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回家五

作品:《仙途正道

    如果不是阳光照的清岩眼睛发亮,他恐怕还要睡下去,眯着睡眼看了一下后,清岩陡然清醒了过来,“这是什么时辰了!”他大叫道,“呼”的一下坐了起来,摇摇头,脑袋还是有点沉,又看了看外面,太阳都已经上了成百上千竿了,清岩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自责道“清岩,你又喝醉了,你忘了自己一喝醉就要误事吗!叫你少喝,你就是不听,你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今天你可是要回家的!你真是无药可救了!”

    骂完自己后,清岩以极快的速度梳洗完毕,又给自己换了一套干净的道袍,还拿出昊天鉴照了照,还算不错,挺精神的一个道士,自我欣赏的时候,清岩突然发现了一桩怪事,只听他自言自语道“不对呀!那天记得自己的头发都被火烧的没几根了,可现在怎么又和以前差不多长了,这头发长的也太快了吧!这才几天的时间,奇怪,难道这黑玉续断膏连头发也能续断起来,啧啧啧,厉害呀!”

    原来清岩发现自己的头发居然还是又黑又长的,顿觉有些奇怪,思索一阵后就把这奇怪的事情,归功于黑玉续断膏的神奇药力了,清岩也是着急回家,只看出自己头发不对劲,没发现自己的眼睛更有问题,时间真是不早了,清岩匆匆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他根本就没注意,那颗被他扔在床上的巨蛋还在一闪一闪的发出那淡淡的金光,并且那巨蛋里面的心跳声也急促了起来,或许巨蛋里的东西就要破壳而出了。

    归心似箭,用这个词形容清岩现在的心情是再贴切不过了,他是出了自己房间后就直接御剑飞起,连松风观的大门都没时间跨出,人在半空中微微一顿,辨明方向后,就见紫虹划空而过,飞向了西方,赤金镇就在西面。

    清岩走后不过片刻,一个人影出现在明月峰顶,此人蓝袍广袖,身形瘦小,不是别人正是清岩的师傅,广闲。广闲望着清岩早已远去的身形,发出一声轻叹,而他的叹息之声刚落,又是一道人影闪出,来人鹤发童颜,宛如仙人,却是广闻到了。

    “师兄,清岩走了?”广闻四下一望,随口问道。广闲点头道“刚走,他若不走,我可不能叫你出来。”广闻一怔,奇道“这是为何?我这师叔就这么不招这个师侄喜欢吗?”心里更想“我也没得罪过这个小师侄吧!为什么师兄要是要我避开这个师侄。”

    广闲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要是三人一见面,自己这个木心道长不就穿帮了吗!听广闻问到,他笑道“这没你的事,这可是我的一个秘密。”广闻好奇,就问“什么秘密?”

    广闲哪能告诉他,就故作神秘的道“不可说!不可说!”广闻了解这位掌门师兄的性格,一向喜欢装神弄鬼,总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身上,他要是不说,自己是永远也猜不到的,当下笑道“不说就不说!不过,师兄你这次让清岩回家,只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广闲闻言微微一怔,道“师弟怎么知道的?”广闻道“刚才听你一声叹息,就知道清岩这次回家是另有玄机,师兄,你的习惯可是瞒不过我的。”广闲哈哈一笑,道“真有你的,你猜得不错,我让清岩回家还有别的事情。”

    广闻又问“是什么事情?这个可以说吧。”广闲看看师弟那张犹如婴儿一般细致红润的脸和那好奇的神情,不觉又笑道“师弟的好奇心是一点也没变少啊!”广闻笑道“天性了,只怕是改不了啦!师兄你还是快说吧!”广闲颇为无奈的道“其实也没什么,一来清岩家里确实出了点事,需要他回去一趟,二来就和你给我说的那件事有关系了。”

    广闻一愣,道“我说的那件事,是哪件事?师兄,我每天向你禀告的事情可不算少啊。”广闲笑道“就是兰州城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下记得了吧!”广闻闻言,红润的脸色微微一变,甚为惊讶的道“你是要让清岩去处理此事,我还以为会是清扬呢!只是清岩可以吗?”他不无疑虑的道。

    广闲脸色也是一正,然后缓缓的道“我并没有向清岩明说,他不知道兰州城出了此事,可我可以断定清岩这次回家,一定会去兰州城一次,以他的性格只要去了兰州城,他就会出手,我这个徒弟最爱管闲事了。”广闲说的轻松,可广闻的脸色却比较凝重,只听他沉声道“师兄,此事非同一般,在我看来即便是清明出手也未必能行,恕小弟直言,清岩他可以吗?”

    广闲点头道“师弟说的有理,以清岩此时的修为和阅历是有点难以胜任此事,但玉不琢不成器,修为和阅历也要靠实践来增长的,我觉得此事对于清岩来说是个极好的锻炼机会,所以我就决定由清岩解决。”广闻喃喃的道“机会倒是个机会,可师兄不觉得有点冒险吗?”

    广闲叹道“如果是十拿九稳,还谈什么历练,干脆在山里修炼就是了。”广闻道“师兄说的是,只是清岩可没想到回次家会这么麻烦,他可连个准备也没有。”

    广闲负手而立,望着远处的崆峒山色,淡淡的道“他只要带着紫心剑就是有了准备,其他的就看他自己了。”他的语气平淡之极,仿佛清岩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对于清岩此番出去他也没有一丝担心忧虑。

    而广闻闻言后默然不语,只是轻轻一叹,师兄都这么放心,自己又能说什么呢。心里去还是想道“清岩呀,莫怪你师傅无情,他也是为你将来着想。”他心里如此想,广闲又何尝不是呢!只是身为一派掌门和清岩的师傅,又对清岩寄予厚望的他,虽然知道此事极难解决,可为了让清岩早日有所成就,他也不得不做了这个决定,只是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事呢?

    崆峒山与赤金镇相距至少也有四五千里地,路途可谓遥远,想当年清岩和清虚兄弟二人可是足足走了近两个月,才从赤金镇到的崆峒山,但现在的清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石头,身怀崆峒派绝学太清道力,修为已至两仪境三层,不但元神已然成形,而且也已经做到了真正的神剑合一,一旦御剑飞行,其速度之快真可称得上是风驰电掣,用日行万里来形容也绝不过分。

    只是飞行的如此神速,也让清岩感觉有点慢,虽然空中的那些飞鸟都被自己远远的抛在了后面,虽然一块块白云被自己身体带起的劲风撕了个细碎,可清岩还是觉得自己不够快,这都飞了快三个时辰了怎么还没到家,往下一看,清岩不禁眉头一皱,下面村庄田野,错落有致,一看就是人烟密集的地方,清岩记得清楚,赤金镇周围数百里几乎都是戈壁滩,荒芜苍凉,人迹罕至,和下面的情形差的太远了。

    清岩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飞错方向了,微一寻思后,心道“还是下去问问路比较保险,万一真是错了可就麻烦了。”身形随即向下一落,边落边往下看,希望找个人问路,眼光一扫,正巧下面有人在那里站着,不觉大喜,也没多想,身形就直落而下,呼啸之中就已来到了那人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