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望波楼上一

作品:《仙途正道

    春节就要过完了,大家也该收收心看看书了吧!呵呵呵!!记得推荐收藏呀!!!

    脚着了地,清岩不由自主的擦擦汗,自语道“这兰州城怎么了,这人也太多了吧!连个落脚的地方都这么难找。”这不是清岩说的夸张,实在是今天兰州城的人真的有点多,不但城里的各个街道的行人熙熙攘攘,就是城外的五泉山,白塔山也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人,整个兰州城就像是一个大大的集市,人潮汹涌的集市。

    清岩早就满心疑问,今天并不是什么节日,城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在清岩看来就算是过年,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人往城里跑,何况现在不但是城里人多,就是城外也有那么多的人,他在空中看得清楚,兰州城外还有很多人不断向这里走来,四个城门更是被人塞的结结实实,而且每个城门都很多的官兵在那里把守,看那样子似乎城外的人想进城并不是那么容易,如果城外的人都进入到城里,那兰州城绝对是要爆满了,可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兰州城怎么了?

    清岩走在黄河边,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流,心里是越来越奇怪,他发现人们的神情都很凝重,甚至可以说略带点惊慌不安,按道理这么多的人应该是有很大的动静,可清岩除了听见匆匆的脚步声和偶尔的说话声外就听不到别的声音,似乎每个人都在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唯恐声音一大吓坏别人。

    人们都走的很快,而且每个人手里几乎都拿着东西,清岩看得明白,大家手里的东西差不多都一样,就是用来盛面的袋子,只是这些袋子都是空的,清岩看了半天也没看见有那个人的面袋子是鼓的,心里更是奇怪“大家拿着面袋子在街上晃悠什么?咦!”清岩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原来街上的人也都是男子,妇女小孩是一个也没有,清岩心里一动,“看起来这里是出事了,妇女孩子都不敢出门了,我先去找老哥哥吧!问问这里究竟出了什么事?”

    清香斋在兰州城的繁华之处,清岩看看往清香斋去的方向,不觉是一脸苦笑,这黄河边的人还算是少的,越往城中人就更多,人们几乎都是往城里去的,清岩想到人们手里的面袋子,心里顿时恍然“大家都是去买面的,这兰州城粮铺的生意也太好了吧!”

    清岩如此一想,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明白百姓争抢粮食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这可是大乱出现的征兆。

    清岩本想随着人潮往城中挤去,可随后看见一个地方让他的脚步一顿,那是望波楼。黄河边上的望波楼是清岩遇到师叔顾长风的地方,这里的饭菜清岩也是比较欣赏的,看见望波楼清岩寻思片刻后,身形一转就走向了望波楼。

    相对于外面来说,望波楼里面的人当真不算多,只是清岩在二楼并没有找到座位,每个桌子那是坐的满满当当,好几个伙计忙的是团团转,根本就没注意来了清岩这么一个客人,清岩皱皱眉,又上了三楼。

    三楼更是热闹,清岩老远就听到有很多人在大声喧哗,个个底气都很足,清岩闻声不觉一怔,这才想起刚才在二楼看见的那些食客,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虽是高矮胖瘦不同,容貌俊丑各异,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每个人不是配着刀就是带着剑,一个个身强体壮,劲装打扮,显然都是些江湖人物,看来三楼的食客和二楼一样,难道望波楼成了江湖人物的聚会之地了吗?

    果然三楼和二楼一样,客人们也是江湖人物的打扮,唯独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三楼居然还有空位,而且不止一个。清岩上楼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谁会在意一个年轻道士,只有一个望波楼的伙计看见了清岩上楼,忙迎了过来,没等清岩开口,那个伙计已经十分抱歉的道“这位道爷,实在对不起啊!小店已经没有地方了!你还是个地方用餐吧!”伙计说的十分客气,倒没把清岩当成一个前来化斋的出家人。

    没有座位了!清岩微微一怔,眼光越过站在前面的伙计,看了里面一眼,他可看得清楚,在三楼靠北面的两个窗口前,可是有两张桌子是没坐满人的,非但没有坐满,而且还是一人占了一张桌子,座位可不是一般的空,简直就是空大发了。别说清岩一个人,就是再来六七个也是绰绰有余,可空了如此多的座位,伙计却说没有座位。

    以为伙计看不起自己,清岩怫然不悦,冷冷的道“怎么,难道是我看花眼了!那两张桌子不是有空位吗!”见清岩脸色一沉,那伙计不觉得打了个哆嗦,忙解释道“道爷,你误会了,那两张桌子已经被客人包了。小店是做生意的,怎么能把客人往外推,你看这楼上也都很挤了,可桌子还不是一样空着,实在是那两位客人……”伙计战战兢兢的说着,眼前的这位道士年纪虽然不大,可刚才一生气,眼里露出来如电般的精光真把他吓了一跳,这伙计也是识人的,立刻就看出清岩绝非普通的道士,搞不好也是一个江湖好汉,武林高手什么的。

    伙计一说,清岩也知道了他不是在骗自己,这三楼除了那两张桌子空着外,其他的桌子可是坐满了人,还都是挤的很紧,虽然这些食客都是孔武有力的江湖人物,按说也都是不好说话的主,如果见了空位也不可能让闲着,但看情况,显然这些人对于那两张桌子的客人很是忌惮,一个个都老实的坐着,没有一点意见,而这些人听清岩说到空位的时候,不约而同的看了清岩一眼,也同时住了嘴,一时间三楼就静了下来,气氛竟然变得那么寂静紧张。

    那个伙计本在向清岩解释,忽然感觉气氛不对,这话居然说不下去了。楼上安静了,见所有的人都看着自己,清岩却没觉得尴尬,反而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倒是我错怪你了!我还以为望波楼不欢迎我们出家人呢!”

    那伙计忙道“这是那里话,我们掌柜的最敬重的就是出家人了,只是今天确实没了地方,怠慢道爷了!”清岩笑道“既是如此,那只能以后再来了。”说着就要转身下楼,清岩身形刚转却听的有人说道“道长请留步,要是道长不嫌弃在下粗俗,就请与我一坐吧,在下唐突了,不知道长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