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清岩的反思一

作品:《仙途正道

    白衣人身子微微一震,忙道“属下知错,请教主恕罪。”语气竟是万分的紧张。

    天心教主依然平淡之极的道“行了。你也不必如此,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以后别在他们面前提这个几个字,省的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白衣人恭声道“属下记住了!”而就在此时整个石室突然出现一阵极为密集的“沙沙”之声,就像石室顶上落下来很多细小的砂子,白衣人似乎知道为何如此,一点也不奇怪,而天心教主也好像知道这“沙沙”之声从何而来,只是颇为惊叹的道“你竟能把石壁整整一寸的厚度都化为了细砂,真没有想到你的修为竟然精进至此,难怪你如此有把握去对付厉天远,我小看你了!不过,这似乎不是大……”説到这里他却停了下来。

    原来这间宽三十丈,长百丈,高达九丈的宽大石室,在被白衣人散发出的强烈白光照射过之后,此时上下左右的石壁具都开始渐渐的松散,最后变成了细小的沙子脱落下来,散在了地面之上,而那“沙沙”之声,正是石室顶上散落下的沙子发出的声音,这阵砂雨下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整个石壁从新变得光滑平坦,可地上却是多了一层厚厚的细砂,这竟然就是白衣人身化白光后照射形成的,如此强大的破坏力,实在让人难以置信,这究竟是什么道法,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难怪那个黑影一直和白衣人保持着比较远的距离,原来白衣人身上散发的白光不仅可以照明,而且可以要人命,况且刚才的那耀眼之极的白光还很分散,如果把白光凝聚在一起,那威力究竟会有多大,真是不敢想象。

    白衣人道“教主眼力实在厉害,不错这已经不是属下原来的功法,这是属下揉和两种心诀创出的新的道法,威力也算不凡。”

    天心教主叹道“岂只是不凡,我看这门心诀的威力不在我修炼的神功之下,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将这一正一奇两种截然不同的心诀结合在一起,真不愧是当世之奇才。”

    白衣人道“教主过奖了,属下若不是经过教主指点,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达到这种境界,要说奇才,教主才是真正的不世之才,教主取得的成就足以让天下高手叹服,只是世人不知罢了。”

    天心教主闻听如此赞美之词,似乎没有半分喜色,只是淡然说道“是啊,谁会想到我竟然变成了天心教主,世人不知,如果要是让他们知道了,这个天下只怕……唉!”轻叹一声后,天心教主低沉的声音就不再响起,巨大的石室变得寂静无声,白衣人也是默然不语,似乎听天心教主说起自己和天下,也让他感叹良多,只是他们究竟是谁?难道天心教主一个人竟能影响到整个天下,如果是这样,那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天心教中的秘密何时才能解开,一个人真能左右天下吗?天下大乱的序幕已经悄然拉开,只是世人不知罢了!

    冬至过后的第二天,齐清岩站在松风观内,仰天长叹一声后,就大骂自己是个笨蛋。

    “清岩呀清岩!你怎么就这么笨,你比笨蛋还要笨!全天下简直找不出比你还笨的人啦!以后有人要说你聪明机灵,你千万别承认,因为你就是个大笨蛋!天哪!你怎么会这么笨!天哪!我不是说你笨,我是说我自己笨!天哪!我真是笨死了!天哪!你快救救我吧,别让我再笨下去了,我求求你了!我的苍天啊!”清岩痛心疾首,满脸悲愤的叫喊着,祈求上天来解救自己这个世间独一无二的大笨蛋。

    要说清岩为何如此,这就要说到冬至晚上那个英雄救美的故事,话说清岩又一次行侠仗义,解救了一个良家妇女,并且还把人又送到了平凉城里的一家客栈,好事做到这个份上真是做到了极致,那女子自然是千恩万谢,还让清岩留下姓名以图后报,清岩颇有侠士之风,甚为潇洒的道声“珍重”,然后就飘然而去,果真有那“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大侠风采。

    又做了回大侠,清岩自然十分得意,虽然这次违反了木心道长的规定,去了趟平凉城,可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做好事就得有始有终,总不能把人家一个人丢在荒郊野外吧!清岩觉得自己干得不错,尤其是自己拒绝留名的样子,绝对有大侠风范,简直就是……就是潇洒,嗯,是潇洒。

    大侠都是很潇洒,很飘逸的,清岩从小到大都这么认为。清岩那是美滋滋,乐呵呵的回到了明月峰,心情很是激动,躺在床上后,脑子里想的还是大侠救美的全过程,可清岩想着想这,就想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而且还是很多地方不对劲,比如说……。

    清岩想到这里猛地一醒,比如说她的嘴唇,可别误会,清岩想的不是她的嘴唇如何好看,如何动人,而是那嘴唇的颜色,清岩记得很清楚那女子的嘴唇是红润而又有光泽,这其实也很正常,漂亮女人的嘴唇一般都是这样,可这颜色在当时就不正常了,一个普通女子在冰天雪地里待了那么久,天那么冷,她应该是冷的瑟瑟发抖,面色青白才对,嘴唇的颜色怎么可能会如此红润有血色,这点不对劲,想到一点后,更多的疑点又出现在清岩脑海里,最重要的就是那女子看似无意的一抓,指甲就划破了清岩的手背,清岩当时不在意,女人的指甲留得长也很正常,指甲一长就难免划破皮肤,可就算那女子的指甲再长再锋利,也锋利不过郑老爹的切肉刀吧,在清岩看来老爹的那柄切肉刀几乎可以削铁如泥,而就是这柄宝刀也割不破清岩的皮肤。

    清岩记得去年自己还在赤金镇的时候,那时自己已经和赵大哥修炼阴阳和合有段时间了,有一次自己帮老爹切肉一个没留神,那刀就落在了自己手上,可那一刀下去并没有血光一现,只是在自己手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很快就消失了。清岩自然奇怪,赵无忌就向他解释道,因为修炼阴阳和合的原因,清岩的身体已经变得极为坚韧,可以说是刀枪不入,寻常的刀剑是伤不了他的,既然连锋利的刀都割不伤自己,那区区一个女人的指甲又怎么划破自己。

    这个女人不寻常!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