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得“宝”一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也很干脆,一想到那件事就连片刻也不耽误,御起紫心剑,直奔明目谷去了。按说清岩在明目谷可是吃了大亏的,身受重伤险些把命都丢了,换作别人只怕提起明目谷都会有些心有余悸,更别说再去明目谷,就是去怎么也要有个时间过渡一下,哪有像清岩这样伤一好,就迫不及待的往那里跑的,似乎明目谷有什么珍奇异宝在等着他,如果去的晚了,就被别人给抢了一样。

    清岩的心思很难猜,此时他已经到了明目谷,其实是阳泉谷才对,可清岩觉得自己起得这个名字很有纪念意义,纪念他曾经在这里差点瞑目过一次。明目谷还是一片狼籍,谷中的树木都在上次那场大火中焚烧殆尽,而且由于温泉里的水也没了,所以那本来弥漫于谷中的雾气也消失的干干净净,立在半空,清岩看着谷里的景象,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好好的一个世外桃源,竟被自己一剑弄成这个模样,清岩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暗骂自己一声后,清岩开始行动,他来这里是有目的地,身形下落,却不是往谷中落去,而是直接奔着谷里的温泉而去,此时的温泉已是个极深的大洞,就像清岩形容过的样子,是口极深极大的水井。

    百丈多深,清岩缓缓的落下,来到泉底的时候光线已经很暗,不过这对清岩来说不是什么问题,双眼在暗处更是精芒毕露,眼珠微微转动,他在寻找什么。温泉底其实很干净,除了几块大石头外别无他物,让人一目了然,涓涓细水自一个极小的泉眼里流出,可水流实在太小,泉里现在积蓄的泉水还不到半尺,清岩眼里所见的只有几块石头和浅浅的泉水,微微一皱眉,不觉自语道“奇怪啊!那天明明见到下面有光华闪动的,那么亮,应该有东西在这里的,怎么找不到。难道是我伤重看花眼了?”随即他又摇摇头,道“不能啊!当时我的真气已经恢复,眼力凝聚,不可能看错,是有个发光的东西在下面一闪一闪的好几下。怎么现在下来了,又找不到,难道是让别人拿走了!”

    原来,就在清岩那天离开明目谷的时候,躺在清罗云网上的他,无意中在半空中看见这温泉闪出一道极亮的光芒,只是清岩当时确实是没精力下去查看了,就想等伤好了再说,这几天在松风观养伤,他就老想着温泉之下的那道光芒,心想,能发出如此夺目的光彩,这东西绝对不是凡物,搞不好会是一件法宝,说不定就是崆峒派前辈留给自己这个有缘人的宝贝,清岩是越想心越热,恨不得马上就去明目谷找宝,总算伤好了,他就立刻来这里寻宝了。

    只是清岩的满腔热情被眼前的情形浇灭了,温泉下面没有发光发亮的东西,这让很是失望,仔细查找了一边后,清岩确定自己那天是看花眼了,不禁苦笑道“自己真是想宝贝想痴了,眼睛一花就当看见了宝贝,清岩啊!你也是财迷心窍了。”

    没有宝贝,清岩心情也很低落,身形升起就要离开,看着下面的泉水,心道,这热水澡是一时半会洗不成了,唉!可就在清岩唉声叹气的时候,那浅浅的泉水之中突然射出一道极亮的光芒,刹那之间就把这幽暗的泉底照的一片通明,清岩先是一惊,随即大喜,不禁叫道“哈哈!真的有宝贝。”他的眼力何等锐利,虽然这道光芒很强很亮,可清岩也清楚的看见了这道光芒发自何处,身形一闪,急落而下,可就在他刚刚到达泉底的时候,那道光芒陡然敛去,泉底再度变得阴暗无光,只是清岩已经找到了发光的东西,尽管它的光芒不再,却也隐藏不住了。

    “哗啦”一声水响,在清岩右手一招之后,一个东西破水而出,升起一丈多高最终到了清岩手中。东西一到手,清岩却是微微一皱眉,入手很沉,竟有四五十斤的分量,可这东西的体积不是很大,表面光滑,可没有一点光彩,呈椭圆形,而且还是不规则的椭圆形,一头稍大一头偏小,清岩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手里的东西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鹅卵石,要说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是这个石头比普通的石头沉了点,也圆滑点,如果不是亲眼看见那道白光自它身上发出,清岩怎么也不可能发现这块毫不起眼的圆石头,就是自己要找的宝贝。

    宝贝到手了,只是这宝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宝贝呢?

    清岩在手里把“宝贝”掂量了一下,摇摇头,身形再度升起到了上面。借着阳光,清岩仔细研究了一下手里的宝贝,可看了半天清岩还是觉得它是块石头,然后又对着宝贝敲敲打打了一阵,什么真气试探,元神察看也使上了,最后就差拿嘴咬了,结果清岩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东西就是块石头,至于石头为什么会发光,清岩就搞不明白了。

    拿着石头折腾了半天,清岩就有点上火了,石头就是石头,你发什么光呀,害得我日思夜想的,以为你是宝贝,什么都不顾就来找你,结果你就是这个德性,你对得起我吗!

    只可惜顽石不开口,清岩这顿火是白上了。可即便如此,清岩对这块石头还是没有完全死心,毕竟会发光的石头也是很罕见的,清岩把这块石头又是翻来覆去的一阵研究,最后一狠心,竟然默运真气要将这块石头震碎看看,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清岩这一震竟真的让这块石头显出了本来面目。

    清岩下手也很有分寸,真气只是微微一震,只听“啪”的一声脆响,石头的表面起了数道裂缝,清岩不觉大奇,自己虽是极为分寸的一震,可这力量也不容小视,按清岩的想法,在他这一震之下,这块石头定能裂为两半,可现在居然只是表面上出现了裂缝,这石头的坚硬程度又在清岩想象之上,更让清岩奇怪的是,他一震之后,居然感觉这石头之中隐隐有股力量将自己的真气化为无形,似乎是在保护某种东西,这让清岩又是一惊,刚才他用真气试探过得,里面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可现在竟有神奇的力量在保护这块石头,看起来这块石头真是不简单。

    石头没裂为两半,清岩却是大为高兴,精神更是一振,没想到石头里真有东西,说不定就是宝贝,就又用真气轻轻一震,这次清岩更有分寸,真气只在石头的表面一震,并没有深入,再看石头上的裂缝又宽了几分,缝隙之中透出淡淡的光芒,虽不耀眼,却也十分明亮,清岩大喜,手上再度运气一震,“啪啪”几声脆响过后,几块石片应声而落,清岩手中光芒一盛,石头里的东西终于显出了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