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修炼中的插曲之明目谷六

作品:《仙途正道

    在赤阳真气的帮助下,清岩受损的经脉也已全部打通,而那些断裂的骨骼,也在这三天之中,被清岩用真气一个个接了起来,也是清岩的体质特异,如此重的内外伤,居然只用了三天时间就愈合了一小半,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可以站起来了,清岩才运用元神把自己放在上面的紫心剑招呼到了手中,而紫心剑此时权当拐杖用了,等到清岩仗着紫心剑颤颤巍巍站起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是一丝不挂,全身光溜溜,而且映照着泉水一看,自己的头发早被那炙热的火柱烧的没剩几根,脸上,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还光着身子,那副模样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清岩自己见了都有点害怕,着实吓了一跳,真是比鬼都难看,清岩咧着嘴,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不过又想,幸亏没人看见,要不然真会吓死人的。

    而从温泉中一起来,浑身立时觉得凉嗖嗖的,竟是打了个哆嗦,摇摇头,运用赤阳真气,祭出赤焰剑,还好,此时的温泉火性尽消,见了赤焰剑也没了动静,想必是泉水太少的缘故吧,清岩是一手紫心剑,一手赤焰剑,就由这两把仙剑的力量,拖死狗似的,带着自己缓缓的向上升起,好容易才到了泉边,清岩到了上面一看,又是一惊,原来这明目谷已经变了模样,以前的绿树花草,全都没了踪迹,仔细一看,整个山谷就像被一场大火烧了一遍,原本的世外桃源,变成了一片灰烬,显然这都是自己那一剑造的孽。

    清岩看的是苦笑连连,唉!先把衣服穿上吧,找到自己的道袍,可奇怪的是,自己这道袍道士好端端没被烧毁,心里不觉奇怪,此时也没时间研究这个问题,清岩忍着疼,十分费力的把衣服套在身上,好家伙,清岩从没想过穿衣服会如此痛苦和难挨,好容易穿上后,清岩已是一身冷汗,脸上也早已疼的变了形,不过他也找到了为何衣服经过一场大火还好端端的原因,原来清岩在洗澡之前,先修炼一下那柄忘情扇,然后也没放进太极囊,只扔在了衣服上面,还是清岩有先见之明,有了忘情扇的阴寒之气,就是再大的火也不能把它周围一丈的东西点燃,就这样,清岩总算还有衣服可以穿,要不然,他可要光着屁股回松风观了,那可是丢人丢到了家。

    只穿了衣服,就差点要了清岩的命,清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伤实在太重,尤其是这一活动后,那些断裂的骨头又错开了,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清岩“扑通”一下,又躺在了地上,再也不愿动弹一下,似乎所有的力气突然之间抽离了自己的身体,清岩坚持不住了。

    “木心道长,你就没有发现我失踪了吗?你就没听见这里曾经有过震天价的动静吗?木心道长,你就赶快出现吧!我可是真要完蛋了!”清岩躺在地上,用着近乎呻吟的声音叫着,他现在最想就是木心道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来解救自己这个苦命的孩子。

    清岩极为无助的躺在地上叫了半天,也没叫到木心道长的出现。想木心修为虽高可毕竟不是神仙,怎会知道清岩正身受重伤,难以动弹。一脸惨淡之色的清岩,也知道光这么叫不是个办法,木心道长要来早来了,现在谁也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

    可要想从明目谷回到松风观,依清岩现在的情况真是太困难了,自己的伤势实在太重,稍微一动就是一阵刺骨的疼痛,走路都成问题,更别说御剑飞行了,何况明目谷和松风观相距少说也有四五十里地,就是自己勉强御剑飞行,万一在半空中真气一旦不济,自己可真要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了。清岩直挺挺的躺着,这样比较舒服,他心里想着办法,体内真气也在不停的转动着,他的经脉虽然打通,可真气并没有完全恢复,如此重的伤也不是两三天就能痊愈的,清岩想了半天还是一筹莫展,最后决定先把内伤治好再说,这一治又是七天,清岩一动不动的又在地上躺了七天,还好他的修为已算不弱,真气浑厚精纯,七日之功伤势就已好了大半,可这真气再浑厚,也不能把断裂的骨头在这么短的时间长好,清岩用元神查看了一下,心中顿时一凉,要想骨头长好,只怕自己再躺七十天也不见得有用,自己还得想办法回去。

