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传功四

作品:《仙途正道

    八荒唯我独尊功!

    丁灵秀一家一听这个名字顿时齐齐动容,辉儿当然是兴奋的不得了,光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道士叔叔教他的东西绝对厉害,什么八荒这个辉儿不太懂,可是后面那个唯我独尊,他可是很明白。

    什么是唯我独尊,辉儿听娘亲给他讲过如来佛祖的故事,据说佛祖降生之时就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就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那可是顶厉害顶威风的言语,所以辉儿觉得,道士叔叔教我的这个本事肯定是大本事很厉害的。

    辉儿是一脸的激动,而丁灵秀夫妻却是一脸的惊讶与疑惑,他们可不是小孩子,身为名门大派弟子,见识阅历是一等一的丰富,天下修真心诀密法虽多,他们不能说全部知晓可也是清楚个十之,但现在清岩说出的这个八荒唯我独尊功,他们真是闻所未闻,这让他们如何不惊不疑。夫妻二人心里同时想道“这是何门何派的修真心法,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难道是哪位高人新近创出来的,八荒唯我独尊,好大的口气啊!”

    丁灵秀夫妻不知道,“创出”这八荒唯我独尊功的高人其实就近在眼前,清岩看他们一家满脸都是惊喜交加的神情,心里一阵得意,暗道“这个名字起得真好,看把丁大哥,大嫂这样的高手都给震住了,哈哈,我真够厉害的。”心里高兴,脸上倒是甚为淡然,接着道“这八荒唯我独尊功是位前辈留给我的,据说是上古密法,修炼有成后绝对是厉害之极,辉儿你想不想学呀?”心里又想“这也不是说谎,郁成郁前辈算得上是位老前辈吧!”辉儿当然想学了,立刻叫道“想学,想学,道士叔叔你快教我吧!”

    丁灵秀夫妻听清岩如此说,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心想“既然是上古密法,我们自然不知了,只是不知这位前辈是哪位高人。”丁灵秀就道“原来是这样,难怪清岩不让辉儿拜师,只是清岩那位前辈同意你把如此……厉害的心诀传授给别人吗?”清岩笑嘻嘻的道“当然同意了,他可是全权托付给我了,你们尽管放心,这位前辈不会来找麻烦的!”心里却道“他要是来找麻烦那可是见了鬼啦!郁前辈你就放心吧!我给你找的这个隔了不知多少代的弟子,肯定是个好徒弟!嘿嘿嘿!”

    丁灵秀虽觉清岩的笑容颇为诡异,可也没往别处想,清岩不说这个前辈叫什么,他也不奇怪,他明白这些前辈高人的脾气多少都有点古怪,不愿让人知道姓名也是在情理之中。事情都已清楚,丁灵秀就道“既是如此,就请清岩给辉儿传授心法吧!我们就先回避一下!”说着就要和胡婷婷离开房间。

    丁灵秀和胡婷婷都是深明各种规矩的人物,各门各派传授道法心诀都有严格的规矩,像泰山派门规所定,如果不是本门中人,就是亲如父子,夫妻,也不能私自传授任何心法,丹凤轩亦是如此。所以丁灵秀,胡婷婷虽然身怀上乘心诀却不能传给他们的亲生儿子,现在清岩既要传授心诀给辉儿,按照规矩他们自然是要回避的。清岩见此却是一愣,奇道“丁大哥,大嫂,你们要去哪里?我还有事要麻烦你们呢?”丁灵秀和胡婷婷闻言都是微微一愣,相互一看,然后丁灵秀才道“清岩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你尽管说吧!”

    清岩能传修真心诀给他们儿子,这可是很大的恩惠,现在清岩有事相求,他们夫妻二人自然是要竭尽全力做好了。清岩却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似乎这事很难出口,丁灵秀见此不禁笑道“清岩有事但说无妨。”

    清岩闻言也不说话,先是从怀里拿出几页纸来,丁灵秀见那几页纸上写的密密麻麻,心道“清岩,要办事情居然这么多,难怪他不好意思开口。”清岩并没有马上把手里的纸张交给丁灵秀,而是又仔细的看了一遍,似乎在核对上面写的有没有错误,最后点点头,看起来是没有错误漏洞,这才把这几张纸递给了丁灵秀,嘴里还说“先就这么多了,剩下的以后再给你们。”

    丁灵秀夫妻很是好奇,听清岩的口气这事情还不是一次就能办完的,究竟是什么事这么麻烦。丁灵秀接过那几页纸,凝目一看,神色顿时大变,胡婷婷见丈夫脸上变了颜色,心里不由得一惊,忙凑上前看去,这一看胡婷婷淡静清丽的玉面也是为之色变,夫妻二人愣了片刻,彼此又看了一眼,随后不约而同的看向清岩,神情甚为震惊,眼里都是深深地不解与惊讶。

    清岩让他们办的究竟是什么事,那几页之上写的什么,会把他夫妻二人弄成这个模样?

