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飞星剑三

作品:《仙途正道

    宋子正闻听这声大喝便知道是他四师叔飞星剑莫言鑫来了,自然是惊喜交加,万分的高兴。宋子正和所有的华山弟子一样,对于华山五剑的修为极具信心的,在这个时候听到飞星剑的喝声,宋子正立刻觉得光明即将到来,所有困难马上就要解决了!

    而清岩可没有宋子正那么乐观,他可是早就知道飞星剑就在那里的,飞星剑的那声大喝惊得了宋子正却惊不着他,清岩的神情甚是平静,心里还在想“听莫言鑫的这声大喝中气十足,气势强劲,看起来他并没有像我想的那样受制于人,可如此长的时间才有这样的动静,这事情还是有些奇怪啊!”

    清岩默默想着,他一旁的宋子正却是有些按耐不住了,如不是宋子正的腿动不了,只怕早就窜了出去,而他嘴上已经叫道“清岩,是我四师叔来了,真的是我四师叔来了!”

    清岩看他太过激动,就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燥,同时又看了一下四周的那些野兽,还好它们没被大喝声惊着,都没有很不安的表现,这让清岩颇为诧异,暗道“这些动物很镇定嘛!”

    也就在那大喝之声余音尚未消散的时候,一声清亮明澈的啸声陡然响起,乍一听那啸声的洪亮程度似乎不及刚才那声大喝来的威猛有力,可这啸声一起便是悠悠不绝,直上天际,真有穿透云霄之势,而且久久不散,如此声势实在远在那声大喝之上了。

    啸声一起,清岩脸上已然变色,而宋子正神色更是大变,他略一寻思,随后对清岩颤声道“清岩,这啸声我方才听到过,这些野兽好像和这啸声有关系,它们……和这啸声……”他这一急之下,又说不清楚了。清岩倒是听明白了,沉声道“你的意思是这些动物是被这啸声驱使的,刚才你就听到过这个长啸?”

    宋子正急忙点头,连声称是,清岩不觉骇然,心道“为什么刚才我没听见!这么大的声音我不可能听不到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清岩正想到这里,又听宋子正惊道“清岩,快看!它们有动静了!”清岩又是一凛,他也感觉到了那些野兽有了动作,显然宋子正说的没错,这些野兽真是受这啸声驱使的。

    虽然清岩刚才说的轻松,可是真要和这些野兽要交手了,他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顾虑,倒不是怕自己受伤,以他的修为就是这野兽的数量比现在再多数倍,他也不会受什么损伤,清岩的顾虑是这些野兽,毕竟它们是受人驱使的,行动身不由己,一旦冲了过来自然也是全力以赴,这样一来就难免死伤,清岩虽然杀过人但当时也是逼不得已的,血腥杀戮,清岩可不喜欢,即便眼前的敌人是野兽,就算它们不是人,但也是生命,而且还是很多生命,这不得不让清岩有所顾虑,“唉!又是这样,真是无奈啊!”清岩暗叹。

    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却出乎清岩与宋子正的意料,围在他们四周的野兽在听到啸声后确实是有了动静,有了动作,但它们并不是向清岩他们扑了过来,而是齐齐转过头,随后就很整齐,很有秩序的向谷外跑了出去,也只片刻的功夫,这座不大的山谷就剩下了清岩和宋子正二个人,看着野兽们跑了个精光,清岩二人真是惊讶至极,两人面面相觑,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看着突然空旷的山谷,二人愣了半晌,最后还是宋子正首先开口,用难以置信的神情和语气道“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清岩苦笑道“不知道,莫非它们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宋子正喃喃的道“开玩笑吗?”清岩又笑道“你就当成这是个玩笑吧!反正它们都走了!”宋子正随即回过了神,马上想到了自己的四师叔在啸声过后又没了动静,这心立刻又提了起来,忙道“哎呀!我四师叔他……”

    不等他的话说完,清岩外放的神视已经有了感应,沉声道“先别说话!你看那是什么!”说时右手向天一指。

    几乎和清岩那一指同时,一道清亮犹如寒星,光芒却是胜似寒星的剑光在那山腰之处凌空射出,剑光冲天而起,凌厉剑气带起的呼啸之声极为响亮,清岩和宋子正与剑光相隔虽远,可也能听的清清楚楚,或许感受到了这道剑光强势的气息,清岩手中的紫心剑瞬间紫芒大盛,一抹浓浓的青气在清岩脸上一闪而过,他眼中神光暴射,于此同时,宋子正已然大声叫道“飞星剑!那是四师叔的飞星仙剑!”

    清岩心里也已默默念道“好强的剑气啊!好厉害的飞星剑!”此时他凝神注目,全神贯注,真气早已提到极致,仿佛此时此刻与飞星剑对阵的不是别人,而是他!

    宋子正见到飞星剑破空而起的气势,心里的那一点担心自然是烟消云散,无影无踪了,再看那道恰如流星的剑光在急射百丈之高后,稳稳地停在了半空,剑光一敛一个人影随即显现了出来,隔着如此远的距离,宋子正还能看到那人如炬的眼光,其亮度不亚于他手中的那柄星光灿烂的仙剑,寒星般的眼睛,寒星般的剑,此人正是自己的四师叔,飞星剑莫言鑫!

    月光下,剑光里,宋子正看得极为清楚,自己四师叔的神情是无比的凝重,脸上竟有一股紫气时隐时现,宋子正见状大骇,本已到了嘴边的呼喊硬生生的顿住了,暗叫道“四师叔是在施展紫虚神功,还有敌人在这里!”

    莫言鑫虚空御剑,许久不发一言,宋子正的心此时又提了起来,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根本没发现身边清岩有什么异样,此时的清岩,如临大敌,神情和莫言鑫难分上下,只是不知他的对手会是谁?!

    一时之间,半空中与山谷里的气氛变得那么沉重,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已消失,整个兴隆山沉寂到了极点,过了很久,空中的莫言鑫突然开口,只说了一句话,三个字,“你是谁?”他的声音不大,但足可打破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