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王天朗一

作品:《仙途正道

    见王天郎犹如说家常一般,说出了华山派绝密,莫言鑫的惊骇之情已经是无以复加,紧紧的盯着王天郎,双眼中透出的神光几乎比他手中的飞星剑都要凌厉,仿佛要看透王天郎,看出他究竟是谁!

    王天郎却似乎一点没有感觉,神情依然悠闲淡然,任由莫言鑫这样看着,就这样二人对峙了许久,莫言鑫的眼神虽利可也看不穿王天郎,只觉得这个人是越来越神秘,让人深不可测或者是莫测高深。

    王天郎见莫言鑫只看着自己不说话,不觉洒然一笑,道“王天郎是我的名字,这个你是知道的。至于我为什么会知道你们华山派的绝密,你就不用费力去想了,你是想不出来的!我之所以说这么多的话,就是想叫你明白一件事,你知道是什么吗?”莫言鑫一怔,微一沉吟后,道“明白什么,我不知道!”

    真是冥顽不灵,王天郎不禁摇摇头,随后轻叹道“算我白说了半天,你想想,我既然对华山派如此了解,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现在想干什么!”莫言鑫闻言脸色一变,不等他开口,王天郎又道“你的紫虚神功火候不到,以它来施展剑诀,其实根本发挥不出剑诀的真正威力,刚才你的剑势看似凌厉无比,实则虚有其表,那漫天剑影是挺好看,但说实在的,你真是糟蹋了剑诀和你这柄仙剑!唉!简冰这个师傅当的太不称职了!难道他就没告诉你,在你紫虚神功没有大成之前,须弥真气才是剑诀的最佳伙伴,它们配合起来,才可以借这天地之力为自己所用,一剑千均,威不可挡!”

    话说到这里,王天郎嘴角泛起淡淡的笑意,原本平和清澈的眸子,掠过一道比闪电还要亮的精芒,更有股强大至极的气息从他体内散出,莫言鑫看得清楚感受的明白,心头不觉大震,他突然有了种被王天郎看透了的感觉,自己心里想的一切都逃不过王天郎的眼睛,暗叫道“好强大的神视!怎么刚才我没发现,这怎么可能!还有,听他如此说,难道他都知道了!”

    王天郎果真看透了莫言鑫的心,他又道“我当然知道了!”莫言鑫闻言可真是大惊失色,失声叫道“你……你……”王天郎叹道“你何必如此惊骇,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早就该明白,你的一举一动是瞒不过我的,你自以为做的无声无息,却不知我早就知晓。也罢,我就接你这一剑吧!看你这招“气布周天,横绝”,是否真有那横绝的威力,你出剑吧!”他的语气依旧平静,刚才那股强大的气息和神视也已收回,脸上既没有得意之情,也没有藐视之意,说完之后只是微微一摇头,神情淡然,再无其他,只等着莫言鑫向他出剑。

    莫言鑫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他现在不只是惊,而是真正觉得害怕,哪敢再有出剑之心!他不得不怕,王天郎先是随口就出了华山派绝密,后来又看出了自己的意图,还有王天郎刚才有意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气息和神视,那气势沉稳如山,深邃似海,神视直透人心,仿佛可以看破一切。

    现在再看王天朗,虚空而立,隐隐已与天地合为一体,气势浑然,无懈可击。如此气势便是与师傅比,也是相差无几,莫言鑫此时此刻才知道自己的对手究竟有多可怕,面对如此对手,他的信心和勇气在瞬间崩溃,他知道对手早已对自己手下留情,自己还能站在半空与他说话,这简直就是个奇迹,他要是再出剑,真就是不知好歹,自找死路了!

    莫言鑫神情惨淡,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输得还非常惨,他更知道,自己其实在与王天郎交手之前就已经输了,眼前这个人的修为远超他的想象,这原是他早该明白的事情,可是由于自己的自负还有愚蠢,才到了这一步。

    王天郎说的没错,莫言鑫在见到王天郎本身之后,便默运须弥真气,意图出其不意,施展剑诀中威力最大的一招剑术,就是王天郎所说的“气布周天,横绝”。这招“气布周天,横绝”诚如王天郎所说,实有凝聚之力,一剑千钧之威,这招也是莫言鑫的杀手锏,而他出道至今还没有施展过,因为他还没有遇到过强敌,无人值得他施展这招剑法!

    今天莫言鑫遇到了强敌,就想起这招剑法,只是这次莫言鑫面对的是王天郎,一个修为强大到了在莫言鑫看来都无法想象的高手,单就王天郎刚才随意露出的气息,已经让莫言鑫心胆具寒,叫他没了出剑的勇气,这个敌人太可怕了!

    看着莫言鑫突然变得脸色惨白,神情沮丧,清岩大感奇怪,王天郎最后说的那句话他也听了个明白,心道“这“气布周天,横绝”又是什么厉害剑术,怎么王大哥一说这个,莫言鑫就立马变了模样,看起来他们是打不下去了!嗯,莫言鑫还算识事务!”却听身边的宋子正还在喃喃自语,现在又说“怎么这人说的这些,我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是“气布周天,横绝”呢?我学的剑诀怎么没有这招?”清岩听宋子正这么说,心里一动,又想到一些事情,不觉得暗叹一声,暗道“他这个华山弟子当的真是……唉!”

    看着莫言鑫愣在那里,王天朗暗自摇头,也知道莫言鑫不可能再向自己出剑,就道“你既然已经想明白了,就请离开吧!兴隆山的事情不劳烦你们华山派了,我自己会处理的!”莫言鑫失神之下,也没听见王天朗说什么,只是随口答应了一声,身形却是纹丝未动,王天朗微微皱眉,只得又道“你可以走了!”这次莫言鑫听清楚了,他好歹也是华山派高手,忙收摄心神,同时也收起了飞星剑,现在他还能说什么,人家说的已算客气,没叫自己滚蛋就已经很不错了。

    可就这么走了也太坠了华山派的面子,莫言鑫不得不再说几句场面话,自然先说这是误会,又怪自己鲁莽,最后还恭敬的向王天朗施了一礼,王天朗淡淡的应了几句,也是安然受礼。

    莫言鑫居然绝口不提兴隆山发生的事情,仿佛此事已然和自己没了关系,完全忘了他来到兴隆山究竟是为什么!