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仙丹玉蝉二

作品:《仙途正道

    郑老爹也才意识到自己昨天还是个病人,可今天一醒来看见了清岩,心里一激动就把生病的事情忘了,现在清岩一问,他不觉奇道“咦!我怎么没一点生病的感觉了,这精神头就跟小青年似的,奇怪,我的眼睛看东西怎么都这么清楚了?”说着就又从床上下来,在地上活动了一下身子,脸上满是惊奇的神色。

    清岩就问“老爹,你觉得怎么样,病好了吧?”郑老爹挥挥手,跺跺脚,又把自己身上看了一遍,最后对清岩道“石头,真是太古怪了!我这是怎么了!”

    清岩不觉有点紧张的道“怎么了,老爹有什么不对吗?你觉得哪里不舒服?”郑老爹摇头道“我觉得很好,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就是奇怪,我这病怎么好的这么快,昨天还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今天就突然好利索了,这也太奇怪了!”清岩闻言心里一松,笑道“病好了就行,你觉得身体和以前比有什么不同?”

    郑老爹一脸纳闷的道“这就更古怪了,石头,我的手脚这几年可没以前那么利索了,眼睛也有点花了,看东西都有点模糊,可今天怎么一下就变了样子,这胳膊,腿,眼睛就像换了个新的一样,精神的就像年轻人一样。我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力气,这也太奇怪了!”

    清岩也看出了老爹的变化,精气神那是充足的很,说白了,就是此时的老爹和十七八的小伙子没什么两样,双眼又黑又亮,脸上的皱纹似乎都浅了和少了很多,这一夜之间的变化真是应了那句“旧貌换新颜”的话,多少有点返老还童的意思。

    清岩自然高兴,可也暗暗惊叹于玉蝉丹的功效,心道,这玉蝉丹究竟是拿什么东西炼制成的,怎会有如此大的药力,早知玉蝉丹这么厉害,就应该和木心道长多要几颗,嘿嘿,一颗六十岁,两颗一百二十岁,三颗啧啧啧。清岩想的高兴,却不知这玉蝉丹炼制是何等不易。

    这玉蝉丹可是广闲的师傅,崆峒派上任掌门行秀真人行遍于天下名山大泽,花了整整二十年工夫尽采灵药异草,然后在青冥峰设炉炼丹,费了九九八十一个周天,方才炉火纯青,练成此丹的。

    名曰玉蝉,乃取意服食此丹功能起死回生,改变天生秉赋,如秋蝉蜕变,一飞冲天之意,普通人服食此丹后寿命真可延长一甲子,而如果是修真之人服食了玉蝉丹,瞬间就可增长六十年的修为,把它称为仙丹委实不算过分。此丹主药是成形灵芝,千年参王,天地灵鳗血这三味梦寐难求的宝物,那搜寻之难是不用说的了,而且要碰机缘,行秀真人能采齐各药,炼就丹丸,真是一件震古烁今之事,而由于材料难求行秀真人炼制的“玉蝉丹”总共不过一百零八颗,这几百年济世救人已经用去了大半,而且服用玉蝉丹的都是伤势垂危,濒临绝境的伤病之人,都是非玉蝉丹不能救得情况,而广闲能给清岩一颗玉蝉丹为郑老爹延寿,这已是天大的面子,清岩还想多要几颗,实在是想的过于天真了!

    郑老爹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夜之间,不但小石头回来了,病好了不说,就连老迈不堪的身体都似乎换成了新的,这些都是真的吗?郑老爹都有些怀疑,可石头实实在在的声音已经说道“老爹,我看你现在可不像六十多岁的人了,简直就和我差不多了!”

    郑老爹又高兴又诧异的道“是啊,是啊!我感觉自己真的年轻了很多,可这是怎么回事?啊!石头。”清岩心想“玉蝉丹过于神奇还是别和老爹说了”寻思一阵后,就道“应该是我昨晚给你服的药起了作用吧!”郑老爹闻言,不觉恍然,现在的石头可不是普通人了,那可是广闲老神仙的徒弟,神仙的徒弟,给自己服的药自然就是仙丹了,当下问道“是不是广闲老神仙给你的仙丹?”

    清岩笑道“也不算什么仙丹,就是一种可以补气益血的丹药。”心想“这也不是我师傅给的,他老人家的面我还没见着呢。”郑老爹却是很肯定的道“那就是仙丹了,要不是仙丹,平常的药哪会有这么大的功效,石头,广闲老神仙还好吧!”清岩只能说“我师傅挺好的,挺好的。”郑老爹没看出清岩说的有点口不应心,又问道“对了,是不是他老人家知道我生病了,就让你回来看我?”老爹想的理所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石头怎会回来的如此凑巧,还给自己带来了仙丹。

    清岩闻言心中暗笑“老爹真把师傅当成神仙了,一口一个老神仙叫着,只怕还以为修真之人有那先知先觉的本领了,见我来了就觉得……”清岩想到这里不觉心里一动,他这才想到自己这次回家未免太巧了,又回想了一下木心道长说的话,清岩心道“难道木心道长知道老爹生病了,才让我回家的,而且我身上又有他给的玉蝉丹,所以我就回来了……”想到这里清岩暗暗点点头,看来这都是木心道长安排的了,想必他是怕我知道老爹生病后担心,就没有明说,清岩不由得对木心一阵感激。

    郑老爹见清岩没有说话,就知道自己说对了,接着道“哎呀!广闲老神仙真是厉害呀!连我生病的事情都知道了,叫你给我送药来,石头,你可要替我好好谢谢他呀!”清岩只能点点头,老爹又道“对了,他老人家还好吧!”清岩能说什么,就道“还是老样子,老样子!”

    郑老爹叹道“我也是糊涂了,神仙又不会老,上次你师兄来的时候,我见他也是一直没变样子,那是那么的年轻俊朗!对了,说起你师父,我可是记得清楚的很,别看他长的不起眼,又是那么瘦小,似乎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可他给人的感觉就不一般,一看就有神仙的气派,那句话怎么说的,哦,就是仙风道骨,对,就是仙风道骨!”

    郑老爹见了清岩后难免激动,这话匣子就打开了,他是说者无心,可清岩是听者有意,听老爹说到自己的师傅广闲心里就是一动,老爹是见过师傅的,可清岩听老爹对师傅的形容,怎么觉得这是在说木心道长,貌不惊人,身形瘦小,难道师傅和木心道长长的很像,都是这幅尊容。

    清岩怎么也没想到广闲和木心就是一个人,老爹说完他就附和的道“我师傅就是有点不起眼,神韵内敛,毫不张扬。”郑老爹点点头道“还是石头说得好,看起来这几年你还是读书的,你师父就是你说的这样”

    本来话说到这里也就可以了,可老爹今天高兴,这话就不断了,接着说出的话就让清岩大惊失色,双眼圆睁了,“石头,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师傅的时候,还以为他和那个骗子道士一样呢!你是知道的,你师父的那个鹰钩鼻子确实让人产生怀疑,很会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坏人骗子之类的人物,可后来他为你治病显示出来的手段,那可是神仙才有的本事啊!那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