    清岩见丁灵秀夫妻突然看向自己,那神情很不对头,就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不禁脸上一红,摸摸头道“丁大哥,大嫂,实在不好意思,你们也知道我现在真的没什么

    时间,所以这事情只能你们自己办了!嘿嘿嘿!”丁灵秀夫妻闻言是一时无语,相互看了一眼,同时摇摇头,脸上神色颇为奇怪,清岩以为他们不愿意,忙道“我也真是没办法,我是答应要传授辉儿心法的,可是这个时间嘛……确实不太够,所以我就只能是这样……这样叫什么,啊!对了,这叫只传不授,嘿嘿,只传不授!”

    辉儿这次听明白,小脸顿时笑容全无,叫道“道士叔叔,你怎么又要反悔了,你又要不教我了吗?”清岩忙道“不是,不是,我都答应了怎么会反悔,你看我都把心诀带来了,你肯定能学到,只是我不能亲自教你修炼了,叔叔我还有很多事情做,教你修炼的事情只能麻烦你父母了,我这个时间真是不够用。”

    清岩向辉儿解释的时候,丁灵秀和胡婷婷却是早就明白了,可他们没想到清岩会这么做,这几页纸上记载的都是行功运气的心法,清岩要麻烦他们的事情,竟是要自己帮他们的儿子修炼这门绝对厉害的八荒唯我独尊功!遇到这种情况让丁灵秀夫妻是太意外了,要知道历来各门各派的修真心诀都是所谓的不传之密,是门派中的绝对秘密,别说是像清岩这样整篇整章的给外人看,就是泄露出只字片语那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一旦出现这种泄露修炼心法的事情,不论是有意无意那可是极大的罪过,毫无例外的都要受得很重的惩罚甚至是死刑。

    丁灵秀和胡婷婷都是名门弟子,自然更懂得这种规矩,方才他们本就想回避一下的,免得清岩觉得他们不懂规矩,可谁知道清岩竟然来了这么一手,全然不顾这种忌讳,没有任何顾忌的就把他这绝世心诀交给了他们这两个外人,这让他们如何不惊如何不愣。而刚才丁灵秀虽只是匆匆一瞥,看了这八荒唯我独尊功的几句心法,可心头已然大震,他是当世高手,名门子弟,对于心法的优劣好坏那是一看便知,所见的这几句心法称得上字字珠矶,精奥异常,丁灵秀暗道“清岩果然没说大

    话,这八荒唯我独尊功真可说是绝世心诀,可这样的心诀他居然会如此大方的交给我,他的行事真叫人捉摸不透。”

    丁灵秀如此想,胡婷婷也是如此,夫妻两人被清岩的慷慨大方给震住了,半晌愣在那里不说话。清岩倒没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何不妥,他对于这些规矩是半点不懂,在他来想这样做是最合理也是最合适的方法,自己要修炼肯定是没时间教授辉儿,既然丁大哥和大嫂都是此中高手,这些教授的事情自然就要麻烦他们夫妻二人了,他们要经验有经验,要修为有修为,来教导辉儿那是最佳的人选。

    至于这样丁灵秀夫妻也就得窥了这无上修真心诀——山诀,清岩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既然都传授给他们儿子了,还对他们还保密什么,学就学吧,反正这山诀不是崆峒派的绝学,别人学学怕什么,再说丁大哥,大嫂也不是坏人,只要自己守住这八荒唯我独尊功其实就是山诀这个秘密就行了,其他的随他去吧!

    唉,清岩真是想的开,做事够潇洒,够气派!在他看来山诀这个名字远比其内容来的重要,真是不知他是如何想的!

    清岩见丁灵秀夫妻许久不说话,只对着他写的那几张八荒唯我独尊功的心诀发呆,心道“不会是我写的心诀让丁大哥他们看不懂吧!不会呀,我写的很清楚了!”想到这里,就道“丁大哥,你们怎么了,我写的心诀有什么错吗?”

    (大家看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