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仙丹玉蝉三

作品:《仙途正道

    郑老爹还在不断的往下说,可清岩听老爹说出鹰勾鼻子的时候,整个人就愣住了,老爹以后说的话他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心里反复想的就是怎么师傅也是鹰勾鼻子,鹰勾鼻子师傅也有,木心道长是这个模样,现在听老爹说的这个人,怎么和木心道长没什么区别,又瘦又小,最主要的是这个鹰勾鼻子,师傅和木心道长长的也太像了吧!不对,这肯定是不对,两个人怎么会这么相像,清岩觉得自己脑袋突然乱成了一锅粥,冷静,一定要冷静!

    清岩控制住了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起来,又把一些关于木心道长的事情仔细的想了一遍,做了个分析,现在清岩不能不把木心道长和自己的师傅广闲放在一起研究了。以前清岩没考虑到这些,就觉得木心道长对崆峒派的各种事情是了如指掌,对崆峒派如此了解的人,他的身份绝不是木心说的那么简单,木心自称是师傅的朋友,清岩却一直怀疑木心道长其实是另一个人,是崆峒派的前辈,可他绝没有把木心道长和自己师傅广闲联系在一起,清岩一直觉得自己的师傅肯定是那种仙风道骨,超尘拔俗的仙家人物,就像是简冰,顾长风那种形象,反正绝不可能是木心道长这种相貌平常,甚至都有点偏向于坏蛋的模样,尤其是那个鹰勾鼻子,这种鼻子怎么能长在自己师傅脸上,清岩是接受不了的。

    可今天清岩听到老爹说的话,他可真是把所有事情想通了,如果木心道长是自己的师傅,那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合乎情理,极为正常的,身为崆峒派的掌门,他要是不知道崆峒派的各种事情那才是奇事一桩,还有对自己几乎是无微不至的帮助,这不就是师傅对徒弟的关心吗!还有他对崆峒派道法的精深见解以及对自己修炼时的指点,这些都不是指明了他的真实身份吗!除了自己的师傅,谁会这么做,谁有能这么做!

    师傅广闲,木心道长,二者之间就在这个鹰勾鼻子的存在下,完美的划了一个等号,他们终于合二为一,重新出现在了清岩的心里。

    老爹还在说,清岩还在想,虽然知道了木心道长就是自己师傅,清岩心里还是有个大大的结没有解开。为什么?为什么木心道长,不,师傅要对自己隐瞒身份,清岩百思不得其解,而且还是越想越乱,在清岩想来师傅是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这有什么意思?

    清岩心里苦笑,根本没什么意思,师傅你怎么会这么做,你的理由是什么呀!清岩摇摇头,心里这个乱,就连白先生几时进的屋都没有发现,而白先生见了他当然是十分惊喜,又看见郑老爹身体大好,精力充沛,更是惊叹不已,一连问了很多问题,清岩也是心不在焉,随口回答着,而郑老爹就向白先生说了起来,说石头师傅知道自己生病了,就让石头捎来了治病的仙丹,你看我现在的身体,简直和小青年没什么两样。白先生也是眼见为实,那是大为叹服,连说广闲真乃神人也!

    老爹和白先生都是好酒之人,说的兴起自然是有酒助兴了,家里东西都是现成的,酒菜很快就上了桌,三杯酒下肚后,两人兴致更加高涨,随即谈天论地,说东讲西,早把清岩扔在了一旁,而清岩还在继续为师傅隐瞒身份找理由,他是一会笑一会恼,嘴里还不时嘀咕几句,就这样自言自语,神情复杂的想来想去,心里就只有一个问题,师傅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崆峒山,青冥峰,上清宫,广闲正在静坐默想,忽觉的自己的心神有点不宁,这让他有点惊奇,虽然这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可也让清岩微微有点警惕,心想“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出了什么事?”微一思索,他就想到了清岩,“难道会是清岩,算时间他才回家不过一天,以他的修为路上也不可能出什么事。他有玉蝉丹,他养父的病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可除了清岩,再无别人了,会是什么事呢?”

    广闲摇摇头却也想不到别的事情,以他此时的修为,自然不会无端的出现这种心神不宁的现象,而且这种气机感应,甚为玄妙,修为越深越为灵通,如果达到极高的境界,真就到了那种金凤未动蝉先觉的通神化境。

    这次广闲虽有了感应,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之所以心神不宁,是因为清岩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此时他的小徒弟正在数千里之外念叨着他,而且清岩的情绪还是那么的复杂,真是喜怒无常,无法言语,正因为如此广闲才有所感觉,可他真的想不到,他的身份暴露了。

    对于师傅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身份,清岩在家里想了整整一天,他是什么也没干,就坐在那里不停地想,直到老爹和白先生喝的不省人事的时候,清岩这才回过神来,只是他还是没弄明白其中原因,他是被白先生和老爹叫醒的,他一看外面不禁吓了一跳,天怎么都黑了!再看老爹和白先生已经醉的不成了样子,桌上空了好几个酒坛子,一看就知道二人喝了不少,清岩摇摇头,心想“老爹这酒瘾是没法治了,这身体刚好,就又开始喝了!先生也是,见了酒就拼了命,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他们没有喝醉的时候。唉!”

    叹着气,清岩只得一手抓起一个,就像拎着两个大号布娃娃一样,把这两位酒中仙送到了卧室。白先生还算比较清醒,被清岩拎起来的时候,还睁着醉眼,含含糊糊的说道“石头,……你……还记得……先生对你……说过……什么……吗?”清岩无奈的道“记得,你每回喝醉都对我说这么句话,就是石头,你头角峥嵘,来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是这句话吧!”白先生叫道“正是……此……话!石头……你现在……相信了吧!先生……所言……非虚……吧!”清岩只能道“相信,相信,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我的前途肯定不可限量。”白先生“呵呵呵”笑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说着就睡了过去

    清岩叹着气,将二人放在床上,看看二人呼呼大睡的模样,不觉得一阵好笑,这个情形他可是遇到过无数次了,只是这一次不像从前那样麻烦,以前要把这两个喝的醉熏熏的大人搬到卧室,那简直和移座山没什么两样,而今天就轻松多了,还是修真的好处多呀!

    一切都是习惯,清岩随后就把他们弄得一团糟的饭桌收拾了一下,一边干活一边苦笑,心想“回家的第一天就干起了以前的事情,这时间过得也太快了!”干完活后,清岩躺在床上,又开始想那个自己没有想明白的问题,师傅为什么会变成木心道长,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个问题困扰着清岩,让他时不时都要忍不住问自己一次,为什么?

    明天就是除夕了,廿虹祝大家春节快乐啦!!春节期间都很忙,廿虹尽量做到每天一更,唉!!说到更新,廿虹有点惭愧,速度实在是差了点,虽然这一周仙途是分类强推,可我也是无法做到一天二更,当然成绩也就跟着差多了,实在是不给力,让大家失望了!!!万分抱歉!!!最后还是祝大家一定要过好年,还有,记得有票就投投!廿虹万分感谢,给大家先拜个早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