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宋公子一

作品:《仙途正道

    清岩和唐中川也是一惊,而宋知府毕竟是一府之主,惊慌也只是一时,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就问宋保金怎么回事。宋保金就说,大少爷说事情紧迫,不能在耽误了,就和自己的两位师兄赶往了兴隆山,宋保金说到这里,又道“对了老爷,大少爷还说,他们要去兴隆山和他的师叔会和,让您不必为他担心,大少爷还说他的师叔一定会找到那些失踪的人,说一切都会好转的。”

    宋知府听到宋保金说到自己儿子的师叔也已到了,心里的担心就轻了许多,他知道宋子正的几个师叔都是神通广大之人,有他们在他就安心了,而且自己这个儿子最近几年也成熟了不少,做事很有分寸,他说没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但父子连心,担忧还是难免的,此时的兴隆山犹如地狱鬼域,凶险异常,一进去真是生死难料,宋知府的心终究放不下来。

    宋知府的心事,清岩自然能看得出来,就道“宋老哥,既然华山五剑来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大公子定会平安归来的,你就放心吧!”宋知府点头道“我的心事瞒不过清岩啊!我也知道华山五剑的本事,可这心里就是有些不安,看起来我这养气的功夫还差的远!”

    那个宋保金听清岩称呼宋知府为老哥,真是骇了一跳,而又见老爷答应的那么痛快,心里不觉惊道“这是那家的道士,居然和老爷这么说话,我的天啊!”

    唐中川道“这叫父子情深,换了谁都一样!”清岩虽然了安慰宋知府,可他自己心里也隐约感觉到事情绝没有宋大公子想的那么顺利,兴隆山里的东西绝不简单!

    清岩寻思一阵后,就道“宋老哥,现在我就去兴隆山看看,虽然华山五剑本领通天,可毕竟人多好办事,我看看能不能帮点忙。正好也可以替你照顾一下大公子!”

    宋知府闻言大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对清岩的信赖反而要比名震天下的华山五剑深的多,听清岩如此说,他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立刻谢道“那就麻烦清岩了,犬子就拜托你了!”清岩忙道“老哥哥你太客气了,我现在就去兴隆山看看,说不定没等我到那里,事情就已解决了呢!”

    宋知府道“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不过了!清岩,你也要小心在意呀!”唐中川也道“是啊,清岩,你也要小心啊!”清岩却是很轻松的笑道“两位老哥哥放心吧,我会注意的,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吧!我走了!”说完向二人挥挥手,身形一闪,便就没了踪迹。

    宋,唐二人是见识过清岩这种说没就没的本事的,也只是又发出一声惊叹,可宋保金几时见过这种情形,活生生的一个人就在自己眼前消失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喊道“我的娘呀!这人呢!”

    宋知府不理自己这个管家的惊骇,只是和唐中川互看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见一丝忧虑,宋知府心想“希望一切都顺利。”唐中川默默祈祷“愿真主保佑,清岩,你千万要平安呐!”

    兴隆山与兰州城相距不过百十来里,清岩早和宋知府打听好了方向,一出清香斋就祭出了紫心剑,紫芒破空,不过片刻就到了兴隆山。此时天色已暗,一轮新月已由东方升起,在清冷的月光下,兴隆山越发显得神秘和不可测,清岩身在半空,自上而下所见到只有茂密的山林,和绵延起伏的山势,耳中听到的除了风过树林时的声音再就是林中夜鸟的啼叫,清岩一边凝神观察一边在兴隆山上空缓缓的飞行着,兴隆山比他想象的大的多,山脉深远,一望难测其大,山峰林立,一个高过一个。

    清岩凝神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一点人的动静,眉头早就皱起,心道“好大的兴隆山呀!看着架势,这山没有千里,也有七八百里长了,这要我从哪找起呀!真够伤脑筋的!”清岩有点头痛,看着几乎是无边无际的兴隆山,他真是一筹莫展,但他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现在也只能一段一段的找了,清岩只求得华山派的人能出点动静给自己,好让自己有个方向。

    也是天随人愿,清岩心里刚这么想到,他就听见一个叫声从远处传来,那个叫声应该很大,可由于出声之处距离清岩却是很远,传到清岩这里已是非常模糊,幸好清岩耳力不差,听得出那是一个人在呼救,精神顿时一震,有动静就有目标,身形陡然加快,寻声而去。

    清岩靠的越近就听的越清楚,那人一直在喊,而且那人的中气很足,呼喊之声极为响亮,清岩暗道“也就是你底气够足,不然我可不好找到你!也不知道这位是谁,最好就是宋老哥的大公子!”清岩对这位宋大公子的印象其实不怎么好,当年他是见过这位公子那种纨绔子弟的作派,实在叫清岩瞧不上眼,可现在有了宋知府的这层关系,清岩也算是爱屋及乌,就对这位宋大公子有了几分关心,再说他受宋知府所托,就是别的做不好,但最起码也要保的宋公子的周全。

    清岩寻声找去,很快就找到了出声的那个地方,那是一个隐藏在两处山峰中的一个山谷,地势极为隐蔽,若不是有叫喊声的引导,清岩可真是很难发现这个地方,叫喊声越来越急促和凄厉了。

    显然这人遇到了极为害怕的事情,那叫喊声虽大,可清岩清楚感觉到发出这个声音的人此时浑身应该都在颤抖,因为他的声音也在颤抖,人害怕就会颤抖,清岩不禁皱皱眉,心道“华山派可是号称修真大派的,势力在这西北之地当属第一,这门下弟子就是再不济,遇到事情也不至于如此惊恐吧!真够丢人的!”

    清岩此时又想,这人最好别是宋大公子了,宋老哥的儿子要是这种胆量,清岩都觉得有些脸红。可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这人正在惊骇大叫的人正就是宋大公子宋子正。

    清岩在半空看得清楚,只见宋公子一人正在山谷中的草地上大呼小叫,夜色虽浓,可清岩也能看见宋公子那苍白已经到了极点的脸,眼里都是惊恐骇然之色,嘴里呼喊着,手里也在不停挥动着一柄长剑,只是他挥剑的动作,全无章法可言,如果不是长剑挥动之际还有凌厉的剑风激荡,他这举动简直和普通人害怕时的行为没什么两样,他那挥剑的动作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根本就没有御敌防护的作用,清岩见此情形不觉大奇,可他眼睛再往宋公子四周一看,这一看也让一向胆大包天的他,不禁吸了口冷气,脸色一变,心道“难怪他会怕成这样,这确实挺吓人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