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山诀,山诀二

作品:《仙途正道

    原来这本山诀正是昔年伏羲八门中山门留下来的修真密法,而在这夹层中留书的人就是山门的最后一位门主郁成。当年伏羲八门威震天下,八门的势力可谓是如日中天,真是瓜分了整个天下,而其中势力最大的就是有着天下第一门的天门,天门为伏羲八门之首,号令天下修真门派,而天门门主可算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无人敢撄其锋。只是即便如此,当时的天门门主明天涯也不满足于这天下第一的称号,明天涯野心极大,雄心勃勃,知道伏羲八诀合并为一后,就能修的不死之身,成为继伏羲之后的一代真神,就想将其余七门的心诀收为己有。

    明天涯修为当时已是天下第一,天门势力也远在其他七门之上,在他威逼利诱之下,当时的雷门和泽门就把本门心诀交给了明天涯。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屈服在明天涯淫威之下,明天涯此举已经是违逆了当年伏羲留下来的门规,而且伏羲大神在成道之时,就曾言道“伏羲八诀自我去后,万万不可再合并为一,否则必有大祸降临!切记!切记!”可明天涯不顾祖师遗训妄图修炼八决,这让其余五门弟子大怒,最终五门弟子联合在一起讨伐明天涯,而明天涯就率领天,雷,泽三门与其他五门展开一场大战,一时间天地变色,苍生涂炭,八门弟子死伤无数,明天涯虽是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以他一人之力也敌不住那五门门主的联手攻击,最后明天涯战败身死,而他的对手也伤亡惨重,除去山门门主郁成侥幸没死之外,其余的四门主也都相继伤重而亡,而屈服在明天涯淫威之下的雷门门主和泽门门主,看明天涯身死,大势已去,又见门下弟子和亲朋好友在这场大战中死的死,亡的亡,心中万分愧疚,自觉无颜活在世上,便一死以谢天下了。

    就此伏羲八门彻底瓦解,虽然尚有硕果仅存的山门门主郁成活着,可是郁成也无回天之力,加上郁成经过这这场手足相残的大战后,心灰意冷,无意东山再起,眼见曾经风光无限,不可一世的伏羲八门转眼之间就烟消云散,郁成觉得这是天意如此,也正应验了伏羲祖师的预言,八决合一,必招大祸。

    而那次大战后,伏羲八诀也随着各门门主的去世变得不是下落不明就是残缺不全,伏羲八诀要想八诀合一几乎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在伏羲八门一场内战过后,却给了天下其他修真门派壮大的机会,各门各派高手对于伏羲八诀早已觊觎已久,垂涎三尺,以前伏羲八门威风八面,无人敢惹,各派高手只能暗暗咽口水,现在他们自相残杀,势力大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些人便就一涌而上,意图把伏羲八诀抢夺过来。

    也是天绝伏羲八门,八门中仅存的那些弟子不是受伤就是修为低微,哪能敌得过这些如狼似虎,心狠手辣的各派高手,几乎没有做任何抵抗,伏羲八门就被各派高手一一占据,只是各派高手在占据了八门之后,却也没有找到伏羲八诀,就对八门弟子严刑逼问,最后才知道伏羲八诀的心诀一直都由门主掌管,门下弟子修炼之时,都是口授,从无文字文本之类的秘籍,这让各派高手大失所望,只得从这些弟子口中问出了伏羲八诀的修炼心法,可各派高手各有顾忌,而他们所擒的八门弟子也是修为门派各有不同,这样问出来的心诀也是或多或少,或精或粗,可虽然这些口诀不完整,但都是伏羲八诀中的基本心诀,就凭这些心诀也让各派高手大为惊叹,心里都想,只不过是基本的心诀就如此精深奥妙,那完整的伏羲八诀又会是何等境界。

    如此一想各派高手哪能不心头火热,更想得到这无上心诀,这样一来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伏羲八门仅存的一位门主郁成。郁成见各派高手一有异动便知大事不好,本来以他的修为倒是不惧这些所谓的高手,可是他在与明天涯交手之时身受重伤,虽然凭一身修为将伤势压住,可他是万万不能与人动手的,各派高手杀到山门,他只能率领门下残余的弟子弃门而逃,就这样边逃边打,仗着山门中还有许多极为厉害的法宝,郁成和他的几个弟子总算是保住了性命,最后他们逃到了西北之地,而追杀他们的各派高手犹不死心,一直是步步紧逼,一点也没放手的意思,他们却没料到郁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伤势渐渐痊愈,就在各派高手追到天山脚下,他们自觉郁成已经无路可逃的时候,没想到郁成突然出手,山诀威力无可匹敌,那些高手修为虽然不凡,可又怎是伤愈之后郁成的对手,一共二十六人尽被郁成斩杀于天山脚下,郁成大发神威之后,这让天下各派为之震惊骇然,谁都知道自明天涯和伏羲八门其余门主死后,郁成便就是当世第一人,天下已无抗手,一时间各门各派人人自危,生怕郁成杀上门来,哪知道郁成在天山一战后,就没有了任何消息。

    就在各派高手都认为郁成会卷土重来,大肆报复的时候,郁成却已经飘然而去,去了遥远的西方。原来郁成在经过同门相残,亲朋逝去,亡命天涯这种种苦难之后,早已没了争霸天下和复仇之心,他已经心灰意冷,虽然他的弟子都劝他要振作精神,再建伏羲八门,可郁成却道此次乃是天灭八门,我等岂有逆天之力,祖师遗训“八诀合一,必有大祸”现在已经灵验,我们还能怎样,伏羲八门不建也罢。

    郁成说的决绝,他的弟子苦劝之后也没有使他心意回转,最后就问他何去何从,郁成早有打算,就道,我已决定向西而去,你们有愿意随我一同的就随我去,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强。那几个弟子见他心意已决,也是无可奈何,商量一下后,居然都想留在这里,不愿意随郁成西行,郁成也已料到,他这几个弟子都已得他真传,修为甚高,而且胸怀大志,心中都有一番事业要干,自然不会跟他过着自我放逐的生活。

    郁成了解弟子门的心思,心里也有准备,听了他们的决定后,没有半点恼意,反而又再多留了一段时间,很仔细的指点了这几个弟子,把山诀的细微玄妙之处不厌其烦

    的讲了好几遍,郁成知道他此番西行,恐怕再没有回来的可能,与这几个弟子的师徒情意也就到此为止,他们这几人也就是山诀的仅存的传人,虽然伏羲八门不复存在,可山诀却也不能在他手里失传,最后郁成还把手里的几件山门法宝都留给了弟子,希望他们能有一番作为,然后在某日,师徒几人撒泪做别,郁成孤身一人,行单影只的飘然西去,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