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飞星剑五

作品:《仙途正道

    听清岩如此说,宋子正忧心忡忡的道“这人这么厉害,那我四师叔能对付得了吗?”清岩看着半空中的莫言鑫,缓缓地道“这我也不知道,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只希望”清岩没再往下说,宋子正一怔,忙问道“希望什么?”

    清岩默然不语,神情肃然,他知道王天朗的修为远在莫言鑫之上,莫言鑫与他对敌实在没有半分胜算,可现在就算王天朗已经亲口承认自己做了那些事,但清岩还是不相信,他对于王天朗没有一点敌意,只希望王天朗会手下留情,做的不要太绝,这样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

    因为与王天郎的关系,清岩实在不能把王天郎向坏的那方面去想,可清岩一想到在兴隆山失踪的五百多人,清岩的心顿时乱成了一团麻,今日刚结识的朋友到了夜晚突然变成了敌人,这让清岩真的无法接受,看着空中的莫言鑫,清岩暗道“难道自己真的要和华山派联手,来对付王大哥吗?”这个问题还真是个问题。

    清岩默想着不做声,一旁的宋子正可是着急的不得了,见清岩不说话,他以为清岩也是在忧虑对手的强大,等了片刻后,宋子正忍不住问道“清岩,现在该怎么办?你可要帮帮我四师叔啊!”清岩闻言,心里不觉苦笑,帮忙?这个忙可真不好帮!难道真要自己凭着寒星冷玉护体,手拿紫心剑去和王大哥交手吗?

    王大哥啊!王大哥!你可让小弟为难啊!清岩心里犹豫,脸上却是神色不动,只对宋子正道“先等等,你四师叔正在寻找对手所在的方位,如果我们现在贸然出手恐怕会影响到他,再说你四师叔的修为也很高,你要对他有信心。”

    宋子正点点头,听清岩一说他的心放下来不少,神情随即缓和,又道“这么长的时间了,四师叔怎么还没找到那人藏在何处,清岩,你说这人会藏在哪里?”清岩摇摇头道“这不叫藏,叫做隐,说不定他就在眼前,只是你我看不到罢了!”

    宋子正不解的道“隐,隐身吗?”随后他也有所悟,也明白了清岩的意思,只觉得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浑身汗毛陡然立起,只觉得一个无形无影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徘徊,只是自己看不见!

    清岩说的不错,王天郎并没有藏起来,而是在隐身,这种道法其实并不出奇,实际上各大门派都有隐身法诀,虽然名称不同但功效却是大同小异,例如九幽神君的九幽遁形,当然还有崆峒派的无形剑遁,华山派也有种敛形术,可以敛气藏形,隐匿身体,但这敛形术与前两种比起就逊色多了,隐身的效果并不是很好,在神视强大的对手面前几乎没什么用,所以华山派弟子对于这种道法也就少有兴趣,再说身为名门大派弟子,整天鬼鬼祟祟的隐身,那成何体统!

    可现在莫言鑫遇到了隐身高手,与王天郎说了不少话,他的神视早已提之极致,山上的一草一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可就是找不到对手在哪里,王天郎的声音是在山腰之处传出的,但莫言鑫的神视早就把那块地方查了个通透,却发现王天郎的声音竟是由一颗大树发出的,并且王天郎每一句话,发出声音的方位就会有所变化,先是一颗树,后是一块岩石,接着竟又成了一丛杂草,方位变化不定,人更是不现其形,这让莫言鑫如何出剑,如何与之一战,难怪王天郎会那么说,要想和他一战,找到他再说吧!

    莫言鑫神视查了半天也找不到王天郎身在何处,神情虽然不动,可早就暗自着急起来,而王天郎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依旧平淡的道“怎么样,找到我了吗?”莫言鑫心思一动,随即冷哼道“躲躲藏藏的,算什么本事!你既然口出大话,就该让我看看你的真实本领,莫某只想与你在剑上分个高下,其他的就不必领教了!”

    王天郎是什么人物,岂能不知这是莫言鑫在激他,而如果莫言鑫要是知道他的来历,恐怕也不敢对他如此说话,王天郎语气依然平淡,只听他道“华山派的人果然都自负的很啊!看你这样子真和当年的简冰一般无二,对了,说了半天,你究竟是不是简冰的弟子?”

    莫言鑫微微一怔,他这飞星剑的名号叫了也不是十年八年了,华山五剑近数十年来年更是威名远扬,真是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怎么这个口气极大的王天郎似乎对自己很陌生,自己的飞星仙剑都已祭出,他居然还问自己是不是春水神剑的徒弟,听他言语托大连自己恩师都没放在眼里,莫非他是个潜修了很久的修真散人,不然怎会不知自己是谁!

    莫言鑫越想越觉得奇怪,越加提高警惕,丝毫不敢大意,沉声道“莫某乃是春水神剑的四弟子,飞星剑莫言鑫便是。”王天郎闻言沉吟片刻后,道“简冰究竟有几个徒弟?”莫言鑫只得又答道“家师共有五个徒弟!”王天郎突然轻叹道“简冰都有五个徒弟了,这时间过的可真够快的。飞星剑!不知比起当年的春水剑如何呀?”

    王天郎自言自语,似乎感慨良多,莫言鑫听他如此说心头却是一震,暗道“听他的口气,好像以前和师傅交过手,可近几十年师傅根本就没有动过春水剑,如此看来,这个王天郎绝不是普通的修真散人,他究竟是什么人?”

    莫言鑫愈来愈觉得王天郎神秘难测,再加上王天郎展示出来的隐身之法,让他不能不有几分相信王天郎说的话,如果他真的和师傅斗过法,那他的修为绝对是惊人的,只怕自己不是对手,莫言鑫原本坚定的自信忽然有了些动摇。

    这个念头一出现,莫言鑫自己都是一惊,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怎能就凭他的这几句话就有了怯意,师傅生平施展春水神剑的次数不过是寥寥几次,其中绝没有他这么一个对手,我也是,怎么差点就信了!”心神一定,飞星剑剑芒陡然一盛,随即喝道“废话少说,想见识飞星剑的威力就出来吧!”

    莫言鑫剑光一盛之时,王天郎不觉又是暗暗一叹,此次出来他的性情比起从前可谓是天壤之别,能让莫言鑫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在他来说已是很大的容忍,他本想让莫言鑫知难而退,可现在看来却是适得其反了,暗骂莫言鑫是不知好歹,嘴上说的还是那么平静,淡淡的道“那好吧!我就见识一下你这飞星剑,究竟得了简冰几分真传!”

    话音刚一落,一道淡青色的人影在山腰处凭空闪出,只一闪便已到了莫言鑫身前五丈之处,这百丈空间竟是顷刻便至,速度之快难以置信,莫言鑫大骇,没想到王天朗是说来就来,而且速度还是如此之快,一时真是措手不及,可他究竟是华山派有数高手,反应快出手也快,虽惊不乱,飞星剑急急一挡,剑光闪动化为万点寒星,把他周围护的风雨不透,哪知那淡青色的人影对于飞星剑毫无顾忌,视那万点寒星犹如无物,竟是直迎而上,身形顿也不顿一下,莫言鑫见对手如此狂妄,不觉大怒,惊骇之心一收,凝神御剑,脸上紫气大盛,飞星剑由守转为攻,点点寒星瞬间凝聚,化为一道极亮的光束直取淡青色的人影,锋芒之厉,无与伦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