们”指的是谁,就道“都在静修之中,教中事务不多,属下也没去打扰他们。”

    天心教主轻轻“嗯”了一下,沉吟一会道“对了,鬼凤最近怎么样?”

    天心教主提起鬼风,白衣人突然想到一事,神情一变,略一犹豫后道“他自从上次被广闲戏弄后,一直没有静下心来,最近又听说这个叫清岩的道士居然打伤了秋寒,他觉得不可能,就又去崆峒山了。”

    天心教主听后似乎一怔,随后道“去了崆峒山,你就由着他去了!”

    白衣人忙道“属下已经吩咐了他,叫他见机行事,不可轻举妄动,他也知道了广闲的厉害,应该不会再贸然行动。”

    天心教主轻叹道“你还是对移山诀没有死心,广闲是什么人你要比我清楚,他能放鬼凤一次,恐怕第二次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偏偏鬼凤的性格有那么倔强,要他见机行事,你觉得鬼凤能把握住分寸吗?”

    白衣人被天心教主说中心事脸上微显尴尬,再听天心教主说完,又一想鬼凤的性格脸色也是一变,不等他说话,天心教主接着道“你马上叫鬼凤回来,这几年他顺风顺水惯了,把什么事情都想的那么简单,广闲的一身修为就是你我与他交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何况区区一个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白衣人忙道“属下立刻就叫鬼凤回来,教主深谋远虑,属下自愧不如。”

    天心教主淡淡的道“你又来了,你我之间不必这么生份,你就是太过在意移山诀,没有深思熟虑,当年我叫你从茹亮堂那里直接要过来,你却为了颜面坚决不肯,现在可好,又要大费周章了,这又是何苦。”

    白衣人脸上越发尴尬,天心教主对于白衣人的神情变化看得十分清楚,又道“你不必不好意思,移山诀的事不可操之过急,既然知道在崆峒派手里,迟早我们也会拿回来。”他的语气虽是低沉平淡,可是流露出来的却是深深的自信。

    白衣人闻言脸色恢复原样,沉声道“属下知道了。”

    天心教主似乎对鬼凤比较关心,又问道“鬼风的大风斩和十方天水剑炼的如何了?”

    白衣人道“还是老样子,没什么进展。”

    天心教主轻轻“哦”了一声,道“这风刀水剑可是大风,天河二诀的精髓所在,如果鬼凤已有小成,上次面对广闲他就不会败的那么惨。你叫他回来后,要静心修炼,别老在外面胡乱生事,以他的资质只要肯用心修炼三四年,这风刀水剑就能有所成就。”

    白衣人答应道“属下敬遵教主之命,也替鬼凤谢谢教主的关心。”

    天心教主道“别忙着谢我,鬼凤这次静修之时,可先服用一颗毒龙丹,有毒龙丹之助,或许有事半功倍之效。”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