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火焰刀二

作品:《仙途正道

    和哑大爷“聊了”半天,清岩才向哑大爷告辞,哑大爷十分不舍,还“问”清岩几时再来,清岩就说等他临走之前肯定再来看他,哑大爷笑着点点头,这才把清岩送出门。清岩离开哑大爷家后,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去了那个以前他和赵无忌经常练功的地方,那座废弃的烽火台。

    烽火台依旧矗立在荒原之上,四年不见烽火台上的杂草多了不少,或许这里太过荒凉,别说人过来,就是动物也不愿在这里安家落户,这让它显得格外寂静也没有一丝生气,虽然它依然耸立,可经过这几年的风吹雨打,它身上的砖块又脱落了不少,越发的破败不堪,给人都有了种就要快倒塌的感觉。

    “几年不见,你也老了不少啊!”清岩喃喃的说道,随即轻叹一声,缓缓的登上了烽火台,站在烽火台上,清岩感觉脚下依然踏实,放眼望去,远处的祁连山,近处的赤金镇,都一览无遗,天地还是那么的大,闭着眼,清岩静静地想着,想着自己和赵大哥在这里练功的情形,还有赵大哥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修真,其实就是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罢了!”

    这句话,当时的小石头听的似懂非懂,而现在的清岩已然修炼了四年有余,道法已经有了根基,也懂得了许多道理,对于这句话也有了更深的理解,最起码他已经知道了何为天地之力,天地之力有多强,天地的力量几乎是不可抵御的,就像那九天雷劫,这就是上天的力量。

    面对九天雷劫,强大的赵大哥也变得无比脆弱,这天地之力就是如此强悍,不可抵御。但经过这几年的修炼学习,清岩也知道了一件事,九天雷劫并非是无可抵抗的,有人曾经渡过过此劫,而他所用的方法正是是“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燕太师叔的那句“九天雷劫虽然强横,可我也能一剑御之”,清岩是记忆犹新,这句话让清岩热血沸腾,激动不已,而紫心剑蕴含的力量不就是九天雷电凝聚起来的吗?以雷御雷,不正是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吗?

    天地之力虽然强大,可再强大也不能逾越天地本身,人如果真正掌握了天地之力,便就是与天地融为了一体,那就是天地既我,我既天地,到了如此境界,便是神仙只怕也不过如此吧!

    清岩默默地想着,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赵无忌的那句话“修真,就是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罢了”,以天地之力对抗天地,清岩沉思良久似乎心有所悟,最后却是叹道“赵大哥,你知道吗?我回家了,现在就在我们以前练功的那座烽火台上,就是在这里,你告诉了我什么是修真,让我知道了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大,大哥,你知道吗?我很想你,你还好吗?”

    烽火台上只有清岩一个人,赵无忌也没有回答他,他颇为失望的摇摇头,随后只见他身上红光一闪,一道赤红色的光芒在他手中陡然绽开,他祭出了赤焰剑。也许是赤焰剑与赵无忌关系密切吧,清岩一想到大哥赵无忌,就忍不住想看看赤焰剑,这就是见剑如见人吧!

    赤焰剑在清岩手中轻轻颤动着,发出一阵阵轻吟,似乎它感觉到了清岩对于赵无忌的思念,它正在安慰清岩,见赤焰剑如此通灵,清岩不觉轻笑道“谢谢你了,你也想赵大哥了吧?”赤焰剑闻言竟又是一阵颤动,那低低的轻吟也大了许多,清岩见此不觉一怔,赤焰剑再通灵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它毕竟不是人,赤焰剑的反应不对,清岩心里一动,而就在此时,清岩的元神突然感觉了什么!

    清岩此时元神已然成形,神视之强非比等闲,元神一有感应便想仔细察看,可不等清岩有所反应,不用神视察看的变化就已经出现了。清岩只觉脚下一颤又颤,竟是烽火台在震动,心中一惊,忙往脚下一看,不禁脸色大变。

    原来,烽火台原本还算平整的台面,竟已在转瞬之间裂开了无数道细细的裂缝,而且这些裂缝还在逐渐变宽,那烽火台更是震动的厉害,见此情形,清岩首先想的就是地震,可随即清岩就发现了事情不对,震动摇晃的只是这个已经破旧不堪的烽火台,其他的地方还是平静依旧,显然这不是地震。

    清岩反应极快,烽火台一有异常,他身形便已离开,他此时已在半空,看着越抖越厉害的烽火台,眉头早已皱成了一团,他的神视已经查过了烽火台,烽火台现在已是四分五裂,摇摇欲倒,清岩察觉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在烽火台地下蠢蠢欲动,就是这股力量把烽火台弄成了这般模样。

    这股力量自地底而出,似乎想要破土而出,可由于烽火台的存在,让它一时间无法出来,烽火台的分量确实不轻,可它下面的这股力量实在很强,强的足以把烽火台震塌弄倒,也只片刻的功夫,“轰隆”一声大响,烽火台成了一堆碎砖块。

    烽火台一倒,地下的那股力量还是无法破土而出,毕竟一堆碎砖块也是有分量的,依然压在这股力量的头上。偏偏这股力量非要出来不可,连试几次不成功后,它突然静了下来,清岩看得清楚,知道地下的这个东西正在积蓄力量,打算要一举突破这层阻碍。

    清岩已经全力查看了地下的动静,可是这东西很是古怪,不带一丝生气,应该不是什么活物,可它却有惊人的力量,清岩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那个东西闪着极其暗淡的红光,至于具体是什么东西清岩可就看不明白了。而让清岩奇怪的是,自己手里的赤焰剑似乎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影响,颤动的更是厉害,剑上红光闪动如火,直欲脱手而飞。

    清岩大骇,这可是从来没有过得情景,赤焰剑通灵仙剑,已与清岩的元神相通,清岩操控起来可谓是随心所欲,得心应手,不受清岩控制的事情那是从来没有出现过得。

    清岩突然想到赤焰剑有此异状莫非和地底的那个东西有关系,清岩刚想到这点,赤焰剑光华大盛,剑身陡然巨震,清岩一个失神,手中一松,赤焰剑竟然挣脱了他的把握,自行飞了出去。

    清岩大吃一惊,可脱手而去的赤焰剑已经不再听从他元神的指挥,任凭他如何召唤,赤焰剑一意孤行,直飞向烽火台的上空,于此同时,地底的那件东西也陡然发力,清岩看得清楚,那黯淡的红光在地底一亮再亮,红光透出,竟把那堆烽火台废墟映得通红一片,而再看赤焰剑,似乎受到地底红光的刺激,它的赤色剑光也是大盛,更发出一声清越之极的剑吟,随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