    好在自己现在功力已复,真气运转没什么问题,不怕御剑飞行之时出差错,就想忍着疼回松风观。清岩再次站起,觉得自己还能挺得住,又看看被自己糟蹋的不成样子的山谷,心里突然想到自己给它起得那个名字,明目谷,不由得念道“明目,明目,瞑目,死不瞑目,呀!我怎么能起这个名字,这真让我差点就死不瞑目了!清岩,清岩,你这名字取得真是太差劲了!真是活该你有此一劫!”

    只是清岩醒悟的似乎有点晚了,唉声叹气一阵后就要驾起紫心剑,飞回松风观,临飞之前清岩又把身上检查了一遍,最主要是看看有没有落下东西,当然就是他视如性命的太极囊,可清岩手一摸到太极囊,心里就是一动,暗道“我怎么把它忘了,有了它回去可就没那么吃力了!”脸上顿时一喜,打开太极囊拿出了那件东西。

    木心很生气,真的很生气,气的脸都青了,他现在就在松风观,而且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他可没料到清岩竟然又失踪了,几天前他来了一次,没见到清岩,当时还以为清岩在清风崖修炼,可他一看清风崖没人,就想肯定是去铁家庄了,当下也没在意就回去了。等他第二天再来松风观的时候,清岩居然还没在,清风崖自然也没有人,木心这才觉得奇怪,清岩去铁家庄向来不过夜,从来只是一天,难道是铁家庄有事,木心不放心,就去了铁家庄,一问铁虎,铁虎说小师叔这个月还没来看他呢!

    木心闻言不觉一怒,心想,这小子把自己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居然又偷着跑出去,真是岂有此理!木心索性就在松风观等着,看清岩几时才能回来,可一连等了四天,清岩还是不见踪影,木心不免有些担心了,就往平凉城找了找,又在附近几处清岩能去的地方寻了寻,可唯独就是没去后山,木心真是没想到清岩能去后山,找了一大顿也没发现清岩的影子,木心可就着急上火了,马上想到,清岩不会是去兰州城了吧,连忙飞剑传书给在兰州城的崆峒派弟子。

    虽说木心修为深厚,定力超人,可是清岩对于他来说绝对算的上是一个克星,有道是关心则乱,清岩一失踪,木心的心思真就乱了,心里一直在想,这小子究竟跑哪去了,害得我老人家提心吊胆的,他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担心,就忍不住在三清殿来回的走动,转圈子,现在他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等着兰州城的消息。

    而就在他焦急的等待中,他感觉到了有人向松风观飞了过来,心里一喜,当然认为是清岩回来了,可再用神视一查,木心眉头一皱,这飞行过来的东西居然不是紫心剑,竟是一个很特别的法宝,来的不是清岩,心中还在纳闷来人是谁的时候,木心的神视就把来人的相貌打量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木心正是大吃一惊,脱口就道“清岩!”

    木心身形一闪便已来到明月峰顶,而那件奇特的法宝也正好到了,那是件形如白纱般的东西,丈许方圆,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平平的展开漂浮在空中,而这白纱上面平躺着一个人,正是形状狼狈不堪的清岩,那块白纱缓缓的落在地上,清岩也看到了站在峰顶的木心,咧嘴一笑,亏他还能笑的出来,然后有气无力的道“道长可算见到你了,救命啊!”说完就义无反顾的昏了过去,只把堂堂崆峒派的掌门广闲真人,弄得愣在那里,看看清岩那副凄惨无比的模样,他实在猜不到清岩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许久后,他才满腹疑问的把清岩搬进了松风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