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四章望波楼上二

作品:《仙途正道

    今天都该上班了吧!廿虹祝大家伙工作顺利哦!!今天清岩又要认个大哥了,呵呵呵!!不好意思,不过,当当小弟也是很有好处的!

    清岩闻声止步,脸上笑容依然没有一点惊奇,似乎他早就知道有人会如此说。而伙计和那些江湖人物却都是一惊,尤其是那个伙计在回头看了说话的人一眼后,脸色更是大变,变得异常难看,整个三楼更加静了,而那些江湖人物除了惊奇之外大多都是那种幸灾乐祸的模样,每个人似乎都在心里说了句“小子,你要倒霉了!”

    说话的人就在三楼靠窗的位置坐着,也就是这个人占着一张桌子,此时这人含笑看着清岩,正等着清岩的回答。

    清岩回头,看了看对方,才道“阁下既然包了此桌定是有客要来,贫道要是过去,只怕不妥吧!”那人笑道“道长多虑了,在下只是为个清静才包下整个桌子的,并不是为招待客人,道长如不嫌弃,过来坐就是了!”这人说的客气,却让伙计和其他人又是一惊,他们本以为这人不怀好意要对清岩不利,可听他说的似乎出自真心,显然真想让这个道士同桌而坐,心里不觉又想“难道这个道士也不是平常之人。”

    看人家盛意拳拳,清岩也就不再推辞,笑道“那贫道就不客气了,真是打扰了!”说时就走了过去。那人见清岩答应,也很高兴,道“那有什么打扰,这望波楼又不是我家的!来,道长请坐。”清岩笑笑不语,心里却道“可看你这派头,就像望波楼是你开得一样,看这些人的模样肯定是见识过你的厉害,否则哪会这么听话,真没想到在这望波楼上会遇到修真人物,而且一遇就是两个,还都是高手。兰州城很热闹啊!”

    原来清岩在楼下的时候便已感到望波楼上有修真人物的气息,而且清岩还知道自己能感觉到这种气息,是有人故意散发出来的,目的就是要引起自己的注意,既然人家有心,清岩也不好装作不知道,就上了望波楼,想看看是谁对自己有兴趣。

    只是清岩没想到,望波楼上的修真人物不止一个是两个,而且这二人给清岩都有种难测其深的感觉,修为应该都比自己高明,这让清岩大感惊讶,而邀请自己的这个人正是有意引自己上楼的人,清岩心里惊异,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从容不迫的坐到了这人对面,嘴里还道“那就多谢了。”

    那人道“道长不必客气,在下王天朗,道长怎么称呼?”清岩就道“贫道齐清岩。”说时又仔细打量了这个王天朗一下。这个王天朗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目清秀,气度不凡,一身青衫,但看外表倒像一个饱读诗书的文士,可算是文质彬彬,温文有礼。

    清岩打量王天朗,王天朗也是一样,此时的清岩已经成熟了不少,不但稚气全无,而且气质更是沉稳不少,再加上俊秀的面容和淡淡的微笑,给人一种飘然出尘之气,王天朗看得暗暗点头,心道“好一个潇洒的道士,如此人物在这西北真是少见。只是不知他是哪派弟子!看他的精气内敛,藏而不露,倒像是”心里想着,就直截了当的问道“原来是齐道长,请问齐道长是在何处清修呀?”他看似文秀,可行事说话却是十分干脆,当真是开门见山,干脆的很。

    清岩也不隐瞒,很痛快的道“贫道是崆峒派弟子,王兄呢?”崆峒派!王天朗闻言微微一笑,心道“果然是崆峒派的!”随后才道“原来是崆峒派高弟,齐道长和广闲道长如何称呼?”清岩道“那是家师,怎么?王兄和家师认识吗?”王天朗摇头道“闻名而已,不曾见过。”

    清岩又道“王兄还没说你是何门何派呢?”王天朗笑道“让齐道长见笑了,王某乃是一介散人,无门无派。修的是野狐禅,难登大雅之堂。不像是齐道长,是大派弟子,玄门正宗。”

    原来是个修真散人,清岩现在的见识也是增长了不少,知道天下修真人物,可分为两大类,一类就是各个修真门派的弟子,另一类就是散人,所谓散人,就是不属于各个门派的修真人物,散人是个极为笼统的称呼,像赵无忌就是一个散人,而赵无忌是当今天下的绝顶高手,是修真散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但毕竟像赵无忌这样的修真散人只是少数,绝大数的修真高手一般都在各个门派之中,而各大门派都以正统自居,视修真散人之流为旁门左道,所以各大门派的弟子对于一般的修真散人是颇为轻视的,而王天朗略带自嘲的语气也是由此而发。

    清岩当然听的出来,他对散人却无任何歧视,大家同样修真何必非要分个等级,就道“同是修真之中人,何须分的那么清楚,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王天朗闻言,双眼顿时一亮,道“齐道长说得好,单凭这句话,王某就要敬你一杯!”说着就给清岩斟满了一杯酒,然后道“齐道长,请!”

    清岩见此不觉笑道“王兄真是爽快之人啊!好,这酒我喝了!”说完,举杯一饮而尽。见清岩如此痛快,王天朗不禁抚掌笑道“王某果然没有看错人,齐道长真是性情中人!”清岩一边放下酒杯一边道“王兄过奖了,只不过是喝杯酒罢了!”

    王天朗却是正色道“王某生平阅人无数,说话从来不讲虚词,齐道长气质风度委实让人倾慕,真是当世俊彦,前途无量啊!”清岩被他说的脸上一红,正想说话,耳里却又听的一个人用极低却又异常清楚的声音说道“哼!口气倒是不小!阅人无数,我看未必!哼!”

    清岩一愣,说这话正是这楼上的另一个修真高手,此人也是一个人占了一个桌子,位置正在清岩的身后,只是清岩还不知道这人是何模样,因为他上来的时候,这人已经爬到了桌上,看样子是喝醉了,那桌子上面的空酒坛少说也有五六个,但清岩已从此人若有若无的呼吸上面,看出了这人的不一般,现在又听此人突然开口说了这么几句话,分明是针对王天朗的,心里不觉一动,虽然此人说话声极低,可王天朗肯定也听到了,再看王天朗脸色微微一变,可很快就恢复了原样,清岩也是装作没听见那人说的话,对王天朗道“其实贫道应该称王兄为前辈才对,真是失礼了!”

    王天朗却是摇头道“什么前辈后辈,我不过痴长几岁罢了!齐道长年纪虽轻,可一身修为远超王某意料,修真大道,达者为先,我看不过几年,齐道长就要远远超过我了,这前辈的称呼就免了吧!要是齐道长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王大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